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透明影后你又又又挂热搜了 > 第十章 趁早下手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郑安茹笑眯眯的举起纸条:“其实我有两首都很喜欢,所以就没选,如果哪队缺人了,我直接补档。”

    最后一统计,选歌曲a的就有四个人,选歌曲b的三个,歌曲c的两个人。

    c组《轻敌》这首歌算三首里面比较难的,节奏快,韵律强,这也就意味着舞步也会比其他两首难,柳暮夏就选了这首。

    她看了眼身边跟自己选同一首的小姑娘:“好吧,按照规则,放弃轻敌这首歌。”

    “等一下。”郑安茹举手:“我愿意加入这一组。”

    “小茹?”孙晓云一脸不解,她以为郑安茹没写,就会选择自己这组的。

    郑安茹招了招手:“其实我也比较喜欢这首,晓云,你也来吧。”

    孙晓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跟柳暮夏一组,但她既然开口了,只能不情不愿的:“那,我也去轻敌这组。”

    这下c组就四个人了,b组两个人直接拆分,一人选了一首,成功组成了两队。

    “小茹,为什么要选择跟她一队啊!”孙晓云挽着郑安茹一起去卫生间抱怨道。

    郑安茹一笑:“为什么要去她的对立面呢?”

    “我讨厌她。”孙晓云一撇嘴,“你又不是不知道。”

    “意气用事,是最幼稚的做法。”郑安茹拍了拍她的手,“你不能否认,她的实力是强的,这才是第一轮pk,我们强强联手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说完看了眼头顶的监控:“练习期间,应该不会直播吧?”

    孙晓云摇摇头:“我还特意问了工作人员,绝对没有,这种伎俩也就能用一次,幸好头一场咱们也没做什么,那个宋雅就被骂惨喽。”

    被骂惨的宋雅被分在了另一组,一早上都很沉默,完全没了昨天的活跃,脑海里全是网上那些恶评。

    【最讨厌的就是宋雅,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她还想巴结柳暮夏,结果人家跟她不是一路人,两人一对比,高下立见。】

    【求她可离柳妹子远一点吧,绿茶婊退散!】

    【她还出什么道啊?请原地退赛好吗?】

    宋雅握着粉拳,阴沉的眼神扫过喝水的柳暮夏,都怪她!

    自己向着她说话,她却假惺惺当好人!不然网友绝对不会都将矛头转向自己。

    “哎?你们想好怎么编舞了没?”一个女生满脸担忧,“那组可是有唱功最受好评的柳暮夏和郑安茹,咱们舞蹈要是也比不过,就彻底没胜算了。”

    本来就不会有胜算,没瞧出来她们已经抱团儿了吗?宋雅冷笑一声。

    骂名她既然已经担了,那要是再被淘汰,可就太亏了,黑红也是红,只要能出道,她不介意!

    “那c位怎么定啊?”组好了队,下一个问题紧接着就来了。

    “那当然是小茹了。”孙晓云当仁不让,“小茹从小就学舞蹈。”

    另外两人齐齐看向柳暮夏,因为很显然,这队伍里只有她们俩可以竞争这个位置。

    “好。”柳暮夏很痛快的点了头。

    说实话,她跳舞不差,但这个身体没有舞蹈基础,她这段时间一直在锻炼拉筋,可达到前世的水平还需要时间。

    苏毅给她们找了舞蹈老师,然后就开始了紧密的排练中。

    老宅,吴振宣无聊的玩着手机,嘴里也没闲着:“你最近这么忙?都主动喊我过来给你支开人了?”

    “不是我忙,是你忙吧?”荣屿文一掀眼皮:“我不叫你,一周都来不了两次的。”

    “你身体又没问题,我老来干什么?”

    “我身体没问题?”荣屿文伸手一戳自己脾脏的位置,“当时这里可是穿了。”

    “后遗症是有点,不要再受损伤和过于激动就行。”吴振宣忽然凑近他,“哥们儿,我看你就是太无聊了,追星吗?给你的生活增添无限乐趣。”

    “你追星?”荣屿文有点鄙夷的瞧他:“你都三十多了。”

    “你怎么能年龄歧视呢?”吴振宣找出一张图片:“你看,你快看看呀,新出道的这个妹妹,这颜值,我愿称之为一绝!又清纯又魅人,娱乐圈独一份!”

    “没兴趣。”

    荣屿文慵懒的靠在床头,翻看手机刚发过来的资料,柳暮夏,岁,一所普通大学毕业。

    母亲于去年病逝,她从小在小县城长大,亲戚除了柳家这边的,只剩下舅舅一家人。

    普普通通的家庭,普普通通的童年,普普通通的学历,但是这个女人…好像不是那么普通。

    他起身走近办公室,资料中还发来一段视频,他导入电脑后点了播放。

    这是他的人弄来的柳家一段录像,柳家院子里是装有监控的,这段刚好就是柳暮夏刚被接回来的画面,没有声音。

    院子内,柳莹悠哉的坐在秋千架上,柳暮夏站在她的旁边,双手交握,微缩着肩。

    两人正在说话,高清的画质将她的表情都拍的一清二楚,她满脸的小心,眼神闪烁,与高傲的柳莹成鲜明的对比。

    他再次打开柳暮夏比赛的视频,她站在耀眼的舞台上,姿态怡然,落落大方,面对镜头的眼神满是自信与野心。

    这中间不过才差了短短的半个月时间,发生了什么?

    她是怎么从一个胆怯的乡下丫头,发生这翻天覆地的变化的?

    荣屿文想不通,他之前本打算,以后“醒了”直接给她一笔钱就离婚。

    可她最近一段时间的表现,让他突然起了丝兴趣,也许吴振宣说得对,他确实躺着有点无聊了……

    拨通凌修的电话:“把风华正茂节目的监控调一份到我的电脑。”

    凌修正在批文件,这个节目的势头很好,已经几十家品牌来竞选广告了。

    “嗯?”凌修放下钢笔,很机灵的道:“你会关心这些?你就直说吧,看上哪个小姑娘了?是不是上次那个柳暮夏?”

    荣屿文往后一靠,有些不耐烦,让他管个娱乐公司吧,他别的没见长,八卦的毛病是越来越严重了。

    还没等他说话呢,凌修又贱兮兮的开口:“我跟你说,你要是喜欢呢就趁早下手,昨天节目一播,已经有好几个老不死的看中她,想让我带着过去“吃饭”呢。”

    荣屿文剑眉一拧:“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