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透明影后你又又又挂热搜了 > 第九章 独占三条热搜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我们风华正茂》播出的第一天,就直接冲上了五个热搜,其中三个话题都与柳暮夏有关。

    #柳莹给妹妹柳暮夏灭了灯#

    #柳暮夏深情演绎秦羽成名曲#

    #不为人知的后台,柳暮夏这妹子太刚了#

    以一个还没出道的新人身份,独占三条,这绝对是极为少见的热度。

    下面的留言也能看出来,仅仅这一期,柳暮夏的为人和唱歌就着实没少圈粉。

    【好喜欢这种妹子!该柔的时候柔,该硬气的时候硬气!太帅了!】

    【就我个人而言,颜值排名柳暮夏第一,唱歌排名柳暮夏第一,性格排名柳暮夏第一!不喜勿喷。】

    【楼上自信点,不用个人而言,强烈赞同你,一人血书柳妹子赶紧开微博!】

    柳暮夏躺床上才有功夫刷了会儿手机,这才知道后台居然也有直播???

    她忙翻出之前跟节目组签的合同,里面确实表明了是直播选秀,但并未细说是舞台和后台。

    但大多数的认知都会觉得,既然是选秀,肯定是舞台画面直播了,谁也不会想到后台也包括。

    柳暮夏有些无语,这文娱是真的胆子肥啊,玩的这么大?这到底什么后台,这么不怕得罪人?

    柳暮夏啧啧了两声,也没忘了正事,开微博,经历了前世的事情后,她深知舆论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

    娱乐圈内,并不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就行的,是真的可以被愚弄,被扭曲,被颠倒黑白的!

    注册好后,账户名就叫柳暮夏,头像…她抬眼看到书桌上摆着一个可爱的小狐狸玩偶,随手拍了上去当头像。

    然后转发了官方发布的,自己个人演唱视频就蒙头大睡了。

    周一,入选的三十名就开始正式排练,下周六直播进行组内淘汰赛,这几天练习会录一些当做素材,还会做几个采访。

    柳暮夏算是最吸睛的选手之一,刚到后台就有工作人员过来:“柳暮夏,先过来接受个采访再练习。”

    说是采访,其实就是工作组准备了几个问题,一个职业装的女人迎上来跟她握了握手:“你好,我是李青,你今天好漂亮。”

    “谢谢。”柳暮夏客气的笑了笑,其实因为今天是排练,她只穿了一套简单的白色运动服,化了个淡妆。

    “好,那我们就开始了,第一个问题,为什么第一首歌,就选了《春风十里》呢?”

    柳暮夏心里早有了预设答案,毕竟她十几年娱乐圈也不是白混的,还摸不透媒体这点套路吗。

    “其实除了我一直很喜欢外,还因为我姐姐柳莹。”

    “柳莹?”要知道从秦羽出事后,柳莹一直以心情复杂为由,没在任何场合表过态的,李青仿佛闻到了八卦的味道,“这话怎么说?”

    “我姐姐跟秦羽情同姐妹,她的过世一直是我姐姐心里的一个结,她为此伤心了很久,所以我也希望通过这首歌,让她能尽快释怀。”

    至于柳莹听了到底是释怀还是心魔更甚,那就不是她能管的了。

    她想做的,就是在外界眼里,帮她塑造一个对秦羽情真意切的人设,这种印象越是深刻,到时候的反噬也就越猛烈。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分队的时候没有选柳莹呢?”

    柳暮夏抿了下唇,说实话,一般媒体问的问题都不疼不痒的,不会太为难对方,让双方都不好办,这个节目组还真是挺犀利的。

    她眨了眨眼:“我姐姐灭了我的灯,我怎么也要小报复一下对不对?”

    “哈哈,有道理。”柳暮夏说的俏皮,李青自然也只当是玩笑话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李青道:“最后一个问题,官博下面很多粉丝催你开微博,我代为转告一下。”

    “昨晚刚开了,账号名就是我的名字。”

    接受完采访她才回了练习室,苏毅已经来了,很亲和的坐在地板上跟大家一起讨论选歌。

    “苏老师,柳暮夏来了。”孙晓云暗暗撇了撇嘴,风头基本全被她给抢去了,连死人的热度都蹭,没底线!

    苏毅招了招手:“来,慕夏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对于柳暮夏来说,只要不是

    ap,她觉得自己都能驾驭:“不用,大家选就好了,我服从组织决定。”

    “那怎么行?选歌我们可没人比的过你。”孙晓云又补了一句。

    听出她的阴阳怪气,柳暮夏刚要说话,她旁边一个漂亮的姑娘已经柔声阻止了她:“晓云,听导师的。”

    柳暮夏是懒得在无关人身上多用心思的,在一旁坐下认真的听他们讨论。

    因为这是选女团,唱跳都是要具备的,第二轮是每队分成两组,一组五人pk。

    苏毅拍了拍手:“大家先安静,旁边两队的如何定的我不清楚,但我是想完全交由你们自己发挥的,也就是说从分组,到选歌,最后定c位,全权交由你们决定,我只管排练。”

    十个选手面面相觑,似乎没想到她们就这么被放养了:“老师,那我们该怎么选啊?总得有个拍板的呀。”

    苏毅一耸肩:“娱乐圈可没你们想的那么容易,这点事算什么?入门的级别都不够,我希望你们得到锻炼,对你们以后有益处,要知道,不是选不上就没前途了,学到东西更重要。”

    柳暮夏默默的点了点头,苏毅这个人很实在,他是切实为这些孩子们想的,导师并不是老妈子,他只需要在专业上尽到责任就可以。

    苏毅给她们留了空间,孙晓云站起来:“那好,大家说说,要怎么分组吧?”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都想跟自己关系好的一组,不想成为竞争关系,也有看能力分的,讨论了十分钟,也没达成一致。

    柳暮夏实在看不下去了,默默的将两张纸裁成十份:“刚才大家不是已经选定了三首歌吗?现在各自将自己想唱的歌写下来,选了同一首歌的,就是一组。”

    这个办法好,大家都同意,各自转过身去写自己想选的歌,柳暮夏也选了首自己喜欢的。

    最后大家亮出自己的纸条,却只有一个人的是空白的,柳暮夏诧异的看向纸条的主人,郑安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