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透明影后你又又又挂热搜了 > 第七章 失控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所谓分组,更偏向双向选择,也就是说导师和选手同时选择,如果双方都选择了对方,那就可以直接成组。

    三十位选手将自己心仪的导师写在纸板上,导师也将自己想选的十位选手号码写好。

    “我想先看看小柳的。”苏毅和选手们一起坐在地板上,歪头看向柳莹。

    柳莹早已调整好了心态,微笑着拿出第一个号牌:57。

    范敏先不干了:“哎?这是怎么说的,刚才你可是灭了她的灯的,这会儿怎么又抢人了呢?”

    苏毅举起自己写有57号的牌子:“就是,这可是我头号想要的选手。”

    柳莹看着三个人都选了她,解释道:“我不选她是因为她肯定能获得两票,不想让她太骄傲了,可平心而论,她是我妹妹,我是最了解她的,指导她自然更合适对不对?”

    “什么?她是你妹妹?”两个导师还真不知道这事儿。

    “怪不得看你们两人有几分像。”苏毅摇了摇头,“看来我们是没戏喽。”

    柳暮夏心里不由冷笑,第一轮由三位导师评分,她决定不了自己的去留,可若真到了个人战队pk,那可就是导师说了算了,这算盘打的。

    “慕夏,咱们姐妹联手,怎么样啊?”柳莹看向柳暮夏,嘴角是笑着的,眼神中却含着淡淡的警告。

    柳暮夏歪头看着她,举起手里的写字牌,语气带了丝调皮:“太遗憾了姐姐,可惜我选的是苏老师。”

    苏毅这可真是峰回路转,仔细一瞧,还真是自己的名字。

    苏毅哈哈一笑,不顾柳莹沉下来的脸色:“小柳,那就对不起啦,头号种子选手我就收下了。”

    最后分组顺利完成,柳暮夏与宋雅都在苏毅队里,陈婷却选择了范敏,不过她的风格也确实跟范敏更为接近。

    至此,第一期节目九十分钟,就算完全结束了,网上讨论声最高的就是柳暮夏,春风十里被制作为音频,下载量几小时内破十万加。

    柳暮夏一大早来的,结束后都黄昏了,她刚想拦个车,忽然一辆拉风的红色法拉利停在她的身前,柳莹一摘墨镜:“上车。”

    “不用了,我打车回去。”

    柳莹不耐烦,现在连装都懒得跟她装了:“是爸妈让你回家吃饭!”

    “没时间。”

    “柳暮夏!”柳莹脸色难看,“你这是什么意思?翅膀还没硬就想离开家里单飞了?处处与我作对?爸妈都叫不动你了?!你今天选秦羽的歌又是什么意思!”

    柳暮夏听到自己的名字,才垂眼看她,一脸的无辜:“秦羽的歌怎么了?姐姐不是跟她好朋友吗?怎么对好朋友的歌这么不待见?”

    “谁跟她是朋友?!”柳莹冷声道,“我才没有她那种水性杨花的朋友!”

    柳暮夏眼底的眸光寸寸变寒,一直隐忍不发的怒气,在听到她这句话后,几乎崩裂。

    那些无知的,被蒙在鼓里的,谁都可以这么说,唯独她不行!她最清楚内幕!她有什么资格如此诋毁自己?!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选这首歌吗?”柳暮夏双手紧紧的扣着车门,直直的盯着柳莹,眼里的冷光似能将人冻死。

    柳莹猛地被她吓住,下意识往后靠了靠:“为什么?”

    “因为我梦到秦羽了。”柳暮夏见她脸色忽然一白,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她压低声音,语气森然,“梦到她满脸满身的血,赤着脚朝我走过来,边走边唱着这首歌,她说,她会像春天一样复苏!”

    “啊!”柳莹猛地惊叫一声,放在方向盘的双手微微发抖:“别说了!”

    柳暮夏的描述就像画面一样在她脑海里闪过,她仿佛又看见那天,她被打的浑身是伤,倒在血泊无法动弹,但依然投向自己的满含恨意的眼神。

    报复的快感在柳暮夏的胸腔蔓延,看着她如此惊恐的样子,柳暮夏的双眼都渐渐猩红。

    正在她又要开口的时候,忽然一辆银色卡宴开了过来,停在柳莹的车后,从车上下来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柳暮夏认识,是荣业的司机。

    她的脑袋顿时清醒,表情瞬间恢复如初,温声道:“林叔。”

    “少夫人,结束了吧?老爷让我来接您回去。”

    有荣家的人来接,柳莹自然就闭嘴了,柳暮夏上了车系上安全带:“其实不用特意来接我的。”

    林祥目不斜视:“是老爷子的女儿和外孙回来了,他们听说小少爷结婚了,想见见你。”

    哦~柳暮夏住了这些天,对荣家还是有了解一些的,荣业有一儿两女。

    大儿子就是荣屿文的父亲,父母在他十岁那年就因意外双双去世,所以荣屿文一直跟在荣业身边长大。

    二女儿,荣因兰听说是个厉害人物,一直帮衬着荣业料理荣家遍布全国的企业,有个儿子,叫肖晨。

    至于老三,荣爱,似乎是老爷子老来得子,现在也不过才二十四五,比荣屿文还小两岁,现在还在国外读书。

    胡思乱想间,车子已经回到了荣宅,虽然有些累,不过柳暮夏还是打起了精神,进门扬起笑脸:“爷爷,我回来了。”

    荣业正跟一个女人喝茶,见到她一招手:“来慕夏,见见你姑姑。”

    柳暮夏走上前,微微弯腰:“姑姑好。”

    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抬起头,审视的目光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很不客气道:“就这毛丫头?如果屿文真醒了,他能看得上?”

    柳暮夏脸色丝毫不变,也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荣因兰,她一身白色的职业装,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化着淡妆,四十多的年纪依然保养良好,犀利的目光一看就是女强人性格。

    荣业微拧了拧眉:“因兰,注意你说话的语气。”

    荣因兰这才一伸手:“坐吧。”

    柳暮夏在对面坐下,拿起紫砂壶替荣业续上茶水:“爷爷,今天刚晋级到第二轮,之后可能要忙碌一个月。”

    “哦,听说你要进娱乐圈?”荣因兰压根也瞧不上柳家,更何况还是柳家养在外面的一个丫头,“这种不入流的职业,爸,您也不管管?”

    “职业不分入流不入流。”柳暮夏语气轻柔,眼神却坚定无比,“区别在于,能不能爬到顶端!”

    荣因兰眉心一抽,第一次正眼瞧她,能在自己的压迫下还敢跟自己对视,这么振振有词的人,可不多,年纪不大,胆子不小啊!

    “哈哈。”荣业倒是开心的很,“听见了吧因兰?有些东西,你还不如小朋友看的明白啊。”

    “爷爷和姑姑先聊,我去换个衣服。”柳暮夏起身上了楼,没去换衣服,倒先习惯性的去了旁边荣屿文的房间。

    房间里周江和一个男子在,看到柳暮夏,周江开口招呼:“少夫人回来了?”

    “恩。”想必这个就是荣因兰的儿子了。

    肖晨好奇的转过身,顿觉眼前一亮,别说,可真超出他预想了。

    他就想着能给植物人当媳妇儿的,条件能有多好?可眼前的女人,瞧着就俩字,美!纯!

    他往前一步,绅士的一抬手:“这就是表哥的妻子?”

    柳暮夏却脚步一僵,惊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瞳孔忽的放大!

    她背后的手死死攥着,指尖掐进手心都不自知,前世一幕幕在脑海闪过,这张脸,她午夜梦回都没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