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透明影后你又又又挂热搜了 > 第八章 是个废人我也爱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少夫人?”周江见她发起了愣,介绍道,“这是大少爷的表弟,您坐,我去倒茶来。”

    “小嫂子好,叫我肖晨就行。”肖晨挑眉一笑,露出两排牙,模样很俊俏,眼神却略带邪气。

    原来他竟是荣家人!那柳莹必定是与他从小相识了!

    柳暮夏记得清楚,当时他就与柳莹坐在一旁喝酒谈天,笑看着自己被折磨的死去活来!那几个男人似乎也以他马首是瞻。

    如果不是见过他的真面目,打死柳暮夏也想不到这样一个年轻小伙子,那心冷的就跟铁一样。

    柳暮夏侧身躲过他的手,坐在了床边,心里告诉自己,忍!她忍!

    肖晨一愣,坐下跷起二郎腿:“我看小嫂子是有点瞧不上我?”

    “怎么会?”柳暮夏扯了扯唇角,笑意却不达眼底,“头一次见面,什么瞧上瞧不上的?”

    “那就好。”肖晨表面点头,心里却摇头叹气,这么一极品就便宜那瘫子了,真是可惜。

    柳暮夏熟练的拿起旁边的棉签,沾水浸湿荣屿文略干的嘴唇,暗暗调整自己波动的心情。

    肖晨跟柳莹经常联系,自然知道眼前这位就是她嘴里的乡巴佬妹妹了。

    可怎么看也跟她描述的不一样啊,哪里土了?哪里小家子气了?哪里上不得台面了?

    他双手抱臂,语气慵懒:“小嫂子,冒昧问一句,你就打算这么守着我哥过日子?”

    “不然呢?”柳暮夏凉凉道。

    “那万一…我哥就此一睡不醒了呢?你年纪轻轻,大好的年华,难道还守一辈子活寡不成?”

    肖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既然柳暮夏已经嫁给了自己的大哥,那跟自己肯定就不可能扯上关系了。

    但是私下嘛…他还是可以慰藉慰藉这个小美人的,这岂不是对双方有益?

    柳暮夏压根没往这方面想,只是诧异他对自家人都这么凉薄:“肖晨,这可是你表哥,连爷爷都还抱有希望,你就这么咒他?”

    “这可不是我咒他。”肖晨听说柳暮夏刚从乡下接回来就嫁过来了,不可能跟个植物人有什么感情。

    又自认自己算是个风流倜傥的小公子,重要的是,他可是个活蹦乱跳的啊,想撩这么个单纯少女还不容易吗?

    “那是外公不肯接受现实,医生可都说了,苏醒的希望是百分之一,百分之一意味着什么?基本算没可能了,要是再多躺个两年,就算醒了,身体机能也废的差不多了。”

    肖晨身子前倾,笑的一脸深意:“知道什么是身体机能吧?包括…作为男人的能力。”

    柳暮夏注视着他,眉心微拧,两人谁也没注意到,荣屿文听到这句话后,手指不受控制的抽动了一下。

    可下一秒他的手忽然一轻,被两只软软温温的手包裹住,柳暮夏握着荣屿文的手,扬起一个笑:“真遗憾,只要是我的男人,就算他是个废人我也爱!”

    话刚落音,柳暮夏忽然感觉自己的手被扣住了一下,很轻,她惊异的低头,荣屿文的手并未有丝毫动静,难道是自己幻觉了?

    肖晨被她的笑颜撞的心里一酥,真美呀,可惜好像不怎么聪明的样子,八成是被老头子洗脑了,还相信他表哥能醒来。

    “表少爷,喝茶。”周江端着刚沏好的茶进来。

    肖晨已经没了心思,一摆手:“我下去陪外公去了。”

    等他出去了,柳暮夏才问道:“周叔,他们兄弟的关系怎么样?”

    周江也是在荣家几十年的人了,因为荣业不放心外面的人,他才特意去学了怎么照顾病人,两个孩子都是他看着长大的。

    周江把茶盘放下,才压低了声音道:“小时候倒还行,后来长大了,两个孩子南辕北辙的性格越是明显,表少爷更喜欢跟他那些不怎么样的朋友一起玩,少爷看不上,关系也就愈发疏远了。”

    柳暮夏松了口气,听起来躺着的这个跟肖晨不是一丘之貉。

    “周叔,您照看一会儿,我回屋洗个澡。”柳暮夏真的是累了一天,泡在浴缸里舒服的呼了口气。

    柳莹…现在又冒出个肖晨,很好,两大主谋已经都在这里了,她接下来,就是需要收集证据,顺藤摸瓜再将其余三个畜生一并揪出来!

    只是她现在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明天开始就要为比赛准备,身边又没有可用的人。

    用荣家的人?开玩笑,她要对付的可也是荣家的人,她信不过。

    想来想去,她脑海中忽然蹦出一张面孔,忙起身围着浴巾翻出她带来的书包,里面有个小相册,其中有一张比较新的照片。

    照片里,一个麦色皮肤,模样周正的男子揽着她的肩膀,两人笑的一脸纯真。

    这个男人,好像是柳暮夏的表哥,也就是她舅舅的儿子,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的,后来他去读过武术学校,前两年才毕业。

    “蹬蹬蹬。”敲门声响起来:“少夫人,该吃晚饭了。”

    柳暮夏应了声,换了套舒服的家居服下了楼,荣业的左边坐着荣因兰,右边留了位置,柳暮夏十分自然的坐到了荣业的身边。

    卸了妆的柳暮夏,长发随意的扎了起来,一身舒适宽松的衣服,完全与刚才换了个气质,显得温婉又闲适,肖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荣家饭桌讲究食不言,尤其的荣因兰,吃饭都心无旁骛,最先吃完,擦了擦手:“爸,明天还要去出差,我就先回去了,让小晨在这里多陪你几天吧。”

    荣业点了点头:“去吧,路上注意些。”

    而二楼房间内的荣屿文,此时正趁着屋里没人,活动着自己的眼珠子…不,在思考事情呢。

    肖晨确实让他意外,他以为就算兄弟俩不亲近,倒也不至于这么幸灾乐祸吧?

    不过更叫他诧异的是柳暮夏这个人,两人对于彼此应该跟陌生人也差不了多少。

    为什么她会这么笃定的说出这种话?是真心?还是为了做给肖晨看?

    兀自想了一会儿没什么头绪,他从床下夹层中拿出手机,发出一条信息:查查柳暮夏这个人。

    柳暮夏哪里知道这么个植物人,居然还有两幅面孔。

    她也正在考虑怎么跟荣业开口,把她那个表哥弄到自己身边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