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深夜课堂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往事如烟
    “原来,张小兄弟一直顾忌的就是这件事情。”石有福并不笨,酝酿了一番后,自然而然猜出了我施问的原因。

    “石老板,还是得给我好好说说。否则我真的不会帮你除鬼。”我平淡无奇的回应一句。

    见我如此坚持,石有福缓缓蠕动嘴唇,道:“石莲确实是我的女儿无疑,这点我不会欺骗张小兄弟的。至于,我的房间内为什么没有我妻子的照片,是因为她——背叛了我。”

    “十几年前,我还是一个穷小子,不像现在这么有钱。而我的妻子却异常的爱慕有钱人的生活,所以时常因为钱的缘故和我争吵。自从生下石莲后,更是这般样子。”

    “直到有一天,我下班后去她的公司接她,结果看到她和她的老板纠缠到一起,甚至二人当着我的面就搂搂抱抱,我当时多么恨我自己没钱没用,连自己的老婆都照顾不了。”

    “结果,刚一回家,这个婆娘居然和我提出了离婚,我当时气不过,对她大打出手,并且让她滚,再也不要回这个家。”

    “第二日,她果真走了,抛下我和石莲。没几日,就听到她和她的老板在一起了,记得那天,我喝的烂醉,甚至当时都有轻生的念头。现在想想,我当时是多么的愚蠢,竟然会因为那种女人颓废成那个样子。”

    “挺过难关之后,我的生意渐渐有了起色,后来更是收购了西郊火葬场这块宝地,赚得盆满钵满。为了让那个臭婆娘知道老子有钱,我就故意将房子买下了御府花园,甚至还经常出入那种高端会所,奈何,那婆娘看到我依旧是一副贬低的姿态,提起就让我一肚子的火气。”

    “直到后来,彻底想明白后,才打算将这口气咽下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说到这里,石有福的声音戛然而止,眉头紧皱,脸上的神情格外消愁。

    如此一来,心中的诸多疑惑也就不由解开,不过有一点我仍需确定,便继续询问道:“如果真的同你讲述的一样,那么石莲应该是你的掌上肉,为何石莲的死在你的心中却并没有掀起很大的波澜,甚至连凶手是谁,你也并不怎么关心。”

    石有福从头到尾,都是寻求保命、驱鬼,但对自己女儿的事情,似乎并不是很上心,这完全不像孤苦相依的父女,应该抱有的态度。

    “哎,张小兄弟。本来我不想说的,既然你问了,我也就不做隐瞒了。”

    石有福怅然叹息,随后道:“我本以为,石莲就是我的女儿,然而前不久,那个臭婆娘却告诉我,石莲不是我的女儿,而是......我当时自然不相信,直到拿到了医院亲子鉴定的检查,才相信了。原来,我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竟然是别人的。”

    说完,石有福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上的神情更是像丢了魂一样,完全没有一点精气神。

    一时间,我也不知说什么话来安慰石有福。

    看来,我确实对石有福误解挺深,他表面上的多金骄纵,原来都是为了抚平内心的伤痛和绝望。

    这也难怪,石有福对石莲的态度并不似孤苦相依的父女。

    “石老板,今天是我唐突了,害你勾起往日的悲痛事情,但是有一句话,我还是想说,石莲又何尝不是和你一样可怜呢?既然你们二人都互相依偎的二十年,恐怕在她的心中,你才是他的父亲吧!”

    听我这么说,石有福暗淡的眼神中亮起一丝微芒,而我则是将石有福从地上拉了起来,没有说话,从兜里取出一根烟,递到他的手中。

    石有福并未拒绝,点燃后就塞到自己口中,默默的吮吸起来。

    “还是这磨砂有味道。”一根烟抽完后,石有福的心态转好了不少,而我也点头笑到:“是啊!自己本来什么样子,就应该活成什么样子,又何必用一些虚假的东西,来伪装自己呢?”

    石有福淡然一笑,道:“受教了,张小兄弟。”

    看到石有福基本已经缓和过来,我便继续道:“这几天,我都会去你的屋子居住,如果屋内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一定会将她制服。”

    石有福说完后,就将御府花园别墅的钥匙交给了我,道:“好,那就多谢张小兄弟了。”

    我点点头,随后拿着钥匙就要离开办公室,临出门之前,石有福又一次叫住了我,而我直接停下来,将头调转过去,道:“石老板,你放心,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一定会帮你查明,石莲真正的死因。”

    “张小兄弟,拜托了。”听到这话,我轻笑着走出门去,看着手中的别墅钥匙,心中不由嘀咕道:“也不知道,会不会在那里得知石莲的消息。”

    刚出办公室,没走几步,就迎面碰到了身材姣好的小清,她走到我的身前,向我说到:“张先生,你朋友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现在,要去看一下他们二人的归宿吗?”

    小清口中的归宿,自然是骨灰的安置处。

    我点点头,就跟着小清前往安置处,刚进门,就看到了张阿妹伫立的身影,我径直走到她的身影,对着摆在面前花雕木架上的两个小骨灰盒默哀数分钟,就和阿妹一起离开火葬场。

    由于石有福的安排,我和阿妹二人被小清送到了私塾。

    “张先生,石老板真的是个好人。”临走的时候,小清又不放心的叮嘱一声,看样子是出自本心,我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小清姑娘,你就放心吧!”

    轻说了几句,小清这才开车离开,而我和阿妹则是走进私塾的院落。

    “那女人确定叫做石有福的胖子是好人?我怎么感觉,她被威胁了呢?”张阿妹本就对石有福的印象不好,说出这般话,倒不出我的意料。

    而后,我和她耐心的讲述了一遍石有福的遭遇,张阿妹听到依旧感觉有点不相信,最后索性不和我谈论有关石有福的事情,而是冲我开口道:“你今夜就打算去御府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