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深夜课堂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斩草除根
    石有福猛地一个激灵,接着就如小鸡啄米般点头,脸上的横肉不由上下甩动,样子倒挺滑稽。

    “阿妹,这里你就先盯着点,我和石老板出去谈点事情。”听我这么说,张阿妹摆了摆手,一脸嫌弃道:“去吧!”

    至于我要做的事情,她自然明白,至于这份态度,倒也是让我无语。

    石有福也是聪明人,明白我要和他商谈的事,走出焚尸间就直接将我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装修风格依旧显得无比奢侈娇纵,和大型夜总会的装修风格相似,甚至刚进来,就看到一个姿色风韵上乘的美女。

    “石老板,这位是......”女人的声音甜美,如果不是被常逸白昨天晚上的折腾,也许我还会石更,但和那个变态相比,什么美女都是浮云。

    “小清,给张小兄弟看茶,他可是我的贵人。”石有福吩咐一声,身材有致的女人踩着高更鞋离开。

    “她是你的秘书?”看着女人离开背影,我不忍问了一句,石有福点点头,我嗤之以鼻的笑,道:“确定不是被你包养的嫩.模?”

    石有福一听连忙摇头:“张小兄弟,你真的误会了。小清的岁数和我女儿差不多,我怎么会那么做呢!那不成禽兽了吗?”

    我所以会这么问,就是出于对石莲和石有福父女关系的怀疑,不过听到石有福这么说,还真的让我有些疑惑:“难道这家伙表面看上去娇纵异常,但心中确实正人君子?”

    若真的是这样,石有福倒有点奇葩。

    我轻咳一声,从裤兜里拿出两张符篆,将其中的一张递给石有福,道:“这是六丁六甲护身咒,你将它放在身上,遇到鬼物攻击,你只需念动......”

    一听六丁六甲护身咒催动的方法如此简单,石有福顿时高兴的将眼睛迷成一道缝:“这可真的太好了。张小兄弟,我可要好好感谢你。”

    “石老板说笑了。我们之间不过是正常的交易罢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说完,就站起身来,打算离开。

    此时,叫做小清的女人端着两杯热茶这才迎了上来,看来石有福这家伙也算是做足了准备。

    在我寻思间,小清有条不紊的将热茶放在桌上,冲我温声细语道:“张先生,这就要走吗?可是......茶......”眉宇间的纠结倒是不忍让人心疼,但明显是石有福的授意。

    “张小兄弟,喝完茶在走吧!也不急在这一会儿的功夫。”这一唱一和着实精彩,但在我看来,却有点幼稚,不过我心中早有应对的办法,就坐了下来,嘴角露出轻笑,道:“石老板,我们就不必兜兜转转的,什么事就直接说吧!”

    “嘿嘿,张小兄弟果然是聪明人,其实我想让你......”石有福抖了抖身上的肥肉,也没有磨叽,直接开门见山:“张小兄弟,你也知道,家中藏有那种东西,我又怎么会安稳踏实呢?”

    说完,石有福苦笑一声,指着手里的符篆,道:“这东西,说白了只能保我一时生命无忧。”

    听到这里,我基本上明白了石有福的意思,当然他所说的事情,和我预料的基本上一般无二。

    我笑了笑,轻声道:“石老板的意思是想让我永绝后患,斩草除根?”

    “对!”

    “和聪明人说话,果然就是不一样。不知道,张小兄弟能否帮我这个忙?”石有福借我一语道破他的心思,也没有掩饰什么,直接开口求助,说完便让小清给我倒茶。

    “石老板这是想使美人计?”看了一眼给我倒茶的小清,瞬间就明白了石有福的意图。

    石有福并没有说话,至于站在我身旁的女人则是一脸羞羞,二人如此模样,想必也是被我再次说中。

    “张小兄弟你......考虑考虑?”石有福打破沉寂,轻声开口,而我则是拿起手中的另一张符篆,道:“石老板,大可不必这样。要我帮你,也并非不可以,此时攥在我手中的愈阴符,就可以实现驱鬼的目的。但是,有些事情,我希望你也可以对我坦诚相待。”

    在石有福看来,我是鱼儿,他是钓鱼的人,小清是鱼饵。

    但,对我而言,整个形势在进门的一瞬间就已经定格,我和他之间,势必角色互换。

    石有福听我这么说,一脸炙热的看向我手中的另外一张符篆,晃晃身上的肥肉,笑嘻嘻的开口道:“张小兄弟,你放心好了,我石有福既然寻求你的帮助,就不会隐瞒任何事情。”

    “这就好!”我笑了笑,旋即冲着身材姣好的小清,道:“小清妹子,还劳烦你出去一下,有些事情你可听不得。”

    小清听到看向石有福,石有福权衡一番后,便点头示意,小清也就只好直直走了出去。

    “嘿嘿,张小兄弟。现在可以问我了吗?我一定知无不言。”

    我点点头,道:“自然可以,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刚刚出去的女人,和石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她似乎有点听你的话。”

    石有福一听,脸上不由露出疑惑,但很快还是给我了答复:“小清,真的就是我的秘书,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的其他关系。至于,她为何如此听我的话,是因为她出生于普通农村,无法承担高额的学费,一直是由我资助她完成学业。毕业后,她为了报答我,就留在了我的火葬场工作。”

    “嗯?资助学业?”看到我并不怎么相信,石有福很快就拿出资助名单,名单上不单单有小清,还有其他的大学生,不光有女生,甚至还有男生。

    这点倒是令我没有想到,轻声道:“想不到石老板还有这心。”

    “就当赠人玫瑰,手留余香了呗!”听石有福这么说,当真让我有些不习惯,一点都不像暴发户的所作所为。

    趁热打铁,我询问了第二个问题:“石莲和石老板之间真的是父女关系吗?为何我在你的家中,并没有发现石莲母亲的照片?”

    提到这里,石有福沉默了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