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第4098章 搬救兵
    洪大伟听了这话两只眼睛才从游戏屏幕上挪开,看向周浩海一脸好笑道,“这位曹副书记运气怎么那么背啊?好端端怎么被饲料厂的工人给打了?不过打就打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

    “哎呀你先别说这些没用的,你赶紧打电话给王书记问问,到底哪位领导突然插手咱们饲料厂对外拍卖的事?你要是再不出手恐怕咱们之前的赚钱计划要泡汤了。”

    提到钱,洪大伟脸上的神情正经了不少。

    他安慰周浩海说:“你放心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没有我洪大伟搞不定的事,谁让省委书记是我姑父呢?”

    洪大伟说这番话的时候一脸信心十足,惹的周浩海心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一棵葱了。”

    成年人说话自会权衡分寸。

    周浩海心里这样想嘴上却没敢把大实话说出来,她现在指望着洪大伟帮她度过难关,哪能说出让他心里添堵的话?

    洪大伟一边慢条斯理掏出手机准备给王书记打电话,一边冲周浩海调侃道:

    “表姐你别着急,大不了让王书记把这个曹副书记给撤了,一个小小的副书记就是辅助姑父工作的,能折腾出多大风浪?”

    周浩海紧闭嘴唇没吱声,两眼死死盯着洪大伟手里正在拨打的电话号码,亲眼看到他拨通了王书记办公室座机号码一颗心才微微放下。

    洪大伟听见手机里传来“滴——滴——滴——”三声响后电话里传出官腔的声音:“您好!请问您哪位?”

    “我洪大伟,麻烦你把电话转给我姑父。”

    “好的,您稍等。”

    不一会的功夫电话里传来王书记那熟悉的声音:“你找我什么事?”

    领导人向来惜字如金,王书记一上来就直奔主题。

    洪大伟忙对着电话说:“姑父,我在云城扶贫呢,我们市里有个饲料厂准备拍卖,我都跟人家谈好了拍卖价格,现在这个饲料厂的工人不同意拍卖厂子闹上访把省委曹副书记都招来了,这事您可得帮我一把。”

    王书记显然没想到洪大伟突然打电话过来是为了云城饲料厂的事?这让他原本舒展的眉头一下子紧皱起来。

    他听出洪大伟分明在云城饲料厂拍卖一事中充当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冲着电话冷冷道:

    “洪大伟,你把你姑父当成什么了?整天就帮你处理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要是自己能力不行就别掺合那些事,你要是真有本事就不要来麻烦我,自己处理好。”

    王书记说完这句话“啪嗒”一声挂断电话压根没给洪大伟说话机会,这让洪大伟顿时愣住了,他从未见过姑父对自己说话如此冷淡态度。

    刚才还嬉皮笑脸的洪大伟脸上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一旁周浩海见了忙冲他问:“怎么了?王书记刚才在电话里怎么说?”

    洪大伟心思一动冲周浩海做了个“不要说话”的动作,顺手又拨通了父亲的手机号,刚一拨通电话听见父亲透着疲惫的声音对他说:

    “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这电话就来了。”

    洪大伟忙问:“老爸,你找我有事?”

    “还不是云城饲料厂拍卖的事?你赶紧回来吧,云城的事别掺合了。”

    洪大伟听了这话心里一沉,他忍不住复杂眼神看了面前正紧盯自己的周浩海一眼拿起手机走到外面继续问:“老爸,到底出什么事了?”

    他听见老爸在电话那头无比沉重声音叹了口气说:

    “你在下面不了解情况,刚刚省委出台了一份文件主要内容就是禁止国有企业借改革之名非法拍卖企业导致国有资产流失。你们在云城干的事正好碰到了这股风口浪尖上我担心你们要是再弄下去会惹上麻烦,要不你先回来吧,那笔钱不赚也罢,总归还是安全第一。”

    洪大伟听了这话不由心里一“咯噔”,他这才有些反应过来,“为什么刚才姑父在电话里对自己那副不乐意的态度?”

    他忙问父亲:“照您这么说云城饲料厂这块肥肉咱们就得白白放弃了?”

    “不放弃还能怎样?眼下政治风向就是这样,而且我听说这次刚刚出台的文件就是你姑父亲自让人弄的,你这种时候在云城搞拍卖饲料厂的事不是给你姑父心里添堵吗?难道你的姑父会为了你那点利益置政府的声誉不顾?”

    “难怪我刚才打电话的时候我姑父对我态度不好。”

    “你给你姑父打过电话了?”

    “是啊!他埋怨我没把他一个书记当回事,鸡毛蒜皮的事都麻烦他,不听我解释就把电话挂了,也是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你姑父都把话说到这地步了你还不赶紧回来?听说云城那个饲料厂已经确定为省企业改制的试点企业,你这个时候搞什么拍卖不是打你姑父的脸吗?他肯定不会给你好脸色看。”

    父亲一席话让洪大伟心里立刻明白了饲料厂拍卖一事引发风波的内幕,现在已经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他挂断电话后心里稍稍盘旋了一会才踱步走回屋里。

    周浩海早已站在屋里望眼欲穿,看见洪大伟总算打完电话回来连忙迎上前问他:“现在到底什么情况?咱们该怎么办?”

    洪大伟冲她看了一眼,心说,“周浩海原本就是个明哲保身的人,若是跟她实话实说眼下形势严峻她肯定会把自己之前和她一起合谋拍卖饲料厂的真相全都吐出来,到时候自己羊肉没吃到反倒惹了一身骚。”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虽说周浩海和洪大伟也是亲戚关系,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洪大伟头脑中第一反应是,“尽量让自己半点痕迹不留从整件事中脱离出来。”

    他假惺惺对周浩海安慰道:“表姐你放心,我老爸已经答应帮我亲自去找姑父商量这件事,眼下我得回一趟市里有些话还是当面跟他们说清楚比较好。”

    周浩海不知有诈赶忙冲他点头:“那行,你赶紧回去当面跟王书记和你爸聊聊也好,你可一定记得问清楚王书记的意见后及时给我来电话,我那办公室里省委曹副书记还等着呢?”

    洪大伟冲周浩海做了个“OK”的手势,从容不迫简单收拾了一番后开上自己的小轿车从市政府后门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