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第4099章 软抵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洪大伟已经离开云城政府快两个小时还没有半点讯息,曹副书记那边却已经几次发火质问,“为什么市里的汇报材料还没弄出来?你们是不是不能做事,不能做事就引咎辞职!”

    周浩海知道不能再拖了,情急之下只好主动拨通了洪大伟的电话问他:“你到底跟王书记谈的怎样了?王书记对咱们市里饲料厂拍卖的事表态了没有?”

    对于洪大伟来说,他不过是把打游戏的地方从云城市政府的办公室换到家里,周浩海心急火燎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早已又跟游戏里令人热血沸腾的真人枪战游戏干上了。

    他一边两眼目不转睛盯着游戏机屏幕一边回答周浩海:“我已经跟姑父谈过了,他正让人协调这件事呢,你别着急啊。”

    洪大伟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周浩海再拨打他的电话已经关机,这让周浩海心里不由暗骂洪大伟做事不靠谱,这种节骨眼上他怎么能关机呢?

    尽管如此周浩海也丝毫没有怀疑洪大伟的意思,她坚信自己和洪大伟既是亲戚关系又是利益共同体,他绝不会对自己撒谎。

    既然王书记正在协调此事周浩海一颗心暂时放下来,再回到办公室面对曹副书记的时候心里也踏实了不少。

    晚上五点三十分,眼看到了下班时间省委曹副书记实在等不及了,他冲周浩海质问:“你们关于饲料厂的汇报材料弄好了没有?”

    周浩海之前几次都回答说,“快了快了您别着急”,这一回有了洪大伟的那番话做底气对曹副书记说话态度明显透着敷衍。

    她回答曹副书记说:“饲料厂的情况现在乱的一团糟,那么多工人上访把政府大门都给堵上了,咱们市里的市委宣传部长周成高又在医院里治疗,您说眼下一大摊子事我哪能集中精力在您这一件事上?要不您先回去吧,等我弄好了让底下人传真给您?”

    省委曹副书记也是老官场了,他从周浩海这番话里听出明显敷衍的味道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当即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周浩海呵斥道:

    “如果你今晚不能把汇报材料弄出来,我回去怎么向省长和书记汇报?他们可都在办公室坐等呢?”

    周浩海忙说:“我知道,我知道,曹副书记您是领导我当然尊重您,可是现在情况复杂,我安排人跟您一起去省里向领导汇报情况?”

    曹副书记当即冲她反问:“为什么不是你亲自跟我回省里汇报情况?”

    周浩海冲他打着哈哈说:“我这不是忙嘛,您看现在政府遇到上访乱成这样我这个一把手哪能走得开呢?”

    周浩海这句话算是让省委曹副书记彻底明白了,“敢情这个周浩海压根就在跟自己玩拖延战术?什么走不开?什么没有人手?一切不过是她张口即来的托辞罢了!说到底她压根就没把自己这个副书记的指示放在眼里!”

    曹副书记想明白这一点后看向周浩海的眼神透出明显冷漠,他心知即便自己再等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于是冲周浩海冷冷看一眼叫上司机说,“走!咱们回去。”

    曹副书记终于走了!

    周浩海心里像是搬开了一座大山顿时一阵轻松,刚轻松了没多大会她脸上又露出愁容,她想不通,“洪大伟回市里到现在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打电话到他家里也不接,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再说省委曹副书记当晚赶回省城后,早已等候多时的省委王书记和省政府牛省长第一时间听取了他对云城饲料厂相关问题的汇报。

    两位领导看到曹副书记脸上带着伤,心里原本不痛快,又听说云城周浩海居然特别敷衍态度对待曹副书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正当三人坐在办公室里商量事情的时候,下属进来通报说,“省经贸委主任贾道友来了!”

    此时正值多事之秋,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惊动几位主要领导的神经,他们赶紧暂停三人会议一起接见突然到来的贾道友。

    双方见了面才知道,贾道友主任此次匆匆赶到居然也是为了云城饲料厂被拍卖一事?按照贾道友的说法,他受王书记亲自委托带着调查组领队过来调查云城饲料厂涉及非法拍卖一事。

    贾道友毕竟是王书记身边的亲信下属,他此次带着调查组来到云城显然是扛着尚方宝剑去的。

    贾道友综合主要情况向领导汇报总结说:

    “云城市委书记周浩海同志身为云城书记存在严重失职行为导致饲料厂非法拍卖,还导致了饲料厂激起民愤群体上访的行为,这样的领导一定要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贾道友的汇报让王书记和牛省长对云城市委书记周浩海原本恶劣的印象又加深了一层。

    当晚,几位主要领导连夜召开紧急常委会议,这次会议上做出的最主要决定派出调查组调查饲料厂的事情,对相关人员严肃处理,同时,省委派人调查云城公安无辜抓人,私下用刑的事情。

    省委派人调查云城市公安局无辜抓人一事是王静瑶请求父亲帮忙办的事。

    赵大海之前也是王静瑶手下的老人了,刚到云城市服务秦书凯没几天就被云城市公安局的人抓了?这件事让王静瑶愤怒异常,以她的性子绝不可能轻易放过那狗仗人势的警察。

    今晚对很多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不仅仅是云城市委领导班子成员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守在云城市政府大门口上访的饲料厂工人们一样彻夜未眠。

    不过,在秦书凯暗中指挥下饲料厂的副厂长和保卫科长分批安排工人们回家休息,另外还安排了人手去医院照料因与官方发生冲突受伤的病人工友。

    到了天亮时分表面上看很多饲料厂工人还在“苦苦坚守阵地”,其实他们当中很多人已经回家休息过一大早在家里吃饱喝足过来“换班”而已。

    秦书凯心里早已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反正为了饲料厂工人们的利益这种关键时期无论如何不能后退,他支持工人们上访的目标有两个:

    首先是要逼的政府领导不敢公然对外拍卖饲料厂,其次要逼的经贸委领导主动收回发放给云城领导的拍卖公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