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第4028章 自由恋爱
    他握着手机的那只手不禁微微颤抖,这件事明明白白在提醒他,自己原以为背地里干的勾当说不定早就被秦书凯发现了,不仅被他发现而且一举一动全都在他掌握之中,正因如此,才会发生今天的车祸事件,这分明是有人想杀人灭口!

    朱世龙费了好长时间才慢慢让情绪恢复正常,他问交警大队长,“这次的车祸现场看起来是不是像谋杀?”

    交警大队长却回答说:“绝对不是谋杀,从现场勘察来看应该是司机酒驾导致车辆严重碰撞发生的车祸。”

    朱世龙差点在电话里激动的喊起来,“这怎么可能?”他绝对可以证明朱家伟和屠德钧两人都没有喝酒!

    交警大队长听出领导对此次车祸事件特别关心忙请示道:“如果您有什么怀疑的话,我们可以请省里的专家对此次车祸现场重新鉴定。”

    朱世龙听了这话心里不由冷笑,“有用吗?既然有人存心布局别说省里的专家来,就算交警大队的人把神仙请来也还是酒驾的结果。”

    他只能强逼着自己接受“现实。”

    “算了,你们按照常规处理现场,赶紧通知死者家属来处理善后事宜吧。”朱世龙说。

    交警大队长连忙应了一声,“好的。”

    很快,屠家和朱家的人在接到通知后都赶到了现场,两家人说什么也不相信会有那么巧合的事,两人居然会一起因为醉驾车祸身亡?

    怀疑有什么用呢?

    法律只相信证据!

    屠德钧和朱家伟意外发生车祸送命后不久,已经退居二线在家养老的原洪河县委书记张东健突然被市纪委带走调查,罪名是涉嫌贪污腐败。

    这下把张东健吓的半死,他当即意识到自己被抓背后的猫腻,临走之前特意对女儿交代了一句话,“去找秦书凯跟他实话实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张东健的女儿也吓坏了,父亲被纪委的人带走后,她立刻按照父亲的吩咐去找秦书凯,当着他的面把所有责任一股脑推到已经死去的屠德钧身上。

    张东健女儿对秦书凯说:“秦书记,我爸也是没办法才会答应帮屠德钧对付你,你也知道屠家兄弟的手段,你要是不答应他就天天上门搅的咱们家不得安宁。”

    秦书凯对张东健女儿的话不置可否,他对所有事情原本心知肚明又岂会被张东健女儿的话蒙蔽?

    张东健女儿眼见秦书凯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索性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出来,她先对秦书凯表明,“我们家以后再也不会干出对秦书记半点不利的事情,任何人威逼利诱都不会,请秦书记一定要相信我们。”

    张东健女儿还说,“屠德钧曾经跟我爸说过,他这次是按照市公安局长朱世龙的指使背地里想办法对付你,他不仅要从我家拿到诬蔑您的材料,还利用朱家伟把邬大光的妹妹邬九妹安排在您身边工作就是为了让邬九妹用美人计对付你。”

    张东健说出邬大光妹妹名字的时候秦书凯脸上总算有了表情,他问张东健女儿,“你说邬九妹是邬大光的妹妹?”

    张东健女儿连忙点头:“是的,邬九妹是邬大光的亲妹妹,她之前在国外读书,回来后听说她大哥栽在你手里,所以......”

    不等张东健女儿说完秦书凯心里不由一沉,他想起自己昨晚刚刚借酒兴起跟邬九妹发生了关系,如果她真是邬大光的妹妹那岂不是.......

    秦书凯瞬间没什么心情跟张东健的女儿再说下去,他冲张东健女儿一挥手说,“你说的话我都明白了,你父亲只要知错能改我绝不会为难他。”

    张东健的女儿特意跑到秦书凯办公室说了一大堆等的就是这句话,现在听到秦书凯终于表态连忙对他一阵千恩万谢。

    秦书凯把张东健的女儿打发走后心情却有些复杂,他一想到昨晚邬九妹那副风情万种的模样心里不由阵阵难受,“她居然在演戏?可见这女人演技也太高明了。”

    每每遇上心情不爽的时候,秦书凯会打电话跟冯燕说说心里话,这一次也不例外,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世界上只有一个最值得他信任的人,那个人一定是冯燕。

    电话里传来冯燕清脆声音:“大白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是不是遇上什么头疼的事了?”

    秦书凯听了这话不由苦笑,他当即把邬九妹的事情说出来,郁闷口气对冯燕说:“我只是看她跟冯香妞长的有几分相似就有些把握不住,没想到她居然是邬大光的妹妹?看来昨晚的美人计让她轻易得逞了,指不定她现在正准备去纪委告发我呢。”

    冯燕听了这话也有些紧张,忙问他,“昨晚是她约你见面?”

    秦书凯回答:“不是,正好她陪我加班,然后就......”

    冯燕松了一口气声音,“那她应该没有录下什么有价值的视频资料,毕竟昨晚她毫无准备,不过你也别太大意,估摸她很快还会主动约你。”

    冯燕的话瞬间让秦书凯满脑子愁云散去,他心想,“对呀!昨晚两人是一时兴起激情四射按理说邬九妹根本没时间提前准备,也就是说邬九妹昨晚跟自己在一块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勾上自己。”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秦书凯庆幸自己跟冯燕打电话商量这件事,眼见威胁暂时解除他心情稍显放松,他对冯燕说,“我现在真是不知道该拿这个邬九妹怎么办了?当初人是我招进来的,想要开除她总得有个说法?”

    冯燕笑道,“你干嘛要开除她,虽说她是邬大光的妹妹,可是她一个未婚姑娘,既然她主动跟你谈情说爱你为什么要拒绝?你可别忘了你自己在外人眼里也是个单身男人呢,而且还是个条件不错的黄金单身汉。”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指望我还把邬九妹留在身边?这不是在自己身边埋下一颗定时炸弹吗?”

    “如果定时炸弹还没爆炸就送她离开万一以后在别处爆炸怎么办?要我说还是让她原地爆炸更合适。”

    秦书凯当即明白冯燕言外之意,她分明是要自己继续跟邬大光的妹妹周旋,只要他以谈恋爱的名义跟邬九妹在一起,哪怕邬九妹有一天指控她强干也没用。孤男寡女正常恋爱情到深处抱在一块放一炮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