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第4027章 离奇的车祸
    秦晓听说有老百姓已经来到市委大院上访也有些着急,冲庄士江说:“你怎么会把局面一下子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呢?”

    庄士江无奈道:“我也是实在没法子才会走这一步,上头王总催的紧,要是再怎么拖下去还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我想着索性快刀斩乱麻说不定能把事情彻底解决了。”

    秦晓听了这话也有些无奈,只能点头说:“好吧,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再说。”

    ......

    朱世龙暗地里指使屠德钧收集证据对秦书凯痛下杀手的事总算有了很大进展。

    屠德钧一早打来电话汇报说:“朱局长,张东健终于肯提供一份关于秦书凯在洪河县当领导的时候涉嫌贪污受贿的证据他让我现在就去拿,您看下一步咱们怎办?”

    朱世龙听闻此言非常高兴,他立即吩咐屠德钧:“你赶紧亲自去把这份证据拿过来。”

    屠德钧连忙应了一声,“好的”又听见朱世龙在电话里交代,“你拿到东西一定要收好了,对了,你不要一个人把东西送过来,你打电话让朱家伟陪你一起过来更安全。”

    屠德钧连忙点头,“还是朱局长考虑周全,我这就打电话给朱家伟。”

    上午九点左右,屠德钧满心欢喜亲自去张东健家拿了他提供的证据,张东健亲手给了他一个灰色的档案袋,里面有一些票据发票和证人证言。

    按照张东健的说法,“只要把这些证据交到纪委即便不能把秦书凯拉下马也绝对会让他被摘掉头顶的乌纱帽。”

    屠德钧从张东健家里出来后急急忙忙准备去市公安局长找朱世龙,他一出门正好看到门口不远处的马路上停着一辆待客的出租车。

    这真是想要睡觉正好看见有枕头,屠德连忙走过去问出租车师傅,“走吗?师傅?”

    出租车师傅透过车窗看了他一眼重重点头,屠德钧连忙喜滋滋打开出租车后座车门一屁股坐上去,并未没注意到出租车司机盯着他手里拿的文件袋深深看了一眼。

    “您去哪?”出租车司机问。

    屠德钧回答:“市公安局。”

    出租车司机没再多问赶紧启动车辆一路风驰电掣往市区方向。

    坐在出租车后排座的屠德钧满心兴奋,他压根没发现出租车司机一边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不时观察他的表情变化。

    屠德钧现在心里已经开始幻想着秦书凯被朱世龙手握铁证亲自去省纪委举报后落一个丢关掉爵人人唾弃的下场,到那时,他一个高高在上的市委副书记一夜之间变成阶下囚,估摸他想死的心都会有吧?

    屠德钧想到这里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很快,他发现道路两边的景色好像有些不对劲,这条路不像是去市公安局的路啊?

    他连忙问出租车司机,“师傅,这路好像不对啊?”

    司机淡定表情回答:“这个时间段市区主干道肯定堵车,咱们不如走小路插过去,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多收您钱的。”

    屠德钧听了这话半信半疑看了一眼道路两旁的陌生风景心里总觉的有些不踏实,于是问司机,“这是哪呀?”

    “青萝路。”司机回答。

    他连忙透过车窗左右看,果然看见马路边有标准了路名的蓝底白字路牌,上面明明白白写着“青萝路”三个字。

    恰好这时候,他接到了朱家伟打来的电话,“屠局长,朱局长给我打电话让我跟你一块去市公安局,你在哪呢?”

    屠德钧忙回答:“我现在已经坐出租车到了青萝路,你赶紧过来吧,咱们在市公安局门口见。”

    朱家伟在电话里应了一声,“好的。”

    ......

    大约一个多小时候,市公安局长朱世龙在办公室里左等右等却一直没见到屠德钧和朱家伟的身影,他心急火燎一遍遍拨打两人的电话,起初还有人接听他的电话,“已经到青萝路了,很快就到市公安局。”

    朱世龙连忙电脑上百度搜索“青萝路”的位置,这一查看不由吃了一惊,市公安局位于市区东边,青萝路分明在市区西边?他们俩怎么跑青萝路去了?

    朱世龙赶紧不停给两人打电话却再也打不通了。

    正当朱世龙心急万分的时候,终于电话又接通了,他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年轻男子“喂”了一声,连忙冲着电话喊,“是屠德钧吗?你在哪?”

    年轻男子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你好!我是市公安局交警大队,这里刚刚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两车相撞事件车祸,如果您认识这个手机的主人请配合调查。”

    “啊?”朱世龙大惊失色。

    他愣怔了两秒迅速想起了什么,赶紧又冲着电话问,“你好!我是市公安局长朱世龙,你是哪个交警大队的警员?请你们队长接电话。”

    交警听到朱世龙自报家门说话口气立马恭敬不少,“好的好的,我这就把手机拿给队长。”

    紧接着朱世龙听见手机里传来一片嘈杂声,很快交警大队的队长亲自接电话:“你好,我是交警大队长,请问你是?”

    “我是朱世龙!”

    “朱局长您好!这次发生车祸的人是您认识的朋友?”

    “你现在听我说,车祸到底严不严重,有没有人受伤?”

    “噢,这次车祸是一辆出租车和一辆私家车相撞,我们已经查清楚私家车的主任叫朱家伟,出租车里坐在后排的客人当场死亡司机现在不见踪影。”

    朱世龙忙问:“出租车后排座的客人死了吗?”

    “是的,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已经停止呼吸,主要是青萝路实在是太偏僻了,车祸发生后很长一段时间才有群众发现并报警。”

    朱世龙忙交代交警大队长:“你现在立刻去出租车那里,把坐在后排座客人手里的一个文件袋拿出来,千万别弄丢了。”

    “文件袋?”交警大队长连忙一路小跑到出租车前,仔细看了又看对着电话汇报说,“朱局长,没发现客人手里拿什么文件袋啊?”

    “你说什么?”

    朱世龙突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一股说不出的恐惧在他心里渐渐蔓延开来,心里你像是有个声音在说,“阴谋!绝对是阴谋!怎么可能那么巧?刚好屠德钧拿到了举报秦书凯的证据送来给自己的路上就出了车祸?出车祸也就罢了,居然连随身携带的证据都不翼而飞?这绝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