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397 山川意志
    君九韶在那儿摩拳擦掌的时候,水馨却默不吭声,一只手依然放在灵茶树上,仿佛在和灵茶树沟通,又仿佛只是在单纯的沉思。

    这两者或者都对。

    但这会儿也没人去管她到底在做什么。

    若是君九韶这会儿还把注意力放在水馨身上,大约就能在水馨垂眉敛目的脸上,看出那么些微的震惊之情来!

    水馨之前就和“望海潮”的灵茶树沟通过,后来又自己培养了一株灵茶树,眼前这棵都是自己培养的第二棵了,对这种植物还是颇有了解的。

    尽管它们的外表,长得无比像是混沌灵木的微缩版,但和混沌灵木还真没什么关系,不是分支不是幼苗,就是单纯的长得像。

    它们并不承担什么使命,也没有什么任务。作为低阶灵植,对灵气有一定的渴求,却并没有那种昂扬向上,要蜕变,要晋升的劲头。

    养第一株的时候还拿不准,养到第二株的时候,就是彻底确定了。

    但“原始茶种”还是有些特殊的。

    应该说它们成长的地方,多半会有些特殊。水馨怀疑,是和混沌灵木的枝叶距离比较近的地方。到底是受到了混沌灵木那些许的一点儿影响的,微不足道的一点影响。这种影响促使它们长得很像混沌灵木。

    水馨想起来,在栽种第一株灵茶树的时候,在灵茶树刚刚冒出小树苗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有些“长歪”了,数络和书脉都有了些微的差别。一般人看不出来,但任其自由生长的话,却肯定会长得和“原始茶种”完全不一样。

    最终那株灵茶树长得还是很像原始茶种。

    但和别人想的不一样,不是因为她种在灵茶树林不远处,使用了灵茶树的土壤的缘故,而是因为她将自己的天眷研究得不错,用自己的天眷施加了一定的影响,影响了那株灵茶树的成长方向。

    然而,那灵茶树依然只是一株低阶灵植。唯一值得惊喜的是,它制造出来的灵茶道境是混沌灵木的模样——可混沌灵木和灵茶树的原始茶种长得那么像,在灵茶道境中简直是毫无差别。

    除了她这样“见过”混沌灵木的,其他人又哪里能明白,这灵茶道境到底代表着什么呢?

    这第二株灵茶树也是如此。

    这次,水馨没有怎么施加自己的天眷去影响。她直觉要种一棵灵茶树的种子,却没有直觉告诉她说要让这灵茶树长得像混沌灵木。

    可这灵茶树在距离“望海潮”灵茶林万里之遥的地方,却依然长成了混沌灵木的模样。比望海潮的灵茶树又要高大很多。

    它是因为那七彩云霞的倒灌,没有任何扭曲的长成现在这模样的。

    不需要林枫言提醒,水馨都知道这外形说明一些什么问题。

    可惜,当她再次和这株灵茶树交流,却发现这株灵茶树依然懵懂无知。它长得十分高大,是以需要更多的灵气,可它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也没有继续长高的欲望。

    而以低阶灵植的灵智来说,水馨当然也没可能灌输教导它什么。

    水馨能一直坚持分心注意灵茶树的情形,仅仅是因为林枫言让她这么做。何况以林冬连的身份,她也不可能大开杀戒。而对那些一剑就能灭一片,一人就能保一区的怪兽,她也没什么兴趣。

    但是这一切,她之前已经有所结论的一切,在那些千奇百怪的怪兽踏入金鳞木林的时候,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明明灵茶树的根系,远远没有扩张到金鳞木边缘。

    但就那一刻,水馨却分明察觉到,灵茶树的体内,本来有些迟钝缓慢的灵智,传出了愤怒的情绪!

    地面上的部分,一动不动。

    地下的根系,早已经和金鳞木的树根交缠的根系,却将这份愤怒清晰无比的传递了出去。

    水馨甚至只是站在原地,就能“听到”周围的金鳞木,同样传出的愤怒之情!

    尽管灵茶树只是低阶灵植,金鳞木更是连灵植的算不上。

    这种愤怒之情,根本不可能通过攻击,甚至是通过枝叶与根系的摆动来表达。但依然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当这种愤怒传遍整个金鳞木林,在水馨的脑海中汇聚成了一股不容忽视的声音时……万年合欢赋予水馨的视角,让她看见,那些迎击千奇百怪的低阶妖兽们身上,缠绕上了肉眼根本无法看见的七彩光芒。

    第一只妖兽的晋阶,出现在那之后。

    或者说,妖兽们之前去杀那些怪物,是受到金鳞木林原本的某些设定,留在这座山峰上的某种“后手”的驱使。除了战斗经验之外其实得不到什么好处,仅仅是为之前获取的晋阶灵气支付报酬。

    从身上出现了七彩光芒的时候开始,这些妖兽们再去杀那些怪兽,就有了可观的报酬——随着怪兽死亡而获取的“经验值”!

    这让水馨真正明白了金鳞木让路的缘由。

    ——哪怕只是长得像,仅仅是长得像,这也就是灵茶树最大的特殊之处!这样的外表,能让它们接收到某些本来并不足以接收的东西!

    也于是……

    林枫言的“多半”就真的只是多半。若君九韶只抱着现在的心态去杀怪兽的话,是肯定没有经验值可言的。

    amp;

    水馨已经得出了一个答案,却不可能当着廖玉炙的面告诉君九韶。

    现在可不在姚家大院。

    无所事事的廖玉炙,感官正处于非常敏锐而警惕的状态。剑心的密语,是有相当可能,会被拦截的。

    可君九韶甚至没能守株待兔成功。

    被妖兽们默契的逼向灵茶树怪兽群,在到达灵茶树的树冠范围之前,似乎就感应到了什么,不肯再向前。被围三阙一就会主动走向那个“阙一”的怪兽群,仿佛将灵茶树冠覆盖的范围,都当成了坚不可摧的长城,转身与逼迫它们前进的妖兽厮杀!

    “啊?”君九韶发出一声不可思议的低喊。

    这些怪兽不去伤害金鳞木也就罢了。

    至少它们不会避讳金鳞木。

    金鳞木那笔直的树干之间,总是有足够宽阔的距离,让它们通行。至少能用这个借口,解释一二——也许它们只是不在乎?

    可现在,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他们是真的不敢靠近灵茶树。但是,这是什么原理?

    “我想……”水馨一副犹犹豫豫的样子开口。

    君九韶和廖玉炙寻秋都转头看他。

    小白则已经跑去金鳞木林里帮着妖兽们杀怪去了。毕竟,有路就跑的怪兽和拼命的怪兽,在战斗力上还是有相当差距的。

    “这是某种……地域意志?”

    “什么?”君九韶一脸懵逼。尽管他明知道,水馨的懵懂应该是装出来的。这话就是确凿无疑的一些提示。

    “这株灵茶树除了长得高大一点,外表和原始茶种别无二致——但它并不是原始茶种。”

    君九韶抬头看了看,道,“过于高大,这也是一种变化。”

    水馨嘴角一瞥,“你可以主动去杀几只怪兽回来说下体会,再继续听我说话。”

    君九韶还没反应。

    廖玉炙已经抬手就是几道剑气射了出去,精准无比却依然轻而易举的灭了几只怪兽,得出结论,“剑元没有丝毫增长。嗯,连应有的煞气转化都没有。”

    廖玉炙自己固然没有产生什么战意。

    可那些怪兽本来就是带着强烈煞气的存在。哪怕那种煞气接近于恶煞。只要击杀了对方,应该也转化些许的煞气才对。即使再微弱,对一个细心感应的剑心而言,也足以发觉。

    但现在……廖玉炙杀这些怪兽,反而是只有消耗?

    君九韶的脸色垮了。

    从他们的头顶,传来了姚清源的声音,“我也试了,没有用,没增长。天上林中的都试过了。”

    “让这些妖兽晋阶的,不是杀这些怪兽的行为,而是这种行为得到的,我觉得应该称之为‘区域意志’的奖励。嗯,或者是……‘山川意志’?”

    “有这东西吗?”廖玉炙虽然试验很快,却并不信服。

    “听起来倒像是某种香火信仰凝聚出来的东西。”君九韶也嘀咕,“好像只在很古老的古籍里看过类似的东西。”

    “这么说或者也可以?”水馨当然不会把话说透,尽管她很清楚那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嗯,你们觉得那些知府们,是被什么控制,或者驱使的?”

    廖玉炙一愣,沉思起来。

    “这里是卧龙山脉。”姚清源惊诧的声音传来,“难道说那只黑龙,就是被当做‘山川意志’之类的东西培养起来的?”

    “沉下以后。”林枫言道,“放弃自身,残余归位。”

    “啊……”姚清源想了想,“任道台也说过,那只黑龙其实失控了之类的话。而且我们看到的黑龙,其实和任道台一开始形容的那种‘一言定邦’之类的评论完全不一样呢。”

    “放弃了自我,就成了某种无情的,按照某种规律来运转的,类似于天道之类的存在么?”廖玉炙结合自己的想法和林枫言的提示,如此说道。

    “这么说起来,也确实是被信仰或者别的什么七情之力供奉出来的?”君九韶摸着下巴,看着灵茶树道,“然后这株灵茶树,难道成为什么将之展现出来的渠道了吗?”

    君九韶倒是将话题给绕了回来。

    毕竟,怪兽群避开灵茶树是切切实实的。也是和灵茶树交流的水馨,提出了“山川意志”这个词。

    “它,然后是它们。”水馨指指灵茶树又指了指金鳞木林,“非常的,愤怒。但那些妖兽集结到那边去的时候,灵茶树还没有什么情绪传递出来。”

    若非事实摆在眼前,谁能相信呢?

    一株顶天二阶的灵茶树的愤怒,能让那些甚至敢冲击大儒通灵意境的怪兽群望而却步?至少,对它们来说,这灵茶树的存在,远比那些已经夹杂了许多二阶的妖兽群恐怖?

    “我试一下。”廖玉炙不管怎么想都觉得荒谬。

    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妖兽群的另一边,冲着混战的林中战场,肆无忌惮的放出了剑心的气息!

    然而,混战依然继续。

    廖玉炙这个理论上的唯一剑心离开,并没有让怪兽群转而进入灵茶树的树冠范围。明明没有任何存在阻止它们这么做。而那些怪兽群,甚至也没有因此,加大对廖玉炙反向的攻击。

    该怎样还是怎样。

    “为何灵茶树会有如此能力?”张知秋疑惑的声音传来。

    还不等水馨回答什么,又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为何你们会在金鳞木里,催生一株灵茶树?”

    “呃,就是走在金鳞木林里的时候,忽然特别强烈的想这么做。”水馨露出了几分迷茫的表情,“现在想想,好像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包里,明明有很多其他的灵植种子。”

    “原来如此。”姚清源的声音再次出现,“当我有了‘保护这片山脉不被外来的危机侵扰’这样的想法之后……我的文力并没有增长,但感觉上,这些怪兽好像更好杀了。”

    “有心为善。”林枫言则再次给出了答案。

    此时,张知秋已经收缩了那道缝隙。对于他们来说,哪怕是帮助金鳞木林中的那些妖兽,也是游刃有余,足以将保持十分细致的感知。

    “虽善不赏么?”姚清源站在半空中摇了摇头,苦笑出声。

    ——明明养大灵茶树的七彩云霞是那时候他留下来的!但确实,那时候他就没能吸收那些七彩云霞,现在“保护这片地域”的念头,和他书写“告圣儒书”时候的心态相比,也实在是太过刻意了。

    “中云卫来了。”姚清源又说了一句。

    他们这边还没有太确切的结论,一片红云已经飚来。中云卫激发了血翎马蹄铁上的阵法,千只血翎马熟练的载着它们的骑士,从空中飞奔而来!

    远远看着,这也是一片血色。

    可这片血色,给人的感觉却是鲜活而灿烂。

    正因为有了这片血色对比,才显得战场最中央的那血色光柱,异常的……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