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仙途遗祸 > 1396 未知因素
    水馨和林枫言的这一番作态,让君九韶和姚清源都有些无语才不信林枫言没认出来!林枫言也就算了,装不认识很简单,林水馨一剑心,到底是怎么能这么戏精的?

    还有,林枫言非要催生的这株是灵茶树吧?

    这灵茶树吸收了那么多看着十分玄妙绚烂的七彩霞光,感应中的灵气却依然不怎么丰厚。不像是成了高阶灵植的样子。再用灵石催生,又能催生到什么程度?

    催生到什么程度,才能对那些源源不断的怪物产生杀伤?

    站在远处看,可都是看得头皮发麻啊!

    大儒层级的“通灵意境”,哪怕没到念成天地的程度,也算得上是一个固化法术了,消耗低,持续时间长,威力强大。

    一开始,最近的这位张大儒,还只是展开了这个意境“防御”的一面。

    正如之前试探到的,这些怪兽对掺合了“斗境”的法术,几乎完全没有最开始显现的那种腐蚀、破坏力。

    但如同汹涌潮水一般涌来的这些东西,却依然一点点的磨损着张大儒的防御。

    不过是短短的时间,张大儒就已经不得不开启了通灵意境的部分攻击性

    一张张铭刻着符纹的床弩,出现在了城墙上。

    弩箭射出之后,还能带爆炸的。

    就这样,堆积在他城墙前的怪物依然不见减少。

    如果能看得更远,甚至能看见,林越大儒的滔滔江河之中,几乎已经被奇形怪状的怪兽塞满。而任道台显化的那棵大树上,一只只猴类的生物,也和无数奇形怪状的怪物打得难解难分。

    或者,问题也就在这里了。

    姚清源想着。

    毫无疑问,很快,中云卫就能赶来,并且守住这百里方圆。可只要不能找到这异变的根源,从根源上灭绝这些怪物的源头,天长日久之下,连大儒们都不是没可能累死。

    通灵意境消耗很少,不等于没消耗!

    要说该怎么找到根源……嗯,常规情况下,当然是等到大儒们抽出手来,凭借他们强大的实力和丰富的经验去寻找端倪。但是,且不说这是不是什么常规情况,天眷这种存在,岂不是……本来就是为了打破常规的么。

    水馨去催生灵茶树去了。

    这次,廖玉炙倒是没说要去掺和什么,毕竟,他对“林冬连”和“林枫言”的信任完全是两个级别。既然林枫言说有催生灵茶树的必要,廖玉炙就隐约觉得,“林冬连”或者误打误撞做对了什么事。

    嗯,金鳞木林的退让肯定也是他这会儿默默无言的原因之一。

    跟着君九韶驾役的文舟返回地面,廖玉炙准备继续护住这个刚刚开始修炼,气息还万分微弱的小姑娘。但很快,廖玉炙就觉得有哪里不对了。

    随着金鳞木林的不断后退,七彩霞光的灌注,在灵茶树成长的后期,各种各样的袭击已经变得很少了。就是妖虫,似乎都并不喜欢在灵茶树上安家。

    但是,灵茶树四周的窥视感还是相当强烈的。

    也会有一些零星的、远程的,试探性的天赋法术攻击。

    现在却完全不一样了。

    这座树林,至少在卧龙山脉主峰之上,已经变得异常安静。廖玉炙的感知没受影响,却觉得自己受到了影响因为他此时的感知中,卧龙山脉的主峰之上,真的是一只虫子都没剩下!所有的活物,就只剩下了他们这几个大活人。

    哦,还有一只看起来很兴奋的天罡狼现在它的表现更像是一只在家里憋了半个月的猎犬。

    这真的很没道理。

    灵茶树倚靠七彩霞光成长起来,之前摆放的那些上品灵石的灵气倒是逸散了许多。不但没有降低这片山区的灵气浓度,甚至还略有上升。在整个山脉的其他地方不是死域就是绝灵之地的情况下,那些妖兽离开灵气最浓郁的地方这是想做什么?

    而且……

    这些妖兽,已经绝大部分都聚集在了金鳞木林的边缘地区,换句话说,在张知秋那城墙之后!

    即使是从背后攻击已经站在城墙上的张知秋也是毫无意义的。

    这些妖兽妖虫也没有那么做的迹象。

    当廖玉炙感应到这些妖兽的行动之后,就更是难以理解了!

    再扭头看看重新开始催生灵茶树的“林冬连”……廖玉炙有些不解的摇了摇头。

    哪怕是用上剑心的细致感知,也可以肯定,两块上品灵石的灵气灌注了将近一半进去,但这灵茶树应该是一片叶子也没有多长,也没有任何一片叶子,颜色变深,叶片变大。其他的地方就更别说了。

    这时候,林枫言却是飞向了张知秋。

    在张知秋身后的百米处扬声喊道,“大儒可否让开一线?”

    张知秋从城墙上回头,看了林枫言一眼,目光落在了依然郁郁葱葱的金鳞木林上。说起来,他设下的边界,在金鳞木林之外,距离那血红色的光柱,也就确实是不到百里。

    “为何?”张知秋一手敲着城墙的墙垛,声音平淡的问。

    到了他的境界,他的通灵意境,已经不需要他时时指挥了。它已经基本完善而且达到了相当独立的程度,却又与意境来源的大儒完全契合。可谓是一个完全由修士主宰的新世界的雏形。

    更别说,这个通灵意境,还没有展现出最强大的姿态。

    即使是城墙下堆满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怪物,张知秋本人,其实不怎么需要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战场上。所以他能好整以暇的问林枫言,就好像完全不知道他身后的动静一样。

    林枫言却没有解释,“大儒让路可知。”

    张知秋想了想,另一只手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貌似很有些兴味的样子,“也行,反正这片金鳞木林,也是你折腾出来的。”

    远远的听到了这一句,水馨微微皱了皱鼻子,往张知秋的方向瞪了一眼,没被任何人发现。

    开玩笑,林枫言哪里来的催生金鳞木林的本事,哪怕金鳞木林是受到龙气影响而变异的也一样不行!

    就是那个通灵意境主体是棵大树的任仲也做不到好么?

    话说回来……为什么三个大儒,倒有两个的通灵意境,核心偏向于防御?攻击的责任真的都扔给兵魂了?

    水馨稍稍有些走神。

    因为,正如廖玉炙所感应到的,她的变异媚骨,对灵茶树的作用已经基本没有了。哪怕能让灵茶树吸收灵气,但灵气简直像是泥牛入海,毫无用处。甚至让水馨怀疑,她弄错了灵茶树的“经络”。

    就在这时,张知秋城墙上,出现了一道活灵活现的城门。

    这是一座古老的,吊桥式的城门,吊索在放下吊桥的时候,甚至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仿佛有千万年没有用过。

    正如林枫言所要求的,这座吊桥向金鳞木林的方向,张开了大约三十度。

    在城墙下方,这确实只能算是“一线”。

    或者不是不想彻底张开。

    而是吊桥桥板的顶端,在张开三十度以后,就已经陷入了一些金鳞木的树冠,看起来异常真实的,将那几株金鳞木压得向外倾斜。

    这吊桥内的怪物们似乎还愣了一下。

    片刻之后,才有一些体型合适的怪物,从吊桥张开的空隙中挤出,奔入了金鳞木林之中。

    林枫言却始终站在原地,完全没有进入金鳞木林去阻挡这些怪物的意思,尽管这些怪物一离开城墙的阻挡,就已经有了四散奔逃的架势。

    张知秋也就这么冷眼看着,似乎并不在乎这些怪兽的去向。

    然后……

    依然飞在空中,暂时没有威胁的姚清源几乎目瞪口呆的“看见”,聚集在金鳞木林边缘的妖兽们,不管是虎类还是兔类,原本互为天敌,互为食物链上下端的妖兽妖虫妖禽们,不管原本的性情是狂暴还是温驯,原本是猎手还是猎物,此时都像是被憋了几十天的猎犬一样,一只只如同离弦之箭,扑向了冲入金鳞木林的怪兽!

    更令人惊讶的是,明明在之前的试探之中,这些“怪兽”普遍有二阶水准,和金鳞木之内那些妖兽最高的等阶相当。

    在数量上,刚刚异变不久的妖兽更是没有半点优势。

    可是,哪怕有源源不断的怪兽进入金鳞木林,甚至从吊桥的顶端跳下去,飞出去……只要进入了金鳞木林,就被金鳞木林之内的妖兽妖虫们,死死压制,快速猎杀!

    唯有那些根本就不进入金鳞木林,试图从空中飞走的那些怪兽,才会被林枫言一剑解决,毫不拖泥带水的那种。

    “咦。这又是……”张知秋这会儿已经完全面向金鳞木林,揪着自己的胡子,露出了疑惑之色。但还不等他感慨完毕,另一件令他惊讶的事情就发生了。

    一只二阶的灰狼,在高效的扑杀了好几只怪兽之后,仰天长啸一声,竟然就这么直接晋升到了三阶。毛发完全变成了黑色。

    卧龙山脉主峰那无根之源一般的灵气,完全没有减少的迹象!

    而这只黑狼,在晋升完毕之后,似乎完全不需要稳固和修养,而是嚎叫一声,又再次扑入了源源不绝的怪兽群中。

    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晋升,让一位站在当世巅峰的大儒,捏断了自己的好几根胡子,咽下了一句感慨!

    卧龙山脉的主峰之中,因为无所事事而只能将注意力放在那些妖兽上的廖玉炙也是目瞪口呆。

    他这辈子,就没见过晋升得那么容易的妖兽!

    而且,这显然不是特例

    一只一阶的大角鹿类,在踏死,捅死了五六只怪兽之后,一阶的气势,在瞬息之间,冲上了二阶,体型没怎么变,但蹄子粗了一圈,龙角一般的鹿角,更是扩大了至少一倍!

    虽然也有妖兽在这场战争中死亡,数量还不少。

    但剩余的妖兽却越来越擅长战斗,连原本的素食妖兽也是一样。晋升的气息,就好像是听到了号角声向外冲锋一样,简直是一茬接一茬!

    “这是什么缘故?”廖玉炙再次蠢蠢欲动。

    他有句话没有说出来我也去杀几只妖兽,能晋升到剑心后期么?

    君九韶更是直接问了出来,扬声大喊,“林前辈,杀这些怪兽能增长修为么?”

    林枫言隔着两座山头往灵茶树的方向看了一眼,知道这位是有点受到姚清源的刺激。可惜……

    “多半不行。”

    君九韶有些失望,随即又有些迷茫,“廖指挥使,林前辈刚才说了一句‘多半’。”

    水馨斜睨他一眼恭喜你发现重点。林枫言那人,这种概率性的词汇也不是随便说的好么。

    “所以你可以试试看?”廖玉炙和蔼的道。

    君九韶也认真点头。

    认真戒备起来。

    说起来这也是一件奇妙的事,不管是那些倚靠身体战斗的奇形怪状兽,还是那些妖兽妖虫们,都会下意识的避免伤害金鳞木。

    怪兽们还好,都有天赋法术的妖兽之类,就难免被束缚了一些手脚。加上数量的差距,哪怕是它们已经尽力拦截,却依然不可能将源源不断的怪兽彻底消灭。

    于是,这些妖兽们做了一件令人惊叹的事情。

    就好像是有什么人在指挥一样。

    哪怕原本是天敌的那些妖兽们,也用自己的爪牙,法术,形成了看似散乱却紧密无间的配合它们封锁了怪兽往东西方向去的道路,驱赶着剩下的怪兽,往卧龙山脉的主峰,也就是灵茶树的位置奔来!

    若非如此,张知秋也不会将注意力放到金鳞木林上,将另一面的战斗完全交给意境本身了。

    若说那些怪兽的行为很奇妙,这些妖兽们的行动,无疑更值得深思!、

    而君九韶呢?

    他完全不需要离开现在的位置,就能尝试一下,杀掉怪兽,是不是能涨文力了。

    当局者迷,君九韶不知道,除了水馨,其他人都觉得这事儿不靠谱。

    要是杀怪兽能涨文力,哪怕只有一丝一毫,身为大儒的张知秋也早就该发现了好么!

    不过,不管怎样,就在天色减黑的时候,怪兽群靠近了灵茶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