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一万年后,我重振了废土秩序 > 第53章 陷阱还是怄气?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从早上打到中午,周家一方首先主动休战,没有乘胜追击,这点倒是让何清逸很惊讶。

    空地上开始打扫战场,周家把车队重新聚拢

    “你拿来把你,你看的明白吗?”李菱再次夺过张武的望远镜,虽然她有水晶球也能感受到,但望远镜能接收到的信息要更多。

    “你又懂个屁!”张武虽然嘴硬,但没有阻止,反而是自己背着双手道:“看来还要有变数。”

    “变数?哦?你倒是说说?”

    “双方的实力早就超出了安火城这种城市能容纳的力量,我听说周家家主也是从别的城市过来的,可能手里也有不少机械图纸。”张武说道:“今天和临天城的镖师打起来,绝对不可能是想报仇那么简单。”

    “不报仇,难道抱你吗?”李菱淡淡的回了一句。

    “如果不是为了报仇……为了打通去外面的通道?或者是……把他们的装备吞了?”

    “刚才你也看到了,金色的真气。何清逸就是因为这个才跑,不然……他可能交代在这了。”

    “壮士断腕啊……你说,他就在现场吗?”

    “我觉得不是,真气浓度不够,虽然都是金色的,可能只是留下的法宝。”李菱放下望远镜道:“如果他不在现场,你觉得在哪里?”

    “你问我不如去问鬼。”张武抬抬下巴:“喏,最后见他的肯定是周传,你去问他?”

    “我觉得现在是安全的,怎么说,要不要走近看看?”李菱说道:“我能感受到何清逸的愤怒,越愤怒,他越不会把心思花在我们这种杂鱼身上。”

    “你说的有道理,我不去。”张武说道:“我这一大口子人呢,送了怎么办?你自己去吧,老板没吩咐我干什么,我就呆在这。”

    “切,辣鸡。”

    说完这句话,李菱裹紧了身上的久披风,从楼顶上跳了下去。

    张武看着她的背影,悄悄吩咐了一下身后的手下,派去两个人跟着她,然后继续拿着望远镜观战。

    她有嚣张的资本,毕竟在城主不再的情况下,她可能是在场除何清逸以外最强的一个人。尽管主职业不是镖师,但如果能说服周传给她一个仙甲,也不是没有打架的机会。

    毕竟,现在张武李菱周传三个人,因为徐胜的关系,可以说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李菱并没有遮挡自己的面容,而是大大方方的走向周传的车。

    她在安火城的知名度并不比周传低,甚至滕罄这些人都来求过她的占卜,现在从人群中站出来,立刻有人认出了她。

    “占卜师……是那个镖师抓过的占卜师?”

    “哪个啊?”

    “西区的那个啊,万能的高级占卜师,一般只有永青和临天才有。”

    “那么厉害的人……怎么在这里?”

    “听说城主要抓她,但现在看来,可能没抓到。”

    “城主都抓不到……难道和周家?”

    “嘘,看她怎么做吧。”

    李菱感受到了这些议论,甚至……何清逸车队所在的方向,有一道很明显的真气探查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神色不变的走到周传的车前,旁边的警卫拦住了她。

    “周老板,以前我们见过。”李菱笑道:“在某次宴会上。”

    周传的车窗摇下,有些苍老的目光缓缓转向李菱。

    “占卜师?你这个时候来找我,难道是要告诉我什么预言吗?”

    “这个城市已经不需要我来预言了。”李菱掏出随身携带的水晶球,上面还留存着上次徐胜做的计算过程。

    再次打开,里面闪着金光。

    直到这个时候,金色的光芒似乎有了传承,看到这个真气的周传瞳孔微微一缩,沉默片刻,然后让人打开车门,请李菱进来。

    “为什么停战?”李菱进来劈头就问:“你们现在占据优势。”

    “停战也是一种战。”周传比李菱大了几十岁,带着一种中年人特有的缓慢:“我们有其它的目的。”

    “目的不是何清逸?”

    “既然背后都有各自的老板了,那么目的应该只有一个了吧?”周传微笑着。

    “是吗?”李菱有些犹豫,小声嘀咕:“真的能做到吗?”

    “一定能做到的。”周传说道:“这件事你不要管了,今天不会打起来。”

    也不知道两个人说的是不是一件事。

    李菱坐进周传的车就像一阵风,藏在巷子里的平民又把脑袋转向了何清逸的车队。

    墙头草,两边跑。

    刘成几次想冲出去,但每次都缩了回来。现在睁眼一看,自己成了最靠前的那一批。身后的人都挤成了一团,出也出不去,冲也不敢冲。

    他只能期待,下一次的战斗,他能成为捞一笔的那个人。

    与此同时,何清逸在车队里,脱下了仙甲的头盔。

    “老大,怎么办?”旁边的兄弟问道:“七个人死了五个,两个重伤。”

    “这是局,那个什么捣乱的高手根本就是李先赫他造出来的,那根本就是他的人!”何清逸猛地一锤车壁:“都是假的,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个金色真气的高手,联合地头蛇想要把我吃了!”

    “原来是这样,要不是我们中途遇到了那个人,重伤了他,怕是要被他吃了!”

    “退!丢下一点资源我们离开。”何清逸说道:“我们不能再损失人了。”

    远征军最怕的就是人员的消耗,资源什么是可以忍耐一阵,如果人没了,那可就真没了。

    “老大,周家又有动作了。”

    “你们先去准备。”何清逸夺过望远镜,往周家的方向看去。

    只见周家的车队排成一排,里面的人全部从里面走出来,手持武器。

    要打?

    既然要打,为什么休息了十几分钟才上,他们刚才明显没有损失多少人。

    而且,也不应该让他们自己人打头阵。

    奇怪……

    嘭!

    一颗真气子弹打到了何清逸身旁的窗口上。

    他奶奶的,打就打!

    玄黑仙甲再次出现在战场上,何清逸的队伍分出一半人继续掩护,剩下一半人做好了逃命的准备。

    周家的仙甲没有出手,而周家的普通手下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作为战场杀器的人形仙甲,普通的战士或者警卫完全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必须用仙甲战胜仙甲。

    周传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而令何清逸疑惑的是,这些人似乎也不打算跟他恋战,反而是想尽办法往车队那边冲。他们不仅拿着枪,也拿着合金铁盾。

    一晃,何清逸面前只剩下凶神恶煞的平民,刘成怪叫着朝他冲了过去,却又怀着二心,想要跟着周家人往车队那里冲。

    何清逸忽然觉得不安,调转方向,一脚把跑过自己身边的刘成踩穿了胸膛,踏着他们的尸体往回赶。

    但下一秒,情况更是诡异。

    冲在最前面的部分周家人忽然停下,他们快速掏出藏在怀里的一个装置,按动之后迅速混进人群离开。

    一个任务,两种指令,正当他们身边的同伴疑惑的之时,一道真气仿佛一个网络,笼罩在战场内。

    不是进攻的阵法,只有唤醒的作用。

    等何清逸反应过来,面前的广场,就在他的车队面前,数十个周家人仿佛魔怔了一样,定定站在那里。

    离开的周家兄弟还掏出手中的刀,组成一道人墙,生生把赶来的平民削掉一层。可怜的普通百姓,本来只是来抢口饭吃,却接连被周家当枪使,不仅死了一批在何清逸的枪下,还死在周家人的刀里。

    来的时候浩浩荡荡上千看热闹的人,这空地周围就躺着三百多。

    剩下的周家人迅速的往后退,何清逸感受到了一股真气的波动,仿佛在传递某种信息。

    他回过头,周传的车缓缓驶来,所有的人偃旗息鼓,看着他走下车。

    周传手里举着一个小白旗,笑眯眯的看着何清逸。

    犹豫片刻,何清逸举起了拳头,示意自己人停下。

    他的人没有丝毫折损,而他也可以轻松脱离战场,现在双方主将已经见面,看来,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场面颇有些诡异,不管是车内的李菱,还是远处旁观的张武,都没看懂发生了什么。

    只有周传一个人举着双手,晃荡着他的小白旗,慢悠悠的走近何清逸。

    “我们什么都没做,你可以保持你的通信,很快,这件事所有人都会知道。”

    何清逸皱了皱眉头,没有摘下自己的头盔,说不定现在还有狙击手瞄准着他。

    “你们玩什么把戏?我警告你,我在临天城任职,如果今天我出了事,这里所有人都逃不掉。”

    “要出事的不会是你,也不会是我。”周传指着何清逸身后如僵尸一样的周家人:“死的是他们。”

    “他们?怎么回事?”

    “镖师大人,你在临天城,有见过蛊巫吗?”

    “蛊巫?!你在说什么!”何清逸面部瞬间扭曲:“圣元国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蛊巫了,他们怎么可能在临天城?”

    “是不可能在临天城,但……不一定不在永青城。”周传坏笑着,指了指那些兄弟:“有一个蛊巫,不是我的人,应该也不是你的人,但现在我发现,很多被控制的人潜伏在我的兄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