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一万年后,我重振了废土秩序 > 第0031章 杀出重围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嘭。

    身后沉重的大门关上,但徐胜看都不看一眼。

    “先生!你不用管我!”就在这时,满口鲜血的李菱抬起了头,大吼一声。

    嗯?

    徐胜有些摸不着头脑。

    如果说他走进这个明显的陷阱有原因的话,那么一个是城主私藏的真气,第二个就是他身上的仙甲。

    这可是好东西。

    徐胜没有理会李菱,但下意识的向前一步,想把城主的仙甲看的更清楚。

    这和徐胜见过的所有兵器或防具都不一样。

    一万年前,圣仙州只有普通到极致的冷兵器。他从没有想过那些如宗教花纹一般的玄妙凹槽,能用在机械和铁皮之上。

    现在,只需要简单的真气输入,可以完成超远距离的攻击。储能水晶的运用,也可以让像吴梦这样的普通人使用武器。

    这个时代,明明是个好时代才是。

    想到这里,徐胜加快了脚步。

    麻袋飞舞,就像一个飞起来的大土豆。

    嘭!

    一声巨响,当徐胜听到声音的那一刻,麻袋已经破了一个洞。

    鲜血横流。

    太快了!

    徐胜从没见过那么快的武器!

    他抬起头,是刚才那座塔楼,有一个人举着一根细长的黑色枪管,上面冒着青烟。

    这次的子弹,是一团用真气包裹着的金属碎片。它砸进了徐胜的右胳膊,搅碎里面的所有血肉。

    还有半边麻袋。

    徐胜停下了脚步,他收回目光,看着自己消失的右臂,还有残缺的半截骨头。

    正常人有这种伤势,早就已经死了。

    但就在下一秒,李先赫感觉自己脊背发凉。

    那徐胜还站的好好的,像一个没知觉的机器,低头看着残缺的身体。

    他之前有过怀疑,在水站下被他真气搅碎的左臂是对方的一种障眼法。即使血样被证实是人的鲜血,他也觉得这是真气可以模拟出来的。

    但这一次……他亲眼看到了那充满生机的金光!

    金色的光芒笼罩在徐胜周身。

    修复的不是手臂,竟然是那个麻袋!

    金光还未消退,一股劲风扑面,李先赫发现对方已经来到了身前。

    下意识抬臂相迎,那麻袋之中忽然炸出一根洁白如玉的手臂。

    正是刚才被狙击子弹炸毁的右臂!

    那右臂看似平平无奇,但李先赫已经感受到了上面的力量。

    白玉之中,恍若金堂!

    真气充盈仙甲,李先赫感觉自己是光着屁股被一辆卡车撞中,整个人倒飞出去。

    阵型瞬间慌乱,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保护城主,所有人手忙脚乱的调整阵型。

    或许是有城主的命令,那挟持李菱的人操起军刀,直接割破了李菱的脖子。

    挣扎中的李菱感觉到一双大手抹过她的脖子,金光一闪,她便昏了过去,倒在徐胜脚下。

    鲜血,沾满了手,有点黏。

    徐胜有些恍惚。

    他其实从没见过鲜血,在圣仙州的时候,一路修炼到九段毫无阻碍,没有任何人敢挑战他,挑战他也不会见血。

    但这个世界,似乎全都是拿鲜血来说话。

    一言不发,就割喉。

    刚才他的速度太快,也不小心砍断了杀李菱那人的双手,他此时在地上打滚哀嚎,但只让徐胜听得烦躁。

    徐胜,徐胜,别忘了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完好无损的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就像在水站工作让自己清醒搬水的样子。

    然后他一脚踢飞掉落在地的军刀,没有理会脚下的两人,转过身,看向那条笔直的路。

    那条路通往三个东西,一个是李先赫,一个是李先赫身上的仙甲,最后是他别墅下的那扇门。

    他用门背后的东西吸引了徐胜,让徐胜落进了精心准备的陷阱。

    好哇,好哇。

    徐胜依旧披着麻袋朝李先赫走去。

    又是一声枪响,这次,连烟尘都没有出现。

    狙击手发现他打偏了。

    目标似乎还在原地,但子弹为什么没有打中那个麻袋?

    奇怪……

    当他再把眼睛搭在瞄准镜上的时候,发现视野里全剩金色。

    啊!

    惨叫声传来,狙击手的右眼被徐胜的真气烧毁,里面的血管都已经漆黑一片,连惨叫声都没有持续多久。

    徐胜收回手。

    子弹的速度确实快,但如果提前感受到真气凝聚的波动,躲开也不是什么难事。

    真气的世界,可以有很多你想不到的操作。

    下一秒,李先赫就消失在了徐胜的视野里。

    取而代之的,是一群仙甲群。

    领头的那人,是守护资源车的那位镖师。

    徐胜眼前一亮,对方身上的仙甲都是清一色的精品,能够完美的包裹全身并且还不影响活动。里面蕴含着远超越他们水平的真气,就像一口密封的锅,里面全是煮沸的开水。

    棒啊,棒啊。

    徐胜的双手挣脱麻袋的束缚,与最前面的镖师方庄直接碰上。

    肉体和机械,每一拳掉下的不是血肉,而是方庄仙甲的机械碎片。

    很快,徐胜就要无法压制体内旺盛的真气。

    杀死伦萨蛇吞噬的力量,还有很多没有释放出来。

    如果全部释放,至少有那么一瞬间,他可以让自己完全恢复当年九段的力量。

    突然,就在这时,徐胜脑海里收到了一条信息。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这是吴梦敲击的暗号,不管战场上有什么风波,她身体里的法宝有徐胜灵魂的一部分。

    心灵相通。

    现在已经过了凌晨,他担心吴梦,吴梦也会担心他。

    嘭!

    再次轰退眼前的仙甲,暗中偷袭的李先赫也被他击飞。这里每一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心中有了数。

    “不打了,下次再来。”

    撂下这一句话,徐胜转身扛起李菱,再次化成一道金光,从半空中离开了别墅区。

    这一晚,李菱准备的炸弹和大闹政府居住区的徐胜,让警报响彻了整晚。

    李先赫准备的陷阱没有奏效,狙击手和仙甲价值不菲,已经是安火城里能拿出的最大战力。他就是凭借这些东西才镇住那些无法无天的财阀,但现在他居然拦不住一个麻袋。

    “城主,你没事吧?”方庄把李先赫扶起,杜赢也带着椅子从远处跑过来。

    “我没事。”李先赫坐下,小心翼翼打开头盔,里面混着血和汗:“打电话给周传。”

    话音未落,他的私人电话就响了起来。

    拿起一看,正是周传。

    “怎么样?”

    “拦不住,他跑了。”李先赫说道:“可能也撑不住了。”

    “伤亡怎么样?”

    “死了一个狙击手,其它没事。”李先赫扶着椅子站起来道:“他最多五级,但可能藏法宝,并且有再生一类的秘法。”

    “知道了,后面交给我。”

    “你他娘的,人要是杀不死,你知道后果。”

    “知道个屁,你要是能动我,你早就动我了。”

    说完这一句,周传自己就挂了电话。

    “他妈的……”李先赫虽然并不意外,还是面目狰狞的在心里问候了一遍周传全家。

    冷静下来,看着满目狼藉的草坪,到处都是铁屑和鲜血,李先赫缓缓道:“人不用查了,守好我们的据点。”

    “老板,时间还需要动吗?”杜赢在身旁问道。

    “让你准备的事情,怎么样了?”

    “只要周传行动,我就能知道结果。”

    “行,那什么都不用管。”李先赫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对另一旁的方庄吩咐道:“写几个申请,离下个月的资源车还有半个月,调一点重武器进来。”

    “是。”

    “我他妈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九仙会,敢跟我们叫板?”

    说完这句话,李先赫宣布收工。但身后的方庄看着他的背影,欲言又止。

    这位四级镖师是最后一个和徐胜硬碰硬的人,他能明显感觉到,徐胜最后的离开,可能并不是李先赫所说的力竭败走。

    但究竟城主有没有看出来,是否故意透传给周传的,他也不好下定论。

    于是便不再询问,转身回去准备重武器的申请。

    而另一边,徐胜确认身后没有任何人跟踪,就给吴梦传了消息,带着李菱出现在张武家附近,蹲在一个僻静的街角。

    他现在不能回去,甚至要做好随时接吴梦出来的准备。刚才在城主府闹了那么大的动静,对方稍加思考就能把李菱和张武联系上。

    但一直等到半夜两点,直到李菱醒来,安静的南区什么都没有发生。

    “先……先生!”李菱醒来后,下意识的默默光滑的脖颈,待反应过来眼前站着的麻袋就是那位九仙会的大人时,激动的跪了下来。

    呼……

    徐胜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回想起刚才的战斗,双臂还有些发麻。

    他终究是肉体之躯,普通的真气与真气之间的碰撞很少会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圣元国发明的这种仙甲,就像是让两个有真气的人贴身肉搏。

    如果不是徐胜魂体大成,刚才那一战,自己真的会大伤元气。

    本身就稀少的真气让困难的家庭雪上加霜。

    他叹了一口气,转身看向李菱。

    那麻袋背后的双眼,闪过一丝凌厉的精光。

    “不要再惹祸了。”金色的光芒在墙壁上书写:“你在他们眼里,只是一只用来勾我的鱼饵。”

    李菱浑身一震,立刻跪下:“是我错了,是我不好,但是……”

    “结果如此。”四个大字印在砖墙上。

    “是我的错……”李菱重重磕了几个头。

    她希望的一切在看到李先赫的那一刻完全破碎,甚至已经做好了惨死的准备。

    但现在……

    长久的沉默,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徐胜从麻袋里掏出一个水晶球,仔细一看,竟然是李菱之前放在路口的那颗。

    白色的水晶球瞬间弥漫着金色的真气,借由这个小宝物,徐胜看到了周围街道的真气反应。

    居然,真的没有人追过来。

    “三个地方,你已经确认了两个?”徐胜问道。

    李菱再次一震,头深深埋到潮湿的地面:“是,两个地方,都藏着巨量的真气。”

    “这些真气从哪来?”

    “开拓城市以及发展中会开采出很多真气……而且,如果说……”李菱欲言又止。

    “继续说。”

    “以及……自然损耗的真气。”

    “你也怀疑……自然损耗的说法?”

    这个词汇是他从李菱和张武的谈话里听来的,现在,他只是想确认一下。

    “如果想要证明这一点,拆掉政府大楼内的储能水晶,我能证明真相。”

    “为什么,那么多城市,没有人能证明你说的真相?”徐胜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因为城市太大,防守严密,没有人敢闯进政府核查真相。”

    “没有人……吗?”

    “不……不不不……因为没有您这样的人。”

    “为什么选了安火城?”

    “它是交界处。”李菱有问必答:“查阅这几百年的资料,会发现从三级城镇到四级城镇的过程中,政府记载的真气储备量迅速下降,甚至……很多地方查不到四级城镇的资料。安火城是一个老城,是现在三级城镇中最老的城,但不是……所有三级城市中最老的城。”

    “所以你也怀疑这里?”

    “怀疑。”李菱抬起头:“过去数千年,四级城镇在消失,现在,三级城镇没五年消失一个。还有两个月……是新城主来安火城第五年。距离上个三级城镇的消失……也正好五年。”

    “是吗?”徐胜低头沉吟道:“李菱。”

    “哎!”听到他叫她名字,李菱立刻抬起头。

    徐胜甚至觉得,现在自己要她做什么,她就能做什么。

    只可惜,俗世的欲望,没有市中心那块大水晶勾他心魄。

    一时爽和一世爽,做人还是要拎得清的。

    “把城主私藏大量真气的信息,散播出去。”

    “您是指……”

    “散播给民众,把真相告诉他们。”

    “但是……”

    “去做吧,这是给你的任务。”

    “是。”

    李菱低下头,再抬头的时候,巷子的尽头就只剩下一个水晶球。

    徐胜脱下麻袋,摸回了房间,吴梦正抱着枕头赌气等他,见他以来,就质问道:“你去哪儿了?”

    “呃……”徐胜一时语塞,愣在原地,片刻才说道:

    “路上看到一个又大又白的水晶球,我……”

    “你骗人!”吴梦嘟起小嘴,把枕头朝徐胜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