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一万年后,我重振了废土秩序 > 第0029章 情窦初开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今天是吴梦回归学校的第一天,这一天实属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她重读了一年级,但课程让她乏味,小自己三岁的同学也没有乐趣。

    之前她上学的时候,成绩可算是名列前茅。

    除了职业课。

    她的职业课基本是零分。

    “吴……吴梦……学姐……一起吃饭吗?”同桌奔了上来,吴梦回头看了一眼,应该也是某个工人家的孩子。

    即使大家都穷,工人家的孩子也很好区分,他们身上有种特殊的味道。

    “不了。”

    “你去哪儿?”

    “别管我。”

    撂下这句话,她抱着金属午餐盒,消失在走廊处。

    吴梦是有探查真气的能力的,只需要看一眼,她大概能知道别人体内的真气浓度。毕竟教学里没有教任何人如何隐藏真气,在废土时代,你拥有的东西决定了你能获得的资源。

    她走上天台,上面空无一人。下一秒,她转过身,悄悄把饭盒藏在身后,抬头往上看。

    周宗半躺在楼顶上,闭着眼睛,似乎在做着太阳浴。

    他身上的真气浓度真的很强,除了徐胜塞给自己的那个法宝,她从来没见过这样强大的真气。

    周宗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没有感应到吴梦的存在。于是后者端着饭盒,走到一旁盘腿坐下,太阳晒的她脑袋疼,但她还是津津有味的吃着饭,看着修炼着的周宗。

    自从去张武家之后,伙食比以前好了不少,她慢慢被食物吸引了注意力,正当她埋头扒最后一碗饭的时候,一片阴影投到了自己面前。

    唔?

    她嘴里塞满食物,黄瓜丝漏了出来。

    黝黑的脸上,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十分闪亮。

    “一粒米都不剩。”周宗啧啧嘴:“知不知道什么叫分享?”

    “你吃不惯我这个的。”吴梦咽完最后一口,整齐地把饭盒放好:“你……没吃饭吗?”

    “我都忘了,最近他们老是跟踪我。”周宗摸摸肚子,叹了口气:“我想找个轻松点的地方吃饭。”

    “那你去找啊。”吴梦端端正正坐着:“我吃好了。”

    “你来找我?”周宗四下看去,没见到跟踪他的家丁:“干什么?”

    “我……”吴梦欲言又止。

    “算了,我还是想先吃饭。”周宗自顾自道:“我要想办法下去买……该死,早知道学一点能隐身的符咒了……但那是三级符咒啊,这里没有……”

    “喂。”

    “干嘛?”

    “你要是真苦恼的话,我下去帮你买不就行了?”吴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很快速的把饭盒放下,站起来。

    “对啊,有道理啊。”周宗认真想了想,把口袋里的银币都掏出来:“我就有那么多,不行你帮我垫着。”

    总共八枚银币,一枚金币。

    大概够吴梦和徐胜两人吃三个月。

    “你要吃什么啊?”吴梦不敢接。

    “学校里的我吃不惯。”周宗说道:“学校外面有个叫乘风楼的,里面的厨子我特别喜欢,这样,你把他们家那个烧鹅买一只,我请你吃,啊。三个银币,多出来的算你的。”

    “我买没关系。”吴梦犹豫道:“但是你不就被发现了吗?”

    “对,该死。”周宗一拍脑袋:“那怎么办?”

    “去……我认识一个苍蝇馆子,就……那边的老板我也很喜欢,每次都给我多一勺肉。”

    “行,拜托了。”周宗说道:“幸好你来了,太感谢了。哦对了,你刚才说来找我干啥来着?”

    “等会回来吧。”吴梦说道:“你看好我的饭盒,别给它丢了。”

    “知道啦!”周宗和他的长相一样不成熟,明明和她同龄,却感觉是个小孩子。

    可能是家里保护的太好了吧。

    吴梦小跑下楼,去自己偶尔才去的简陋小饭馆,左挑右选,同样买了一个烧鹅,老板还笑她是不是被欺负了,要请客吃饭。

    “两个铜币。便宜不了了小梦,这是我能买的最好的鹅了,今天就这一只。”

    “行吧,你再多给我点小菜呗,还有饭。”

    “哟。你这是给男生买的啊。”

    “哎,你话怎么那么多呢?”吴梦扯过烧鹅,捂在身上小跑回去。

    这是她第一次帮人买饭。

    她回到天台时,周宗蹲在角落躲风,他怀里也抱着吴梦那油腻腻的破铁盒,两个人把怀里的东西都亮出来的时候,相视一笑。

    “这也不错,我还以为会更糟。”周宗狼吞虎咽,就像刚才见到吴梦一样,嘴里塞满了烧鹅。

    “东西煮熟了都一样,那老板人很好的,不会给我假的。”

    “是吗?多少钱啊。”

    “两个铜币,喏。”吴梦把周宗给他的钱都还回去:“当我请你的。”

    “你请……唔……才两个铜币,怎么那么便宜。”周宗把钱推回去:“你留着吧,这只是我今天的零花钱。”

    “你拿回去,我不要你的。”吴梦把银币放在周宗面前,拿回自己的饭盒:“你还没帮我忙呢。”

    “哦对了,我都忘了。”周宗掏出湿巾擦擦嘴,很快把吃饭现场整理好,很认真的问道:“有什么可以帮你?”

    “那个……”看他那么认真,吴梦也有点不好意思:“就是上次……和你……那个以后……我想再试一试……”

    “啥事啊?”周宗好像已经忘了:“跳天台?”

    “就是那个……那个那个……”吴梦摆出手枪的手势,压低声音,脸色涨红:“再给我射一次……”

    “哦哦哦,懂了懂了。”周宗运转真气,手指尖一束白光射出,溅到对面的墙壁上,只留下一条印子。

    吴梦点点头。

    “来吧。”周宗把外套一脱,烈日之下,他身上的真气浓郁的要炸出来一样。

    “嗯。”吴梦点点头,往后退了几步。

    这一次,她是有准备的。

    自从上次对了一记后,她就老念叨这件事。

    没有人能帮她,只有这件事可以。

    吴梦知道自己能用真气,如果有真气给她用,她可以用的很好。

    但自己不能修炼的苦,谁又能知道呢?

    嗖。

    一道白光射到吴梦面前,她双眼一眨,胸前宝物迅速在面前凝结成拇指大小的护盾,轻而易举的挡下了他的攻击。

    真气是个很有趣的东西,很多事情,课本上不会教,可能老师也不知道。

    比如真气凝聚的速度时快时慢,取决于你给它们划定的位置和方向,如果方向对了,它比光还要快。

    又有时候,真气的强度并不完全取决于浓度,不同的架构能抵御不同的攻击,甚至,如果你能看穿对方的攻击,可以制定出最好的防御架构。

    真气对吴梦来说,是最玄妙的事物。

    正因为没有,她才特别珍惜。

    “休息一下吧,你叫……”周宗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攻击停了,双手叉腰,喘着粗气。

    吴梦抬头,两人都是满头大汗。但她又怕自己身上的味道不好闻,于是后退了几步。

    “我叫吴梦,我说过的。”

    “哦,哦对。”周宗对她伸出了手:“我叫周宗,再重新认识一下。不过说实话,你可真行啊,反应速度不输给老师。”

    “你要是再用力,我可就受不了。”吴梦摇摇头,苦笑道:“我只能控制一点真气,还不是自己的。”

    “所以你想当机械师,我明白了。”周宗像个小孩子嘟起嘴:“那我就不讨厌机械师吧。”

    “哼。”吴梦接过他递来的纸巾,擦了擦脸。

    下午的第一节课,吴梦就那么翘了。反正老师找不到周宗,肯定也找不到她。

    两个人坐在台阶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上次带你走的,是……”

    “是我爸爸。”

    “昂……”

    然后两人无话可说。

    周宗很少接触女孩子,他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修炼。

    吴梦很少接触男孩子,她家里没有钱。

    “我其实很好奇,你刚才那种究竟是怎么做的?”周宗打破沉默,柔声比划道:“就是……怎么能在那么快的时间凝聚真气?”

    “啊,那个……我也不知道。”吴梦小心翼翼擦着汗,坐得离周宗远了一点:“只是有感觉。”

    “有天赋啊,你有天赋啊。哎,你是不是跟我同龄来着?”

    “15岁,六月生。”

    “哎,我12月的哦。”

    “那……有什么了不起。”

    “那你怎么才刚来学院?我都快毕业了。”

    “我……”吴梦欲言又止,但周宗也不催她,在无所事事的时候他似乎都在默默修炼。

    寂静的楼道内,从吴梦的嘴里,讲出了她所看到的故事。

    “即使是过去的家里,想要来这里上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然,如果我也像你那么有天赋就还好,就一切都刚刚好。”吴梦缓缓道:“但是有一天,电站出事了,把我妈埋在里面。那个时候我在上学,正好测试真气,发现自己根本不能修炼……”

    “雪上加霜啊。”

    “……”

    “哎哎哎,你别哭,别哭,我不是故意的。”

    又在旁边哄了好一会儿,吴梦才断断续续的说道。

    “我爸后面赚不了那么多钱,最后工作的水站也停了,只能带我出城,找个僻静的地方等死。我也不想等死,但拥有真气是我们家最后的希望,如果我最终能修炼,至少还能给家里留个念想。”

    “那最后怎么又回来了?你还是……不能修炼。”

    “后来……”吴梦吞吞吐吐:“好像我爸爸捡了一个法宝,或者是认识了什么人,他就和我说可以回来了。”

    “什么法宝,我能看看嘛?”

    “不行,他种到我身体里面了,据说是在一条伦萨蛇身体里找到的。”

    “但是……有点奇怪。”周宗想了想,皱起眉头,神色严峻:“变化太大了一点。”

    “你知道吗?我爸爸后面拿出了我上学的钱,还有住宿的钱,还认识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朋友。”吴梦把脸埋在双腿之间,压低声音道:“他说是他背后有人,但我真的很担心。”

    “听起来不是什么坏事。”周宗说道:“但你是不是怕有人骗他?”

    “我不敢直接和他说……我甚至怀疑……他不是我爸爸。”

    “这个问题就严重了。”周宗站起来,皱眉道:“这种事情还真有可能发生,你知道他什么时候有变化的吗?”

    “就是刚回安火城之前,大概……不到一个月。”

    “发生了什么事?”

    吴梦想了想,双手轻轻一拍:“对了,是我们……偷了一个伦萨蛇蛋,然后回家。那一天很奇怪,家里当时有一个披着麻袋的怪人。也不能说是人……好像是一具骷髅,我爸用仙甲和它打了一场,打赢了,再然后……他就不知道从哪里把伦萨蛇的尸体拖回家……”

    “麻袋……骷髅?”周宗在一旁来回踱步,低头沉吟。

    “你……有什么线索吗?”

    “我可能要回去问问,实在不行,我爸应该懂。”

    “哎,你不要说出去好不好。“吴梦犹豫片刻道:“我还不想说出去,我只是担心。”

    “这样啊……”周宗说道:“我倒是听说有一些古老的职业,可能操控人的精神。好像叫什么……蛊巫?应该是这个名儿。我回头帮你查查吧,不过……”说到这里,周宗狡黠一笑:“我帮你忙,你每天中午也帮我买饭吃好不好?”

    “跑腿可以,你要给我买饭钱。”

    “跑腿费也给你都可以。”周宗生怕她反悔一样赶忙说道:“那就那么说定了,我明天帮你去图书馆看看。”

    “好!”吴梦一口答应,转身小跑跳下台阶,楼道里传来她的呻吟:“那明天见啦。”

    “明天见。”

    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到。

    有种像萌芽一样的东西,忽然从他心底里抽出来。

    思考片刻,他拿出通讯器。

    “少爷,你怎么这个时候找我,现在不是上课时间?你是不是又翘课了?少爷,你离三级只差临门一脚,可不能偷懒啊!”

    “别说这件事了。我问你,上次你说的那件事,还剩多少时间?能确定吗?”

    “昨天老爷刚有变卦,说是延长到两个月。”

    “行。”

    周宗立刻挂了电话。

    两个月,也不知道够不够。

    就算不够,从安火城带走几个人,他还是有这个面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