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一万年后,我重振了废土秩序 > 第0022章 好奇害死猫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另一边,安火城的中心,市政府。

    市政府拥有安火城内最恢弘的建筑群,这并不属于城主,而是圣元国划分城镇级别后给到政府的土地。

    每天早晨,来这片区上班的人可谓是川流不息。

    早高峰最壮观的场景向来出现在这里,仿佛蚁群走进白色的宫殿,日复一日的为所有公民服务。

    “城主好。”

    “城主好。”

    李显赫拿着一份报纸,带着眼镜,慢悠悠的走进市政府大楼,但还没上台阶,秘书杜赢就快步朝他跑来。

    “李先生,方先生在办公室等你。”

    “哦?”李先赫合起报纸,看了一眼楼上:“是好消息吗?”

    “看起来……不像……”

    李先赫笑着拍了拍杜赢的肩膀,依旧慢悠悠的走上去,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那镖师就坐在茶桌边,翘着二郎腿。

    “李先生。”守护资源车的镖师方庄手指尖掐着烟,看向李先赫的眼神被烟雾挡住,藏起了一丝沧桑。

    他们两个人曾经在一所学校上学,他算师弟,李先赫算师兄。

    “昨天的事……”方庄作势想要站起来。

    “坐,坐。”李先赫压了压手,端起办公桌的大茶杯,走到方方正正的茶桌前,开始烧水。

    水一开,他往杯子里丢一撮茶叶,直接拿水一泡。

    顿时,杂乱的茶香四溢,稍稍冲淡了香烟的味道。

    “有客人来的时候,泡茶要慢慢泡,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都像打仗。”李显赫慢悠悠的说道:“但朋友来,我就会告诉他们,我喜欢直接泡。喝茶是为了解渴,一个人喝茶还搞七搞八,不过是浪费时间。更重要的是,和对手聊的是生意,而和朋友聊的,是方向。”

    “方向?”方庄双手交叉,身体前倾。

    “方向就是喝水,解渴。你谈生意是为了活着,活着是为了喝水,解渴,就是那么简单。”

    “我……不太明白……”

    “不管昨晚发生了什么,不管那个占卜师知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不管那些走私、黑市还是叛乱,什么都不要管,只需要再等几个月,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真的不管,可以吗?”方庄吃不准,但李先赫把茶杯给他推了过去。

    “既管,也不管,但核心就是不管,因为你也看到了,我们的人手不够。”李先赫喝干杯里的水,额头上冒出了些许汗珠,然后痛快的长吐一口气:“懂了就干活去吧。”

    这杯子里的水刚烧开,应该还是滚烫的。

    但李先赫的嘴一靠近杯口,蒸汽就这样被压下去了。

    “是。”方庄站起身,躬身一拜。

    “哎……”李先赫想起了什么:“那条蛇还在那里吗?”

    “水晶碎片呢?”

    “看不见,还在蛇肚子下,要派人去吗?”

    “不用了,但是派人守在那里,不要让人进去。”

    “是。”

    方庄带着疑惑离开,而守在门外的秘书杜赢很快敲门进来。

    李先赫抬头看了一眼,示意杜赢把门关上。

    杜赢随后拿出一个手指大小的塔状仪器,里面塞了一颗储能水晶,真气输入,里面亮起幽蓝色的光。

    可以屏蔽办公室里的谈话。

    气氛和刚才相比,不太一样。

    杜赢把资料放在桌面上,然后低垂着双手,没有说话。

    李先赫默默的看完,又喝了一口茶,才低沉道:“如果我加快速度,会有什么风险?”

    “如果事情暴露,可能要多杀一些人。杀的人多了,会被上面罚。”杜赢很快做出了自己的专业判断。

    “加快到……三个月呢?”

    “不行。”杜赢竖起四根手指:“最少四个月。”

    “你这边能多快就多快,另外排查一下外地来的人,不管什么时候来的都要排查一遍。如果真的有一个四级的机械师藏在安火城,带过来。”

    “如果真的有四级……”

    “打不过就叫我和方庄。”

    “您不要紧吧?”

    “加加班嘛,反正快退休了,不能倒在最后一班岗。”聊到这里,李先赫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挥挥手请杜赢离开。

    办公室一个早上接待过两个客人,再然后,就没有人见门开过。

    市政府地下室,一台黑色的车悄悄的驶离,一双眼睛最后看了市政府大楼一眼,合上了窗户。

    悬浮在政府大楼内的那颗巨大储能水晶,此时悄悄下一了不可察觉的一寸。

    庞大的真气控制整个城市的运作,无数的人挤在里面工作,日复一日。

    杜赢已经开始排查外来者,根据进安火城的时间,张武会排的很靠前。

    而李先赫暗中前往的目的地,是安火城往南的新建水站。但他并没有前往建筑内部,而是在附近的一个荒漠断岩处停下。

    车里只有他一个人,这位安火城的城主穿着全黑的作战服,把车藏好,走到岩壁之间。

    嘭。

    看似坚硬的岩石被他一掌拍碎,露出黝黑的洞口。

    令人惊讶的是,洞穴内有一道粗粝的台阶。

    顺着台阶往下走,小心翼翼的钻过另一个洞口,李先赫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

    这里,最近接待过不少人。徐胜在这里杀了很多蜘蛛,而李菱潜入这里见到了那个金色的护罩,还有里面的异兽材料。

    这张照片,曾经留在过占卜屋内,被方庄留了下来,最后到了李先赫的手里。

    他来到照片中的地点,护罩已经消失,李先赫伸出手把岩石上上下下都摸了个遍,没有发现任何残留。

    这时,有只残存的雾蛛从背后靠近,对着李先赫的后背,举起了镰刀一样的毛腿。

    嗖。

    风声掠过耳边,李先赫微微一侧身,看着近在咫尺的雾蛛,右手放在了鼓鼓囊囊的肚子上。

    下一秒,一声轻响,蜘蛛倒下,双眼无光。

    但身体内部的组织结构,已经被真气冲溃。

    一股威压出现在洞穴内,所有的雾蛛只是远远看着,不敢再靠近。

    检查完这里的一切,带着些许疑惑,李显赫顺着河流一点点的往地底深处潜行。

    从地面上的那只雾蛛被杀时,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除了张武,他已经暗中排查过很多人,但没想到短短几周,西边山脉又出了事。

    不过幸好,那条蛇没有被杀,说明那人的实力在三级和四级之间。机械师也好,镖师也好只要实力还在这个区间,他不会太担心。

    但他还是想知道,有多少人在窥视这个秘密。

    在一处平平无奇的石壁旁,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的李先赫先是等待了一会儿,然后搬动岩石,露出了背后的机关。

    轰。

    机关运作的声响,岩壁背后的门缓缓打开。

    一股近乎实质性的真气反应从门口涌出,李先赫大手一挥,真气被拦在门外,然后他抬脚走了进去。

    “慢着。”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李先赫回头一看,另一个人从岩壁间爬下来,手里举着一把小手枪。

    两人全都穿着黑衣,看上去就像是两个黑影。

    不过出现的那个黑衣人,身姿妙曼,李先赫看了一眼,连内衣的尺寸都看得出来。

    “你是谁?”李菱举着枪再次发问:“你是那个镖师,还是市政府的走狗?”

    她一出口,李先赫就笑着眯起了眼。

    “占卜师,原来你在这里。”

    被一语道破身份,李菱并不意外,拿着枪一点点的逼近。

    但想让对方举起手来,李先赫则动都不动。

    “我知道你想看什么,但是这扇门背后的东西,你不够资格。”李先赫举起右手,似乎完全不在意对方的枪械。

    “我够不够无所谓,你是谁也无所谓。”李菱的语气里竟然充满笑意:“但我现在知道了,那个神秘人不属于政府,按他的行动看,目标也是这扇门。他比我厉害,我看你也不用藏了。”

    “我记得你……是乾峰学校毕业的吧?”

    突然提起这个问题,李菱愣了一下。

    李显赫继续道:“乾峰的校训是什么?”

    “求真,进取,无畏,奉献。”李菱回答的很快。

    “你在学校的时候成绩就很优秀,二十五岁过了三级占卜师的考试,两年在临天城任职,然后消失,一年后出现在安火城。”李先赫顿了顿,放下自己的手,侧过身让开身后的门,继续道:“我也是乾峰的,校训你记得很清楚,我也记得很清楚,所以,你有疑惑,我可以带你看,这个世界的真相。先有求真,再说进取。如果求的连真实都不是,你的进步没有任何意义。”

    他很清楚李菱,所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后者几乎猜到了她的身份。

    能让他亲自来查看的保险柜,一定接近事情的真相。

    李菱在学校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些秘密,正是这些秘密让他追查到了李先赫,追查到这个七年前调来安火城的新城主。

    这个秘密,和整个圣元国都有关系。

    犹豫片刻,李菱一摆枪头:“举起双手,你先进去。”

    “我先进去,这扇门落下,我就安全了。”李先赫对这里了如指掌。

    “少废话,进去。”

    李先赫慢慢走进面前的暗门,越过他的肩膀,李菱依稀能看见里面反光的水晶截面。

    突然,李先赫脸色一变,猛地转过身。

    但这个举动刺激了李菱,她没有做好准备,手指一抖,子弹便射了出去。

    就在这瞬间,一股大力从李先赫身上迸发出来,他先是一手在身前横摆,磅礴的真气与子弹撞上,直接把旁边的暗门打了个窟窿。

    但,李先赫完全不在意这颗子弹。

    “谁!?”他朝向地下水的上游,在那里,一个……呃……

    一个套着巨大麻袋的鬼影在黑暗中浮现。

    暴露他位置的,是一盏悬浮的金灯。那金灯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款式,看起来古朴而久远。

    但是这个麻袋还是太抢戏了,看上去就像是上面水站施工剩下的破布把一个人罩起来,再在眼睛的位置扣出两个窟窿。

    好吧,不是像,就他妈是。

    徐胜也是无语了,自己本来就一晚上没睡,附身的身体不睡觉感觉就像一个僵尸。

    但关键是,李先赫的车开到附近,他就感觉到了。

    这是一个比那个镖师还要强大的人,徐胜就这样一点点看着他走下洞穴,再然后,另一个人出现了。

    那个占卜师,看来隐匿行踪也有一套。

    在加上,那扇门背后透露出来的真气。

    自从那蛇回来以后,徐胜就一直怀疑一个问题。

    那条伦萨蛇之所以长那么大,是因为它盘踞在那遗迹留下的储能水晶上。

    那水站的雾蛛呢?难道这里也有一颗水晶遗迹?

    不,他没感受到。

    本来打算搬完今天的水就回去睡觉,但没想到,他感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真气。

    只不过,李菱举枪对着的人,究竟是谁?

    正想着,李先赫抬起手,刚刚挡住一颗子弹的他脸色不变,真气聚集在手掌中间,像子弹一样迸发出来。

    他的真气没有任何颜色,轨迹更是无法追查。

    这是他引以为傲的能力。

    嘭。

    徐胜周围的金光闪了一下,城主的试探性攻击没有掀起一丝浪花。

    “是你?”李菱开始往后退,三个人呈三角形互相对峙。

    “你认识他?”李先赫皱起眉头。

    “你忘了你看到的那张图片了吗?城主大人。”

    “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四级机械师?”李先赫道:“昨晚西边的柏山,是你?”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徐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为了让气氛缓和点,他举起了双手。

    一个套着麻袋的人举起双手,看上去就像鬼要往前扑一样。

    李先赫掏出了随身的枪。

    好家伙……李菱心里直打嘀咕,这人反杀我恐怕也轻轻松松。

    她退的更远了些,看这两人互相争斗。

    但她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城主十分紧张。

    “这位先生,什么来头?”李先赫再度开口。

    徐胜没有说话,沉默片刻,麻袋里的手,指向了李先赫背后的门。

    他想看看里面的东西。

    “你的目的果然也是这个。”李先赫的声音从牙齿缝里挤出来。

    嗯?

    也?

    徐胜往李菱那边看了一眼,心想:

    你难道也需要恢复消散万年的魂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