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一万年后,我重振了废土秩序 > 第0006章 赚钱定居(上)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可我们没钱啊?”吴梦在垃圾桶里睁着大眼睛看着他:“我们不就是因为没钱才出去的么?”

    徐胜差点被这一句话哽过去。

    在圣仙州的时候,他可没有钱的概念。毕竟是最有天赋的那个人,从被永青门垂青开始,他就开启了衣食无忧的生活。

    但现在,耗费自己魂力杀死的巨蛇换来的钱,只够他们在安火城住一周。

    男人留下的房子已经卖了,换了去野外修水井的工具。

    真他妈败家。

    这个世界真气没有,钱没有,没有背景没有宗门,难道要我当强盗?

    当强盗也没有那么多心里包袱,但问题是他不一定是这个世界的最强了,过去了那么多年,也不知道孕育出什么他无法打败的东西。

    比如张武手里的枪,真气枯竭的年代,一定有更强大的武器。

    还有很多事情要打探清楚,新的世界,看样子有新的规则。

    “先找地方住下,后面的事情,爸爸来想办法。”徐胜把疲惫的吴梦背在身上。

    她对这个城市的记忆并不友好,接近热闹的集市会把小脑袋藏起来。

    徐胜漫步在夜晚的集市,霓虹灯忽明忽暗,周围的人带着血腥味窃窃私语,疲倦笼罩着他。

    这个世界稀薄的真气,还有他附身的这个瘦弱男人,无法发挥他生前千分之一的实力。

    他在酒馆里听到的,自私、混乱、灾难、逃荒,在这个看似文明的世界却遍地都是。

    在这里,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招致杀祸。

    但是……那又怎样?

    他的天赋和经验还在,即使这个世界没有真气,他也自信能闯出一片天下。

    转念一想,自己生前也不过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睡了一万年,怎么反倒束手束脚?

    开玩笑。

    “傻笑什么?你订不订房?”破旧的旅馆里,五大三粗的前台叼着烟耷拉着脸。

    “哦。”徐胜很温和的笑笑,递出了吴坤的身份证。

    前台把身份证放在一个机器上一扫,滴的一声,又把身份证和房卡还给了他。

    徐胜没见过这个东西,像个乡巴佬一样盯着看了好久。

    能感受到真气的流动,那个瞬间,真气好像从机器上转移到了远方。

    “那个方向,是哪里?”徐胜怔怔地问道。

    “啊?”前台很不耐烦:“北边?市政府吧?”

    “哦。”

    有趣。

    正好是他的目标。

    真气虽然稀薄,但在这些地方,就像细小的溪流在顽强流动,就好像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操控他们。

    等有时间,研究一下,说不定能找到城主的弱点。

    想着这些,徐胜掂了掂背上的吴梦,住进了这个旅馆内。

    他的银币够撑一周,在这一周内,他必须要找到赚钱的办法。

    吴坤之前是安火城水站的工人,但后来水站出了什么问题,他也成了无业游民。吴梦又无法修炼,不能好好上学,于是两人才出来。

    “这什么鬼地方,连水都没有。”徐胜看着惜水如金的水龙头,叹了一口气。

    城市内停水不是一天两天了,就在怨声载道的平常日子,有一群人摸进了这家旅馆。

    他们打昏了前台,找到了徐胜的记录。

    为首的一人,几个小时前刚见过,在垃圾场围堵徐胜的混混。

    他叫庄长青,安火城的混混。论认识狐朋狗友的数量,安火城无人能出其右。

    “兄弟们,今天这个人手里有好东西,不是好东西,我根本不会叫哥几个过来。”蹲在走廊,庄长青低声说道。

    “得了吧,有好东西你会想着我们?你是不是自己吃不掉?”

    “话不能这么说,我这叫探风。”庄长青带着口罩,遮住昨晚被徐胜掐出来的满嘴乌青。

    “也罢,能让我们出手的,至少是二级以上的宝物。”几个混混拿着钢管,仔细听房门的动静:“是这间吗?”

    庄长青把耳朵贴在门上,里面传来了徐胜和吴梦的对话。

    “爸爸,我睡不着,这枕头好臭。”

    “先撑过今天,这样,爸爸给你唱安眠曲好不好。”

    “emmm……”

    庄长青听着精神一振,振臂一呼:“是他,兄弟们上!”

    几人腾的一声跳起,手里的钢管和军刀往面前的破旧木门招呼。

    闯进这个房间,抢走他的宝物,就算死了两个人,也没人治他们的罪。

    这就是安火城。

    “玛卡把卡玛卡哇咔哔咔蹦……”徐胜刚刚开口,门外庄长青等人突然感受到自己被一股力量笼罩,歌词闯进他们的脑海,硬生生掐住了他们的脑部神经。

    不多时,门外横七竖八地睡着几个混混,一大早就被气的不轻的旅馆老板拖出去打了一顿。

    ……

    太阳一照,徐胜就醒了。

    睡了一万年,再次回到床上,他睡的不安分。梦里总是有李掌门和何掌门的身影,还有自己的表弟吴承道。

    披上衣服,给房间布置好结界,徐胜戴着口罩从窗外跳下,很快消失在街道中。

    往北边看,能依稀见一个高耸的灰白色穹顶,洁白的大理石圆柱如门帘一样垂下。

    政府大楼,在吴坤的记忆里也有,只不过凭他的地位,连接近都没有资格。

    属于他的地方,只有城市最南边的一个水站。

    男人的记忆里,安火城曾经靠东西南北四个水站维持供水,不知道为什么,几个水站接连废弃,最后南边的水站也无法采到水,整个城市都有水资源枯竭的危机。

    在本来就艰难的废土城镇中,市内的暴力和混乱进一步升级。

    这也是徐胜刚来安火城的时候,看到酒馆内的那一幕。

    环顾四周,徐胜找到一个加油站,在便利店买了一包烟,装作休息的样子递给加油工,两人都把烟含在嘴里,也不点燃。

    “这水再不来,还给搬。”徐胜的语气和眼神,让人一听就觉得是本地人。

    真是演啥像啥。

    “搬吧,都再往下搬,大家住沙漠去。”加油工吸着没点燃的烟,眯着眼睛向着太阳。

    “你说这水站好好的,怎么就没了呢?”

    “你没听说?私底下都传开了。”

    “说什么?”

    “水源,被截断了。”加油工大手一挥指向城外:“有个异兽,占了个地盘,听说政府打算出兵去围。呵,我看他们是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