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一万年后,我重振了废土秩序 > 第0001章 万年世仇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圣仙州,破天坛。

    足以容纳数万人的广场,高垒九层,寓意修道九段。

    今日,所有门派齐聚。

    传说洪荒时期,人们都认为苍穹被一层壳包裹,无人能破。寻访千年,才在圣仙洲中央找一薄弱处,修起破天坛,破掉这层枷锁。

    “宗主不急,徐胜徐小儿今天如果不出关,我们师兄弟把他擒来,定他欺宗之罪。”宗主身旁一人说道。

    “不许胡说。”何宗主手中酒杯轻碰桌面:“徐胜八年破八段,实力与你我不可同日语,就算他是我指腹为婚的女婿……”

    思索片刻,他把目光转向最高台:“罢了,反正今天急的不是我,横竖不过是永青门自己的面子。真是成也徐胜,败也徐胜啊。

    永青门是圣仙州第一门,众人关注的那个方向,是永青门第一仙洞。

    数千年来,只有三人入洞。

    而徐胜,是最年轻的一个。

    “杜长老,人是你招进来的,你给评评,他今天能不能出关?”

    最上层的破天坛,一左一右分别坐着临天门和永青门的长老。

    没等杜长老说话,临天门有一人就道:“传说徐小仙今年二十有四,便通学永青门无上道法。但今天他如果不出关,永青门的面子怎么放?”

    永青门这边,一众长老无人接话。直到所有人都看向杜长老,后者才道:

    “今日徐胜若不出关,我带他向各位长老登门请罪!”

    说完这句话,他一饮而尽,拱手抱拳。但谁都看得出,酒杯放下的那一刻,他的手在颤抖。

    徐胜能否出关,谁也没有把握!

    斜阳西下,最终,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最上层的临天永青二门。

    让万仙等到这个时候,总要有个说法!

    “杜子敬,不要以为养了一个稍有天资的小辈,就敢和临天门叫板!”

    几位长老腾云离开,看到他们的身影,最底层的门派也有些松动。

    今日怕是徐胜渡劫失败,闭关不成,无法进阶九段成仙!

    万仙因此齐聚,却没想到被永青门放了个鸽子?!

    突然,就在黄昏时分,阴阳交割的瞬间,东边已经昏暗的天际却突然爆发出一团金光!

    紧接着,天边仿佛多出几轮圆日,与西边的夕阳交相辉映。

    高台上的临天门和永青门的掌门反应最快,长袖一挥,破天坛便被两股力量笼罩。

    “恭喜永青门了。”临天门的何掌门起身拱手。

    但永青门的李掌门只是摸着胡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那团金光很快到了跟前,天空亮如白昼。

    三个人影。

    当前一男子,年轻俊朗,身后黑色长发飘飘,举手投足间金光弥漫。

    在他身后,有一身材婀娜的年轻女子,眼角尚存泪痕。

    她是他指腹为婚的夫人吴望,也是这次渡劫等的最苦的人。

    在她旁边,另有一名临天门的年轻男子,骄傲的看着自己的表哥。

    他们两人守在仙洞出口,终于等到了徐胜出关。

    永青门,徐胜,九段!

    “诸位久等。”徐胜轻轻开口,所有人都听得见他说话。

    只见他再一挥手,万盏金灯悬浮在破天坛之中。

    以真气为基,凭空造物,逆转法则,已然站入九段内。

    “李掌门,何掌门。”徐胜躬身再拜:“徐胜来迟了。”

    “当真是九段。”李掌门缓缓开口:“四百年一轮回,有如此天资者仅有三人,前途无量。但还是要戒骄戒躁,切不可目中无人。”

    “弟子谨记。”

    二话不说,两位掌门让开身子,露出了中间的祭祀台。

    这里是整个圣仙洲最高的地方。

    上一代九段上仙留下了一道符咒,算是让徐胜更上一层台阶。

    徐胜回头看了自己夫人一眼,微笑着走进了符咒内。

    金光再起,仿佛烈日当空。

    “原来如此,其实只是真气不够。”徐胜站在金光内喃喃自语。

    下一秒,徐胜的金光收敛。

    与此同时,西边的斜阳居然同时黯淡无光!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白昼就变成了黑夜,星光不再。

    压制到极致的力量,让人们感觉这个世界的能量已经枯竭。

    然后,释放……

    轰!

    一道光束冲向天空,针一样的金光刺破苍穹。

    金光如湖面一样散开波澜,但就在“湖面”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黑洞,如深渊巨口,吞噬光明。

    一股远不同于这个世界的气息,从洞中涌出。

    圣仙洲数千年的封锁,终于被他解开了禁制!

    但,众人兴奋没多久,就觉察到了一丝不安。

    一只巨大的黑手,穿过如深渊般的黑洞,直奔徐胜头顶而来。

    两位掌门的真气一触即碎,看到这的瞬间,徐胜皱紧了眉头。

    没有人说过天外边是安全的,他应该准备妥当才是。

    金光乍现,顶着两位掌门的真气逆流而上,即使瞬间折损大半,但徐胜体内的真气似乎无穷无尽。

    黑手被拦下了。

    脚下的青石砖纷纷破碎,万盏金灯熄灭,两位掌门首当其冲,气血震荡,只能勉强守住内门弟子。

    段位稍微低一点的外门弟子,七窍被震出鲜血,昏倒在地。

    与规则无关,这是实打实的气势和力量!

    但……也不是不可战胜!

    下一秒,徐胜的身体被自己的力量穿透成了筛子,无数金光生灭,让他的肉体成了天地真气汇聚的中心。

    不知过了多久,万籁俱寂,头一个醒来的临天门何掌门,听到的是徐胜的声音。

    “何掌门……没事了。”

    何掌门点燃自己的真气,向四周看去。

    破天坛已成废墟,徐胜盘腿坐着,白色的长衫浸满鲜血,身体竟不知道多了几个孔洞。

    “还好吗?”何掌门虽也重伤,却先走上前去把徐胜扶起。

    “死不了,不过是再修炼些日子……咳。”

    堕境!

    这并不是不可挽回的伤势,有徐胜的天赋在,不用几年,又是一条好汉。

    “表哥!你怎么样?”表弟吴承道踉踉跄跄跑了上来。

    徐胜微笑着,并没有阻拦吴承道靠近自己。

    “我没事,那个……何掌门,今天的事,应该也算…成功……”

    他看到何掌门的眼光慢慢变得冷,自己的身体竟也开始变冷!

    低头一看,一把尖锐的匕首,刺破自己的心脏,正往外喷涌着鲜血!

    “表哥,辛苦你了。”吴承道在他耳边低语。

    徐胜下意识想反抗,但何掌门按住了他的肩膀。

    刚才对抗黑手,看来他并没有出力!

    现在徐胜身受重伤,何掌门八段中级,稳压他一头!

    而另一边,苏醒的李掌门也冷冷的看着这一幕,没有说什么。

    “为……什么……?”

    “你一个人的风光,掩盖了多少人的光芒?”吴承道回头看了一眼徐胜晕过去的夫人:“放心吧,你的后事我们都会帮你安排好的,还是风风光光……”

    道理很简单,有你这个人在,就不会再有临天和永青。

    想要让这个游戏玩下去,平衡是最重要的。

    话音未落,吴承道用尽他仅五段的真气,冲破徐胜经脉,断绝了他的生机。

    徐胜最后望向自己的夫人,没来得及和她道个别。

    何掌门面不改色,一道绿色的光芒射向天空,穿过徐胜闯出来的洞,给万仙指引方向。

    声音,响彻整片大陆。

    “徐上仙为圣仙州开辟万世,死后也必佑万仙百代千秋!”

    万……世?

    将死的徐胜听着这句话,留在脸上的,是一种狰狞的笑容。

    一万年后……

    咳!

    呼,呼!

    嗓子眼里都是灰尘的味道,这一瞬间,仿佛从噩梦中惊醒,过去的圣仙州和背叛仿佛只是一个梦,只有浑身的空虚如此真实。

    徐胜猛的睁开眼,发现周围一片黑暗。

    沉重的压力,自己的身体好像十分虚弱,被困在狭小的空间里,关得他一身烦躁。

    嘭!

    巨大的力量掀翻十余米的土层。

    熟悉的真气还在,只是比记忆中弱了许多。

    之前发生的一切就好像做了一场梦,回忆如潮水般迅速退却。

    而眼前的景色,吸引了他的目光。

    空旷荒芜的大漠,黄沙漫天扑面,一股死寂的气息弥漫开来。

    毫无生机。

    稍微用心分辨,徐胜看到了那些暴露在黄沙表层的人工遗迹。

    这里之前肯定有人烟,不然这里也不会埋藏着那么多尸体。

    都是冰冷的金属……徐胜缩回了手,这才打量起自己的身体,内外破损无数,已经残破不堪。

    原来如此……我只是魂体活了。

    再次苏醒,恍若隔世。

    “这里是哪儿?真气也不够……”徐胜喃喃自语,慢慢往前走。

    这种不人不鬼的模样不算活着,最好能有充沛的真气,或者……新鲜的尸体。

    人?

    走了不知多久,徐胜看到了远处的土瓦房,仿佛和大漠融为一体。

    “有人吗?”

    他慢慢靠近,不远处有一口水井,周围有明显的真气残留。

    徐胜犹豫片刻,在一旁盘腿等待。

    真气……太少了。

    他的魂体经过不知多少年的锤炼,变得十分强大,但这就像一个巨大的蓄水池,没有水,终究只是一副骨架。

    真气的感觉是相似的,这里至少和圣仙州是同一个规则,甚至,有可能就是自己破天后的世界!

    但这副景象,可能已经过去了很多年。

    忽然,徐胜睁开眼,面前的黄沙多了一样东西。

    披着麻布的巨大人型金属块

    下一秒,恐怖的推力扑面而来。徐胜的金色真气相向而行,冲击将他抛向十余米之外,溅起漫天黄沙。

    来人被黄沙遮了眼,却又看到金光近在眼前,下意识的格挡,只见一双化成骷髅的手深深插入自己的机体。

    徐胜猛的把手抽出,一个突进闯入机体怀中,后者的机械臂亮起恐怖的蓝光,徐胜也没多想,手掌按在了机器人的胸膛。

    轰!

    血?

    飞散出的零件中,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腥臭的味道让徐胜皱起了眉头。

    很快,机器人的外壳失去了真气的支撑,化作废铁落下。

    居然是人?

    徐胜愣住了,看着近在咫尺的瘦弱男人。

    “爸爸!你怎么了?!”

    徐胜看见一个约莫十几岁的小女孩捧着比她还要大的蛋,努力探头往这边看。

    “不要过来!”男人拼尽全力嘶吼。

    “抱歉,我不知道里面有人……”徐胜缓缓道。

    他看着踉踉跄跄的小女孩,不用两分钟,她就会知道有一个骷髅杀了她父亲。

    刚醒来就造杀孽,不是太吉利。既然自己魂体强大,又需要一个身体,不如……

    还没等小女孩跑到爸爸跟前,徐胜的身体就化成碎骨落下。

    “没事,梦儿。”“爸爸”直起了腰,手掌金光闪过,胸膛处的伤口被简单修复好,只是脸色还有点苍白。

    看来这个世界也支持自己原来的咒法,魂魄可以附身。

    “刚才……怎么回事?”小女孩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有怪物,我已经干掉了。”短暂的记忆协同后,徐胜和小女孩的父亲已经分不出区别。

    “真的嘛?”小女孩探头去看。

    腐烂的骨头散落一地,只剩那张刚刚维持好的人脸。

    “好了,梦儿,我们回去吧,不看这些东西。”徐胜和她一起回到了破旧的平房内。

    他看到了这个男人的记忆。

    他的女儿叫吴梦,一年前带着年幼的女儿,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定居。

    走进房间,有一面墙上堆满了书。

    永青?

    一本书上的两个大字吸引了他的注意。

    徐胜抽出这本书,里面记载着这个世界的主要势力。虽然已经不是当年的门派,但作为这个世界的领导之一,永青依然占据着多数的议员之位。

    看来,这个世界确实是自己认识的世界

    “夫人……还有可能在。”徐胜喃喃自语,他想起了另一件事情。

    那就是促使自己苏醒的魂术,他曾经教给过自己的妻子。

    即使人死了,但只要她愿意,魂体可以躲起来,慢慢修炼。

    但凡还有一点可能,自己都要去试试。

    至于报仇……emmm,还是这个新世界和自己老婆比较重要。

    或者遇到再看吧。

    而且,他还想知道破天的后果是什么。

    徐胜继续翻看着男人留下的书。

    这个世界没变。

    只是,太荒芜了。

    这个男人从最近的一个城市搬到这里,不是为了水,也不是为了逃什么。

    是为了找真气。

    徐胜走到了房子外面的水井边,把右手伸进去,许久,才感受到一股久违的可以用来修炼的真气。

    以前真气充足的时候,用提炼后的真气来洗手是常规操作。

    现在居然比水源还要稀缺。

    整个大陆没有循环往复的真气,难怪寸草不生。

    “爸爸,我饿了……我们可以吃那个蛋么?”身后的吴梦拉了拉徐胜的衣袖。

    “等一会。”徐胜被打断,想起来另一件事。

    他再次钻进房间,看着吴梦抱回来的蛋。

    如果说圣仙州的真气浓度是100,这里的真气浓度却只有1。

    但这个蛋,里面可能藏了2~3左右的精纯真气。

    稀少的真气,让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真气浓度的说法,人们想办法用真气和金属结合,让仅有少量的真气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按男人的实力,这个蛋他们本不应该偷。

    徐胜打量了一下灶台,米缸是空的,散落着几根鸡的羽毛,放鸡蛋的茅草墩只剩下鸡屎。

    “梦儿,你先睡一会儿。”徐胜柔声道:“我去给你找吃的。”

    “可我们不能吃那个蛋吗?”吴梦道。

    “那个蛋不能直接吃,听话,你睡一会,睡着就不饿了。”徐胜摸摸她的头,转身就走出了房间。

    附身并不是杀害,徐胜揉揉太阳穴,他能感受到男人的灵魂还活着。只是现在被他占着身体,相当于在沉睡当中。

    等时机合适的时候,徐胜就让女孩的父亲回来。他需要一个更好的身体,这个身体还没法满足他。

    嘶!

    果然,没走多远,一条十余米高的蟒蛇迎面疾驰过来,看到徐胜的瞬间,立刻直起身子。

    它通红的双眼穿透黄沙,死死盯着徐胜。

    哪里不对……徐胜看着那蛇的样貌,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种蛇,在圣仙州也有!

    他记得的,不过是丛林里的一些小蛇,眼睛周围有红色的鳞片,过去的他看都不会看一眼。

    为什么这里那么巨大?

    “这是你的蛋吧?”

    那蟒蛇看见蛋,瞬间安静下来。但很快,它的鳞片慢慢扬起,蛇身微躬,蓄势待发。

    “我无意冒犯,你拿回去吧。”徐胜把蛋放下,盯着蛇的眼睛,缓缓往后退。

    如果他不来还,这父女俩肯定因为这颗蛋而丧命。

    他来了,可以想很多新的办法。

    但就在徐胜松了一口气的瞬间,那双通红的眼睛再次逼近,一阵腥风扑面。

    徐胜皱了皱眉,左右手结了一道法印。金色的外墙凭空生成,蟒蛇嘭的一声撞了上去。

    在撞击的瞬间,整面墙的真气往撞击点移动,相当于同时组成了数百道护罩。

    看着毫发无损的徐胜,蟒蛇不肯放弃。再次躬身,换了一个角度。

    徐胜瘦弱的身影,近在咫尺。

    蟒蛇见过很多人类,无一例外都用厚重的铁皮包裹着身体,他们的肉体脆弱无比,不堪一击。

    所以它咬了下去。

    轰!

    嘭嘭嘭嘭……

    无数的爆炸声响起,蟒蛇还没反应过来,巨大的蛇头开始往下坠落,最后看到的,是不断咳嗽的徐胜从空中缓缓落下。

    看着断成数段的蟒蛇尸体,徐胜感觉头昏眼花。

    这次出手,相当于动用了魂体的一小部分。

    但就是这九牛一毛的真气,也足以秒杀面前这个异兽。

    不多时……

    “梦儿,吃饭了啊。”徐胜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黄沙中,拖着一堆支离破碎的蛇肉块。

    “哇,好耶!!!”吴梦蹦蹦跳跳跑过来:“爸爸好厉害啊!我没见过那么多吃的!”

    “爸爸变厉害了。”徐胜摸着吴梦的头:“梦儿,你会跟着爸爸的吧?”

    “会啊,爸爸去哪我去哪儿。”

    “那我们回去吧。”徐胜搜刮着脑海里的记忆:“回安火城。”

    大快朵颐的吴梦从蛇肉中抬起头,眼神慢慢就变了。

    这俩父女从安火城跑到这荒郊野岭,原本就是无路可走,不得不做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徐胜又微笑着补充了一句:

    “以后我们不需要躲躲藏藏的活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