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第523章 523:作着作着就死了!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宋时遇现在最不想听见的人就是陈思瑶。

    也是宋时遇对刘医生有几分容忍度。

    如若不然,刘医生绝对不会有今天这样的运气,能安然无恙的从书房里走出来。

    宋管家在宋家有有些年头了,他非常了解宋时遇。

    闻言,刘医生微微蹙眉,转头看向管家,“那你们就这样看着刘小姐不管吗?”

    “她是成年人了,跟宋家也没什么特别的关系,无论是宋家,还是三爷本人,都没有立场去管这件事。”说到这里,管家顿了顿,接着道:“如果这个世界上发生每一件事三爷都要伸手管一下的话,您觉得他能管得过来?”

    刘医生楞了下。

    宋管家接着道:“刘医生,我劝你也不要插手这件事。”

    “我是一个医生。”刘医生转头看向宋管家。

    言下之意便是他无法坐视不理。

    宋管家笑着道:“刘医生,您要怎么做是您的自由,我只是建议一下而已。”

    刘医生没说话。

    第一次这么真切的觉得,宋家人可不是一般的冷漠。

    简直冷漠到了极致。

    “陈小姐到底做错了什么?”刘医生忍不住问道。

    宋时遇总不至于无缘无故的对陈思瑶这样。

    宋管家看向刘医生,“这件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

    刘医生见从宋管家嘴里问不出什么,接着道:“那我先回去了,宋老板这边要是有什么情况的话,您及时通知我。”

    “好的。”宋管家点点头。

    刘医生并没有马上回去,而是来到陈思瑶的住处。

    陈思瑶还躺在床上,听见脚步声,眉头微动。

    助理立即迎上去,“刘医生回来了。”

    刘医生点点头。

    听见刘医生这三个字,本迷迷糊糊的陈思瑶立即清醒过来,睁开眼睛,朝门口的方向看过去。

    “陈小姐,我去过宋老板那里了。”

    “他、”陈思瑶从床上坐起来,“他是什么反应?”

    刘医生接着开口,“我跟宋老板说您现在的情况很不可观,但他却没什么反应。”

    说到这里,刘医生顿了顿,接着道:“陈小姐,我不知道您是什么原因才绝食的,可如果您是想通过绝食来威胁到宋老板的话,我劝您还是及时止损。您要是在这样下去的话,可能会得不偿失。”

    “及时止损?”陈思瑶嘴角勾了勾,“这句话是时遇让你跟我说的?”

    宋时遇肯让刘医生给她带来这么一句话,就足以说明一个问题。

    那便是,宋时遇还是在乎她的。

    宋时遇不想看着她出事。

    刘医生摇摇头,“这句话是我自己要跟您说的,因为您这样做实在是不值得,也威胁不到宋老板。”

    换一句话来说,宋时遇根本就不在乎陈思瑶。

    就算陈思瑶真的死了,宋时遇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的。

    “真不是他?”陈思瑶问道。

    “真的不是。”刘医生很认真的道。

    陈思瑶勾了勾唇角,很明显是不相信刘医生这番话。

    刘医生从医药箱内拿出葡萄糖盐水瓶,随后又拿出药剂注射进瓶内,接着道:“陈小姐,我想给您挂瓶水吧!”

    “不用!”陈思瑶满脸的拒绝。

    刘医生有些无奈的道:“陈小姐,您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我没有跟您开玩笑!”

    “那又怎样?”陈思瑶问道。

    她不怕死。

    她只怕宋时遇看不到她。

    “陈小姐!”刘医生看着陈思瑶,“我希望您理智点,您这样做,威胁不了任何人,只会伤害到自己而已!”

    亲者痛,仇者快!

    眼看刘医生就要强制给她打吊针,陈思瑶怒声开口,“小徐,送客!”

    小徐有些为难的走上前,“刘医生,请吧。”

    刘医生放下吊瓶,接着道:“陈小姐,您冷静点!”

    “我现在很冷静,也很清醒,”陈思瑶接着道:“我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正因为很清醒,所以陈思瑶才会如此坚持。

    她知道,一旦放弃,就什么都没有了。

    人生本就是一场赌博。

    而她正处于揭晓谜底的关键时刻。

    刘医生皱了皱眉,“陈小姐,人都有一个冲动时候,相信我过了这个冲动期,你就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了。”

    “送客。”陈思瑶再度开口。

    小徐没办法,只好强制性的请刘医生下楼。

    陈思瑶看着刘医生的背影,眼底再度出现了希冀的光。

    虽然刘医生否认了那番话是宋时遇说的,但她有种特别的直觉,那一定是宋时遇的意思。

    如若不然,刘医生绝对不会跑这么一趟!

    再坚持坚持吧。

    马上就能看到希望了。

    另一边。

    云京。

    陈老爷子一天跑了好几个地方,但是都没有找到可以帮助陈家的人。

    不但如此,陈氏集团的一个跨国合作案还出现了问题。

    目前正处于人心动荡的时刻!

    陈老爷子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经历这样的两个波折以后,整个人的精神气就更差了,此时已经到了卧床不起的状态。

    “联系上时遇了吗?”陈老爷子看向助理。

    助理摇摇头,“没有。”

    陈老爷子叹了口气。

    陈家遭受这么大的劫难,除了宋时遇之外,谁也没办法把陈家从泥泞里拉出来。

    管家在一旁接着开口,“老爷子您别着急,只是暂时还没有联系上宋三爷而已。”

    不着急?

    陈家在几天之内就变成了这样。

    先是陈有龙被关进了看守所,将要面临十年的牢狱之灾,再是陈氏集团面临瓦解,陈老爷子怎么能不着急呢?

    他只恨自己没有早点闭眼,他要是早点闭眼的话,就看不到这些糟心的事情了!

    “瑶瑶那边有消息吗?”陈老爷子问道。

    管家摇摇头,“暂时还没有。”

    陈老爷子再次叹气。

    管家接着道:“老爷子您别多想,其实有时候没有消息也是一种好消息。”

    这种时候,若是陈思瑶那边传来消息的话,无非就是两种消息。

    第一种,宋时遇妥协了。

    第二种,陈思瑶出事了!

    如果是第一种还好,倘若是第二种的话,那陈老爷子可就真的撑不下去了!

    陈家这一家子也是不容易!

    陈有龙这个顶梁柱被关进了看守所,陈思瑶这个未来之星为了情爱要死要活的,就只剩下一个年迈的陈老爷子。

    管家接着道:“老爷子,要不要跟大小姐说一声,别让她真的伤害到了自己。”

    管家是亲眼看着陈思瑶长大的,也不想陈思瑶受到伤害。

    “说什么?让她中断计划?”陈老爷子转头看向管家,“现在真是关键的时候,陈家的兴亡就靠她了!”

    陈思瑶必须要坚持到底!

    只有坚持到底才能看到希望。

    管家皱了皱眉,有些担心的道:“万一,万一三爷那边视而不见呢?”

    “不会的!”陈老爷子很坚定的道。

    他对宋时遇有恩,宋时遇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陈思瑶去死!

    肯定不能!

    管家接着道:“可凡事都有万一,您也不能这么绝对。”

    “你太不了解时遇了,”陈老爷子看着管家道:“时遇肯定会在关键时刻出现的!”

    等着吧!

    只要宋时遇已出现,那些墙倒众人推的家族就会后悔!

    思及此,陈老爷子的眼底浮现出希冀的光。

    见陈老爷子这样,管家没再说话。

    他虽然跟陈家的其他佣人不一样,但到底也不是陈家的亲人,有些话点到即止,说多了会惹人嫌。

    时间又过去一天。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天,但陈思瑶却过得艰难无比,这种挨饿的滋味儿几乎无人能懂。

    很可怕。

    尤其是夜深人静,闻到海边的烧烤香味时。

    陈思瑶咽了咽喉咙。

    坚持住。

    她一定要坚持住。

    恍惚间,她仿佛看到了宋时遇的笑脸。

    宋时遇笑着称呼她,“瑶瑶。”

    “时遇。”

    两人一同出现在海边,宋时遇举着相机给她拍照,然后拥抱她,亲吻她。

    两人的笑声竟然盖过了海浪声。

    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美好。

    她就知道,宋时遇一定会来,

    陈思瑶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第二日早上,小徐照例来到二楼,给陈思瑶送早餐。

    突然,一声尖叫声划破整个天际。

    “啊!”

    接着便是救护车的声音。

    陈思瑶被台上救护车,只是车辆还没有到医院,车上的心电图就已经停止了跳动。

    陈思瑶走了,双眼紧闭,眼角有一行浊泪划过。

    此时此刻,谁也不知道,陈思瑶究竟有没有后悔。

    或许后悔了。

    或许永远都不会后悔。

    小徐趴在陈思瑶的身上,大声的哭喊着,“大小姐!大小姐!”

    云京。

    管家在接到通知时,脸上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往后退了好几步,“什、什么?”

    电话那头的人又重复了一遍。

    管家皱着眉,“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虽然他预料到会有坏消息传来,但是他没料到,传过来的居然是最坏的消息。

    管家连电话都来不及挂了,连滚带爬的来到陈老爷子的卧室,“老爷子!老爷子不好了!”

    陈老爷子坐在床上,听见管家的呼喊声,有些不耐的回头,“出什么事了?”

    他现在已经够烦了,可管家还要一惊一乍的,这无论换成谁,恐怕也忍受不了。

    管家跪在地上,红着眼眶道:“大小姐,大小姐、大小姐没了!”

    没了?

    听到这句话,陈老爷子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立即坐直身体,“瑶瑶怎么了?”

    不会的。

    陈思瑶是不会出事的!

    管家接着道:“我刚刚接到南海那边打来的电话,说是大小姐在救护车送到医院的路上没撑过来......”

    管家一句话还没说完,陈老爷子就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老爷子!”管家立即从地上站起来。

    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在医生的力挽狂澜下,陈老爷子这才醒过来。

    “老爷子,您没事吧?”管家道。

    陈老爷子紧紧抓着管家的手,“你说,你说瑶瑶怎么了?”

    管家不知道怎么开口,嘴唇不住的颤抖着,眼泪滚滚而至。

    “瑶瑶!”陈老爷子仰天长啸。

    管家接着道:“老爷子,您节哀。”

    陈老爷子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更不相信陈思瑶已经死了。

    怎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宋时遇没有制止陈思瑶?

    假的。

    肯定是假的。

    陈思瑶是陈家的继承人,她怎么会出事呢!

    “瑶瑶没事,瑶瑶没事,”陈老爷子看着管家,接着道:“管家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对不对?”

    管家哭着摇摇头,“老爷子......”

    他也希望这是一场玩笑。

    可惜不是。

    这一切都是真的。

    “老爷子您可一定要撑住啊!先生还在等着您呢!”管家道。

    想到看守所里的陈有龙,陈老爷子直接呕出一口鲜血,“怪我!都怪我!怪我平日里太纵容他了!”这才让陈有龙做出这种事情来。

    后悔、悲戚、难过、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非常难受!

    “瑶瑶呢?”陈老爷子看向管家接着问道。

    管家擦了擦眼泪,接着道:“大小姐现在在南海医院的太平间。”

    太平间。

    听到这三个字,陈老爷子的情绪在一瞬间崩溃。

    陈思瑶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现在就阴阳两隔了!

    “瑶瑶!瑶瑶啊!”陈老爷子从床上站起来,“我要去见瑶瑶!”

    管家立即扶着陈老爷子,“老爷子您慢点!”

    “我要去见瑶瑶,”陈老爷子的声音里带哭腔,“你快去安排下,我要去接瑶瑶回家。”

    “好!好!”管家抹了把眼泪,“我这就去安排。”

    管家去安排专机,陈老爷子就这么的瘫坐在原地,眼底已经没有了什么光彩。

    很快,两人就踏上了去往南海的飞机。

    四个小时后,飞机落地。

    管家带着陈老爷子直奔医院。

    直至看到陈思瑶的尸体,陈老爷子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陈思瑶真的死了。

    “瑶瑶!”

    在看到冰柜里的陈思瑶时,陈老爷子身上的力气仿佛在一瞬间被抽走,脸色惨白。

    “瑶瑶......”

    陈思瑶躺在冰柜里,没有任何回应。

    阴冷的太平间里回荡着两位老人的哭泣声,边上的工作人员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同样的事情,神情早已经变得的麻木。

    “瑶瑶啊,你怎么舍得丢下了爷爷!”

    “瑶瑶,你醒过来看看爷爷好不好!”

    “大小姐!”管家在趴在地上痛哭不已。

    “......”

    哭了好久好久,陈老爷子才从太平间里走了出来,在医院的单子上签了字。

    正常情况下,尸体是无法运回去的,但陈家有自己的飞机。

    四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云京机场。

    陈家上下一片缟素。

    陈老爷子看着前来吊唁的亲友们,脸上半点光泽度都没有了。

    陈思瑶没了。

    陈有龙至今还在看守所,陈家的希望在哪里?

    管家端来一弯药,“老爷子。”

    陈老爷子看了眼管家,摆摆手。

    管家叹了口气,“老爷子,先生现在还在看守所,您要是倒下去的话,那咱们这个家就完了!”

    陈老爷子就这么看着远方,心底一片悲凉。

    “老爷子,您多多少少喝点药。”管家再次把药端到陈老爷子面前。

    陈老爷子接过药,喝了一口,剩下的药汁却怎么也吞不下去。

    好苦。

    这药怎么这么苦!

    见陈老爷子这样,管家的眼眶逐渐酸涩起来,这些天,他都不记得自己流过多少泪。

    他甚至不敢相信,陈思瑶就这么走了。

    “茂盛,”陈老爷子看向管家,“你说......我真的错了吗?”

    或许,从一开始,他就不应该答应陈思瑶的请求,更不应该怂恿陈思瑶动真格。

    他自认为不会看错宋时遇,没曾想,还是看走了眼。

    宋时遇就是一匹狼。

    一匹没有人性的狼!

    管家擦了擦眼泪,“老爷子,这只是个意外而已,您别多想。”

    陈家本就已经在风雨中飘摇,这个时候陈老爷子在出点什么事的话,那陈家就真的完了!

    “是我错了。”陈老爷子的嘴角扯起一丝不知其意的弧度,“我错了!瑶瑶,爷爷错了!你原谅爷爷好不好!瑶瑶......”

    说到最后,陈老爷子已经泪流满面。

    管家也跟着哭泣。

    在看守所的陈有龙也听到这个消息,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道:“不会的!不会的!肯定是你们搞错了!”

    陈思瑶的身体一直非常好,也没听说有什么烦心事,怎么会想不开闹自杀呢!

    “我要见我父亲!”陈有龙看向看守所工作人员。

    原本陈有龙还一点都不担心,他知道陈老爷子肯定有办法救他出去。

    可现在,陈有龙非常慌!

    陈思瑶出事了,陈老爷子年事已高,身体本就不好,这接二连三的的打击他能抗的过去?

    他得马上出去!

    “不!我要见宋三爷!”陈有龙改口道。

    目前这种情况,能救陈家的人就只有宋时遇了。

    “宋三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闻言,陈有龙愣住了。

    这才想起来,他被关在看守所这么多天,宋时遇连面都没露一下,甚至连宋时遇的助理都没看到。

    反常!

    这实在是太反常了!

    陈有龙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皱。

    南海。

    宋时遇坐在31层落地窗前,俯瞰着楼下的一切,接着开口,“云京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