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透明影后你又又又挂热搜了 > 第五十一章 被抓了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喻言的官博中晒出张明远的伤照,还表示绝对会报警维权。

    张明远右脸肿的像馒头一样,胳膊有一片青肿,是被乔楼提起来的时候造成的。

    看着挺玄乎的,但其实轻伤都算不上,乔楼当时担心柳暮夏,揍了一拳就丢出去了。

    可网友没兴趣了解这些,在道德中青典就属于下风,大家本来就带有偏见。

    这一下又爆出两个瓜,柳暮夏是一个抄袭公司的老板,而且青典还伤了人!

    【或许,可以请求总局封杀她吗?】

    【同求!简直是踩着大家的底线在蹦迪!之前还觉得可能她并不是有意带货!结果好嘛!她就是贼头头!】

    【这喻言的小哥哥也是惨,柳暮夏这张脸也救不了她了!太嚣张了!】

    乔楼回公司刚把监控发给荣屿文,就被警察堵了个正着,直接就带走了,程阳跟在后面,一边给柳暮夏打电话。

    荣屿文正坐在柳暮夏床边看监控,就见她手机嗡嗡嗡开始震动。

    他本来没打算接的,但看到显示的程经理,应该是她的公司?

    犹豫了下,点了接听出了房间“有事吗?”

    程阳听见电话里传来一个有磁性的男声,楞了一下“请问,这是柳暮夏的电话吧?”

    “对,她没醒。”

    那大概是家里人,跟乔楼肯定也是亲戚了,他看了眼前面的警车“是这样的,乔楼因为打人被警局带走了。”

    荣屿文拧了下眉“伤得很重?”

    “不重,但是现在各方面对我们都很不利,我先去处理一下,麻烦回头转告老板一声。”

    荣屿文拿着手机进了房间,就见柳暮夏已经醒了,眼神有些茫然的看了过来。

    “醒了?”他将桌上的水递过去。

    柳暮夏一口气喝了半杯,脑袋才清醒了点“我怎么了?”

    “这要问你自己。”荣屿文将手机递给她,“那个男人对你做了什么?”

    柳暮夏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回想起了当时的情况“没做什么,只是被吓到了。”

    荣屿文瞧了眼显示屏,就在刚才他把监控看完了,这个张明远确实举动过了头,但放大仔细看了几次,并没有动手。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柳暮夏,他可不认为柳暮夏脆弱到被一个男人逼近就能吓晕。

    当然,她晕了是真的,也不至于装,这浓重的违和感,到底是因为什么?

    “乔楼被抓了。”荣屿文扣下电脑。

    “啊?为什么?”

    “他把张明远打了,伤得不重。”他眼尾一挑扫过她,“这点事你那位经理如果都处理不好,就可以直接开了。”

    “所以,好好躺着。”

    柳暮夏要下床的脚顿住“我没事了,也没受伤。”

    “我让李嫂炖了鱼汤。”荣屿文话音刚落,忽然房门被猛地推开。

    肖晨带着质问的语气“听说你把明远打……?”话说半截忽然看见了荣屿文,生生又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柳暮夏冷笑一声,她怎么能忘了呢,张明远可是肖晨的生死之交啊,关系不过硬,怎么可能叫他去掺和人命关天的事。

    “表哥,你也在啊。”肖晨一件蓝色花纹的衬衫,白裤子,头发染着淡蓝色,耳朵还带着三个耳钉。

    而荣屿文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衫,微卷起袖口,笔挺的西服裤,黑发利落又帅气。

    这两人站在一起,简直是惨烈的对比,柳暮夏发觉,荣屿文真帅,真有品味,真顺眼。

    荣屿文很精确的从他半句话中抓到了重点“你认识那个张明远?”

    肖晨一摸鼻子“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荣屿文标志性的单手插兜,冷眼看着他,“只算是认识,你就为了他来质问你表嫂?”

    “那好歹也是我朋友,怎么能打人呢?”

    “就打了怎么了!”柳暮夏也没好脸色,“他们公司先是陷害污蔑青典抄袭,现在还想趁火打劫,抢走青典现在手里唯一的一张翻身牌!你问问他,还要脸吗?!”

    “小嫂子,别激动。”肖晨本来还想替他解释几句,余光扫到荣屿文阴沉的脸色,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既然是你朋友。”荣屿文睨了他一眼,“带他来一趟。”

    “啊?”肖晨顿时一怂,他那些朋友更不敢接触自己表哥,所以压根不来老宅找他。

    “不好吧表哥,要是他一来,岂不是就知道你们的关系了?不是说要保密?”

    柳暮夏拽了下荣屿文的衣角,冲他摇了摇头,荣屿文这才微扬下颌“出去。”

    肖晨如蒙大赦,下回要来的时候,一定要提前打听好他在不在,说来…他怎么感觉表哥对这个女人,好像很维护?

    李嫂把鱼汤端来,柳暮夏在荣屿文的监视下,只能一勺一勺的喝完“不知道成彦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知道你迫在眉睫了,刚才问过,三天内。”

    “三天啊。”柳暮夏揉着眉心,各种事情接踵而至,她确实有点疲于应付了。

    “既然你没事了,我还要去公司,用捎你一程吗?”

    “去!我去公司。”警局她现在是不方便现身了,不然被拍到只会流言蜚语满天飞,虽然现在已经是了。

    她去的不是青典,而是华悦,闹了这么一出,估计唐霏又该焦头烂额了,自己不能让她一个人应付。

    果然她去唐霏的办公室没找到人,同事说她被赵广叫走了。

    她走到经理办公室门口敲了两下就推门进去,没想到不止唐霏,柳莹也在。

    赵广看见她火气更大了“你还有脸来?知不知道你惹出多大的乱子?!现在大家都让你退出《落缘》剧组!不然就抵制这部剧!”

    “退出?”柳暮夏淡然道,“导演同意么?”

    柳莹脸色一黑,导演刚跟她聊过,说坚决不换女二,抛开她已经拍了那么多戏份,如果再换,他敢说没有任何人能再演出柳暮夏的水平。

    “你别有恃无恐!”赵广冷哼一声,抛出自己的目的。

    “虽然已经快杀青,再换你是不可能了,但你给公司和剧组带来的影响可是不能估量的!公司经过商议决定,三百万的报酬全部算作你对公司损失的补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