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透明影后你又又又挂热搜了 > 第五十章 受刺激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张明远愣了下“当然认识,这么说来,咱们的关心可就多一层了。”

    不止一层呢,柳暮夏连杯水都没给他“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张明远皱了皱眉,根本就不用感觉,明显柳莹这个妹妹就对自己很不屑,连表面功夫都不会做的那种。

    在心里已经轻视了她,到底是个外行,除了这张脸美,内里就是个草包。

    怪不得柳莹总说她的妹妹没见识,这么做生意,青典拿什么跟喻言争?

    他笑着从包里拿出材料“是这样的,最近青典的状况好像不太好,我是代表公司来谈合作的。”

    柳暮夏倒是很好奇,喻言想怎么趁火打劫“你说说看。”

    张明远将资料放在她面前“最近青典一定很难熬吧?经过上次怕是也伤筋动骨了一番,作为同行,我们也是有心拉一把的。”

    柳暮夏大致翻看了一下,难怪,原来是盯上了青典最近的一个项目,还是跟一台的合作。

    节目叫做《我们的宝藏》,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宣传国家的历史,手艺和宝藏的礼物,上一年筹备的时候,就已经与青典签了合同。

    这对于一个品牌来说,是绝好的宣传和打出名声的好机会,青典当然也一直在为此做准备。

    柳暮夏心里了然了,难怪喻言突然使出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来陷害,最终的目的是这个啊,之前的喻言确实也拿不到参加的资格。

    柳暮夏冷笑一声“原来如此,喻言还真是狼子野心。”

    张明远挑眉“慕夏妹妹,这是什么意思?”

    柳暮夏的脸一冷,这几个字从他口里说出来,感觉生理性的不适,寒声道“叫我柳老板。”

    张明远的笑意一僵“好,在公言公嘛,柳老板,你最好往下看一看,只要青典将这个名额让出来,喻言可以在公众眼中与青典和解,到时候青典的危机一解,后续发展自然就会提升的。”

    柳暮夏笔尖有规律的点着桌子,只有这样,只是这样?甚至一点资金方面的都没提,真就想空手套白狼?把她当傻子?

    “柳老板?”看她半天不说话,张明远提醒道,“这可是难得的可以解青典危机的机会,如果错过了,说不定青典就会毁在你手里。”

    怎么可能有人会比柳暮夏更了解这些,就算喻言说不计较,网友们也不会买账,抄袭的事情坐实,那就永远抬不起头。

    就像当初她开口澄清柳莹并非逼她退赛,可是谁会信呢?都觉得是表面功夫罢了,青典也绝不会因此变好。

    她按下电话键,声音清冷“让保安上来,把办公室这个人丢出去。”

    不止张明远,连程阳都怀疑自己听错了“额,老板,不用这么粗鲁吧?”

    别人不用,但这个人,她还嫌不够“再用我说第二遍,我立刻就炒你鱿鱼!”

    程阳猛地被口水呛住“明白了老板!”反正对于这个下三滥公司的人,他也是没一丝好感的。

    “柳暮夏!”张明远沉下脸,起身逼近她,“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这可是在把青典的生路往外推!你可别后悔!”

    他发怒的脸,终于有了那天的一丝影子,狰狞又恶劣,柳暮夏呼吸有些急促,举起手“你,你别过来!”

    张明远还以为她是动摇了,终究是没把她个小丫头放在眼里,一把拽住她的手腕“要扔我出去?柳暮夏,你知道你一旦这样做了,会有什么后果吗?”

    “啊!”他一碰到自己,柳暮夏仿佛又感觉到了全身撕裂一样的疼,在保安冲进来的一刻,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最后张明远不是被扔出去的,是被打出去的,被乔楼。

    柳暮夏直接被送到了吴振宣医院,拍了片抽了血后,柳暮夏还没醒,吴振宣看着她的报告,有些头疼的给荣屿文打了电话。

    荣屿文正在吃午饭的时候接到了电话,放下筷子直接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荣屿文见乔楼在病房外,沉声问道。

    乔楼抓了把头发,一脸的懊悔“我也不清楚,本来只是在谈生意而已,突然就失去了神志。”

    荣屿文刚毅的脸庞布着寒霜,抬步进了病房,柳暮夏很安静的躺着,脸色苍白,唇色透明,看着柔弱不已。

    只是看了她一眼,就转身去了吴振宣办公室。

    “你过来了?”吴振宣晃了晃她的检查单,“什么事都没有。”

    荣屿文双手插兜,靠着他的电脑桌“什么叫什么事都没有?难道她现在是在睡觉?”

    “当然是昏倒,晕确实是晕了,不过所有检查下来,她确实没任何病,我想是当时受了什么刺激。”吴振宣轻咳了声。

    “当然,我刚才也问过乔楼了,他们还查了监控,虽然当时她跟那个男人好像起了点冲突,不过确定没有发生什么接触,更没有伤害她,至于到底为什么忽然晕了,恐怕只能问她自己了。”

    “那她什么时候醒?有什么需要注意?”

    “这说不好,注意事项嘛,也没有,别受刺激就行。”吴振宣一耸肩,“你可以带她回家歇着,不要紧,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我就行。”

    荣屿文从医院将她抱上车,一路上车上都很安静,柳暮夏躺在后座,枕着他的腿。

    乔楼坐在前面默不作声,他是自责,没想到小夏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也能出事,那个喻言的顾问,自己绝对见一次打一次!

    “少爷?少夫人这是怎么了?”徐中行见他从车上抱下柳暮夏,忙问道。

    “不要紧徐叔,别跟爷爷说。”

    将柳暮夏安顿好了,让李嫂守着,这才跟乔楼回了房间“把监控给我发一份,还有那个人的资料。”

    乔楼点点头,出去打电话去了。

    他刚一出门,荣屿文的电话也响了,是凌修,刚接通他调侃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我说老大,柳暮夏最近可太高调了,还都是反面新闻,你不打算出手吗?”

    “又是什么事?”荣屿文揉了揉眉心。

    “热搜啊热搜,她被爆出来是青典的老板,还把喻言的员工给打了,再这么折腾下去,她恐怕离被封杀也不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