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透明影后你又又又挂热搜了 > 第二十二章 我退赛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退出?”苏毅蹭的站起身,“为什么?你可知你走到现在多不容易吗?”

    柳暮夏抿了抿唇,眼神有一丝落寞:“因为一些个人原因,我愿意把名额让给其他人,辜负了大家的喜欢,对不起。”

    这次大家看清楚了,她时不时扫过柳莹的方向。

    【我懂了!原来柳莹就是威胁她退赛!】

    【别拦我!我要去揍她一顿!气死了啊啊啊!】

    【她是嫉妒妹妹吗?我看人家唱歌比她还好!】

    其实柳莹也是一脸懵逼,她不是死活要出道吗?这又是唱的哪出?

    张博耸肩看了看台下的导演,也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种变故。

    “柳小姐,这可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机会,你确定要放弃这个名额吗?”

    其他选手也别过头去看她,哪怕是竞争对手,她们也都认为柳暮夏的第一是实至名归的。

    柳暮夏贝齿咬着下唇,眼眶红了一圈,长长的呼了口气:“是!”说完毅然决然的转身下了台。

    电脑前的荣屿文定定的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退赛…她想干什么?

    柳暮夏空下的位置,自然被票数第三的孙晓云顶了上去,但是她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风头全被她抢了,自己却好像是得了她的施舍一样!她果然好讨厌柳暮夏这个人!

    “楼哥,我们回去吧。”柳暮夏直接离开了电视台。

    不然直播一结束,她绝对会被柳莹给堵在这里的,她要让柳莹也享受一下被全网指责的滋味儿。

    柳暮夏撑着下颌,眼神飘远,虽然这种程度,还不及她当初所承受的十分之一。

    直播一结束,柳莹的助理就一脸慌乱的拉着她回休息室:“莹姐出事了!”

    柳莹摘下沉沉的耳环:“什么事你慌成这样?”

    助理忙把视频打开:“你看看这个!工作室的电话都打疯了,问你要怎么公关呢!”

    柳莹一点开就感觉不对,这是她跟柳暮夏的谈话?

    为什么会播出去?她脸色一变:“节目组是不是有病?!”

    助理解释:“当时你妹妹正在开着直播,你突然进去了,然后就被录了屏,现在传的很广,对你…对你名声很不利。”

    柳莹赶紧滑下去,评论区简直一片惨烈。

    【我愿意用柳莹滚出娱乐圈换夏夏回来!】

    【楼上+1,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不是怕被妹妹超过?】

    【我现在想起夏夏哭都心疼,她只是想唱歌而已!】

    【为什么都是骂莹莹的?大家也设身处地想想好不好?对于她来说,柳暮夏和她妈妈就是破坏她家庭的人啊!】

    【少给她洗白了!人家明明是受害者!她凭什么威胁人?】

    柳莹啪的将手机拍在桌子上,气的青筋直冒:“她疯了吗?!我什么时候威胁她退赛了?!这根本就是无中生有!”

    助理一愣,她看了那个视频又见到柳暮夏退赛后,其实也以为是这样:“那莹姐跟她说的意思是?”

    “那是在说公司的事情!”柳莹气哼哼的提起包,“我去找她!”

    助理忙道:“那该怎么回应啊?”

    “废话!当然是让她亲自澄清才有用!”

    柳暮夏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套了件休闲的纯白连衣裙,头发半湿着散下来,不施粉黛却干净明媚。

    说来,最近她因为忙于练习,好几天没去“培养感情”了。

    荣屿文的房间还是一股淡淡的药味,她拿了本书坐在床边:“我给你读个故事吧。”

    荣屿文的眉心忍不住抽了抽,自己仿佛被当成了个小孩儿一样。

    但柳暮夏的声音很清甜温柔,是个什么故事他没太听清,倒是最近烦躁的心情渐渐平和了下来。

    “好了,故事讲完了。”柳暮夏将书一合,摇了摇头,“什么破故事。”

    荣屿文:……

    “怎么会有这么大度的人呢?”柳暮夏低喃,像是在问自己,“世界上没有什么感同身受,只有被伤害过的人才知道,有些人,有些事,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的。”

    荣屿文即使看不到她的表情,却也听得出她语气中的孤寂和凄然。

    她的过往荣屿文都查过了,能让她如此记恨的人,应当就是柳家人了吧?

    柳志抛弃她们母女,致使她从小遭受白眼和指点,母亲积劳成疾去世。

    现在又把她当做商品一样,嫁给自己这个植物人,会恨太正常了。

    柳莹开车到荣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徐行中开门的时候还皱了皱眉,这么晚来实在是有些不礼貌,老爷子都休息了。

    “柳小姐是有重要的事吗?”

    “当然重要!”柳莹口气很冲。

    她正在气头上,平时还跟他客气几分,实则心里就是把他当个下人看,“柳暮夏呢?!”

    “少夫人已经准备休息了,柳小姐有事要不明天来?”

    “能明天来我还会现在来吗?”柳莹直接略过他进了门,“柳暮夏!你给我出来!”

    她直接冲上了二楼,推开柳暮夏的房门,可惜并没有人,她转身就冲进了荣屿文的房间。

    柳暮夏手里端着药和水,身体虽然重生了,但心里没有。

    她时常梦到前世的噩梦,焦虑,恐慌,仇恨,基本就是她现在的状态。

    睡不好更是常态,辗转到现在都没有困意,本打算来他的房间拿药吃了睡觉的。

    “少夫人。”徐行中追上来,“柳小姐说有重要的事,非要见你。”

    “没关系的徐叔,您先出去吧。”柳暮夏看她眼睛都快冒火了,将水杯放下,“请说吧。”

    “你少假惺惺的!”柳莹握着拳头,“你难道会不知道是什么事?!我问你,为什么你会开直播?!为什么要退赛?大家现在都以为是被我威胁的!”

    “难道不是吗?”柳暮夏歪头看她,“不是姐姐说,我不同意让利,就要曝光我的身世让我不能在娱乐圈立足吗?”

    她轻叹口气:“我想了想,我不能这么自私,为了自己不顾荣家的利益,只能自己退出了。”

    “直播是怎么回事?!”

    “那个啊。”柳暮夏一耸肩,“本来是要开直播拉票的,谁知道会……”

    “那你现在就给我澄清!说我没有威胁你!没让你退赛!”

    “这我倒是可以做到。”柳暮夏抿唇一笑,“但是有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