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透明影后你又又又挂热搜了 > 第二章 植物人老公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柳暮夏倒是想收拾呢,回屋看着破旧的行李箱和几件旧衣服,陷入了沉默,孩子都认回来了,还这么寒酸,这家人可够刻薄的。

    “慕夏,在吗?”

    柳暮夏将箱子合上,起身开了门,柳莹提着好几个袋子亲切道:“你回来这些日子家里人都太忙了,这是给你买的衣服和手机,都没来得及给你呢!可贵了,快试试。”

    这真就把她当傻孩子呢?怕是为了救急刚买的。八成是想笼络她,好叫柳暮夏以后多给娘家谋利吧?

    余光扫了眼服装袋上的商标,不过就是几百块的平民品牌,按照柳家的条件来说,完全就是在糊弄她而已。

    她展开一件连衣裙:“很贵吗?怪不得这衣服好看,跟姐姐的一样好。”说着双手揪着领口处,纤手一个用力,刺啦……衣服应声而裂。

    “你干什么?!”柳莹错愕又带着几分怒气的看着她。

    “我总听村里的老人说,人家城里的牌子衣服,那是撕都撕不坏的,这…果然村里人没什么见识。”

    柳暮夏食指挑起裙子,在柳莹的眼前一松,缓缓飘落在她脚下,笑的一脸无害。

    柳莹本来是看在荣家的面子上,给她个好脸,实际上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怎么可能脾气好。

    “柳暮夏!你不要觉得嫁进荣家就可以高高在上了,你对于人家来说就是个工具人,说不定孙子没醒还要怪你,到时候你还得靠娘家!”

    柳暮夏的嘴角勾起漂亮的弧度:“多谢姐姐提醒,既然如此,那我跟荣爷爷说一声,我还是不嫁过去的好。”

    “你!”柳莹瞪圆眼睛,真要是坏了这桩婚事,那岂不是成了自己的锅,她冷哼一声,摔门而出。

    柳暮夏垂眼将撕坏的衣服扔进垃圾桶,才拿起手机,目前来说,也就这个还算有点用。

    从那部老年机里取出手机卡装上,第一件事就是下载了微博。

    现在秦羽去世的热搜还挂着呢,下面已经有了几十万的评论,她大致翻了翻,基本没什么好话。

    【天哪!秦羽居然是这种女人啊?虽然英年早逝,但也是自找的,怨不得谁。】

    【娱乐圈的乱也不是一两天了,亏她还一直走什么清纯玉女的人设呢,真不要脸!】

    【里面内幕谁也不清楚,但是我觉得她看起来不像这样的人,既然人都没了,能不能都口下留点德?】

    【呸!粉丝还来洗呢?说难听点就是被男人玩死了!现在还没脱粉的,请问还有三观吗?】

    就算有寥寥几个为自己说话的粉丝,也很快被压在了下面甚至被围攻。

    柳暮夏死死的咬着下唇,眼眶逐渐晕红,又去看柳莹的微博,她最新一条是官宣成为《我们风华正茂》的导师宣传。

    评论区里一片岁月静好,除了夸奖恭喜的,还不免一些顺便踩她一脚,觉得是秦羽压着她,妨碍了她发展的留言。

    这些也就罢了,更让她心寒的是,以往圈里两人的共同好友,连悼念她的字都没发一个,却转发柳莹的微博,觉得她当导师才是实至名归。

    真是人走茶凉啊……

    柳暮夏面无表情的抹去眼角的泪珠,她可没有自艾自怜的时间,重活一次,新的身体,也是新的眼界。

    带着十几年的经验重新闯荡,要是成就还不如前一世,不用别人,她自己就去一头撞死!

    第二天一早荣家派了车来接,很低调,毕竟冲喜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两家都是对外保密的,免得被人说三道四,这倒正方便了柳暮夏进娱乐圈。

    先去民政局领了证,对,荣家人带着柳暮夏自己领的,荣家有这个能力,她一点都不意外。

    荣家老宅坐落在西林市郊区,周围风景宜人,雅致又安逸,很适合静养。

    老宅住的人很少,除了老爷子和荣屿文,就只有几个佣人,一是荣业不想别人扰到荣屿文养病。

    另外那些小辈在各处都有房子,也不愿意总跑这么远回来住,在老爷子眼皮底下还得被管着。

    “老爷子,柳家二小姐来了。”荣宅的管家徐叔领着她进了客厅,将结婚证递了过去。

    “荣爷爷。”

    “来啦?”荣业接过证端详了几眼,满意的点点头,“老徐,把她的行李搬到房间去,慕夏跟我来。”

    柳暮夏跟着荣业上了二楼,左手第一间就是荣屿文的卧室,柳暮夏进门的第一感觉是,这哪里是卧室…根本是医疗室吧?

    呼吸机,心电图机,轮椅,牵引器,复健架,输液架,还有一个药架子,应有尽有,可见荣业对这个孙子的疼爱。

    “老爷子,这位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拿着毛巾过来,好奇的看着柳暮夏。

    “这是屿文刚过门的妻子,慕夏,这是照顾屿文的护工周立江,你叫周叔就行。”

    “周叔,以后麻烦您多关照。”柳暮夏礼貌的点了点头。

    周立江忙道:“哎呦,原来是少夫人啊?跟少爷真是般配,是来看大少爷的吧?刚好擦洗完,那我就先出去了。”

    柳暮夏走到床前去看她刚上任的丈夫,眼中露出微微的诧异之色,在她预想中,一个已经躺了两年的男人,怕是已经病容骇人了。

    可床上躺着的荣屿文除了有些瘦弱和苍白,竟好看的让人惊艳。

    他的双眼紧闭,睫毛的弧度在眼下印出一片阴影,高挺的鼻梁和薄唇,无一不像精心雕刻出来的。

    在娱乐圈混迹十几年,柳暮夏敢说自己什么样的美男帅哥都见过了,但相比之下荣屿文却分毫不输。

    与明艳的明星不同的是,他像是褪去了一身粉墨,圣洁干净的睡美人一般。

    荣业在床边坐下,语气柔和又小心:“屿文啊,爷爷私自做主,替你找了个媳妇儿,来跟你说一声。”

    柳暮夏就静静的听着,好像荣屿文是因为出车祸成这样的。

    本来是一个十分卓越优秀的男人,一直被荣业带在身边当做继承人培养的,真是可惜了。

    “孩子,你不要觉得委屈,老头子我也实在是没别的办法了,姑且一试,屿文这样子也不能对你做什么,我向你承诺,五年!就五年,如果屿文还是这样…那我荣家愿意放你走,让你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虽然接触不久,不过柳暮夏对荣业的印象很好,这位老爷子算是一位通情达理的人,也没有以势压人。

    她轻声道:“荣爷爷不必如此,嫁进来是我心甘情愿,不论人醒不醒,我都没有怨言。”

    荣业认真的看了她一会儿,没有看到丝毫的勉强和虚伪之色,有些动容的点头:“好,好,只要你在荣家一天,那你就是我荣家的人,不管你做什么,荣家都是你的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