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孙策的野望 > 第208章 来送礼的王诚
最新站名:傲宇阁 最新网址:www.aoyuge.com
    第二天清晨,朱信早早起来,腰部刺痛刺痛的。

    昨晚两人大战三百回合,前面一百回合朱信压着孙策欺负,中间一百回合双方是你来我往翻来覆去,最后一百回合力竭的朱信被孙策骑着欺负。

    此时此刻,他就明白一个道理凡事要有度,什么事情过了,就不好了。

    孙策(。--)

    此刻的她很随意的躺在床上,睡觉的姿势很糟糕,像个小子,一点都不淑女。朱信叹了口气,眼看这大半个身子都露了出来,连忙起身帮她整理被子。

    起身穿衣服,惊动了耳房待命的雪娘,她和孙策带来的婢女红玉,两人轮流值守,随时加入战局,或者伺候两人。上半夜是她,下半夜是红玉。现在天亮,自然又轮到她值守。

    听了半夜的墙角,这妮子此刻神情都有些不太自然起来。

    简单洗了个脸,朱信朝着后厨方向过去。早起是好习惯,就算不烹饪,晨练也挺好的。

    “很奇怪……”朱治也在晨练,贤臣这个职业文武兼备,他本身也属于下马治天下,上马战四方的类型,“若是你每天都在锻炼,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身材。”

    想不明白,吃的也不是很多,运动又那么卖力,可身体看起来还是软塌塌的,不科学!

    “哦……也是。”朱信还以为老爹说什么,听完才反应过来,“等我一下……”

    “等……卧槽!”朱治还想说等什么等,结果就看到朱信从软塌塌的肥仔形象,变成肌肉猛男的样子,下意识一句脏话破口而出,根本憋不住。

    稳住心态后,上前询问“这个是……什么情况?”

    “职业技的效果,可以在对外和对内使用。”朱信简单解释了一下。

    “难怪当年测试水晶会坏掉,还以为买到劣质品。”朱治有些不敢置信,但仔细回想,当年其实已经有端倪。

    当时测试水晶显示出‘¥¥厨¥’不久,就直接坏掉,以至于朱信到底是什么职业,厨师还是主厨都看不出来。只是大概知道,应该是厨师系职业者。

    按说可以去万事屋再测试一下,只是贤臣系的儿子是厨师系。当时大家也没心情再去万事屋测试,免得尴尬。

    当然也有两个职业者联姻的情况,不过朱治爷爷,父亲和他这一代都没有和职业者联姻过,所以就没有想起这个情况。直至朱然被测试出,也是厨师系职业者,才反应过来。

    一查,什么都明白了,原来根本那些乱七八糟的原因无关,纯粹是隔代遗传而已。

    现在又一个疑惑解开,为什么当年测试水晶会坏,自家儿子居然是四级职业者?二级工匠就能打造的测试水晶,会坏掉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过这四级职业技,是不是太厉害了一些,身材这样自由切换的。毫不夸张的说,就朱信现在这身材,拿起长枪上阵当武将都没问题!

    “有没有想过领兵?”朱治问了句,男人一直在后方,也不像话。没条件也就算,都这样还窝在后方,说不过去。

    “当初伯符把我从宛陵强行拉走的,否则我就打算一辈子安安稳稳当个厨子。”朱信摇了摇头,“再说我也随军,真要到我出手的时候,自然会出手。”

    “算了,你喜欢就好。”朱治对这个结果不太满意,不过想到朱信只是个‘大厨’,也就没有强求什么。

    晨练完毕,没有见到孙策过来,看来昨晚她的确是疲惫不堪。朱信在后厨拿了早饭,送到了房间里。

    后者已经起来,只是慵懒的躺在床上,连动弹都懒得。见朱信端着早点进来,顿时羞涩的用被子盖过头,不敢正眼看他。

    “吃早饭了,小懒猪早点起来。”朱信拍了拍被子,轻柔的说道。

    “人家才不是小懒猪……”孙策露出脑袋,鼓着腮帮子嘀咕道,“都是你,早上起来也不叫我一声。”

    “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觉得困就睡多点。”朱信笑道,“好了,你再不起来,那我可要躺上去了!”

    “不行!”孙策一激灵,立刻起来。顿时满园春光藏不住,两颗饱满的……柚子缓缓晃动着,“不行,至少……现在已经不行了!”

    “既然这样,那就快点换好衣服起来。”朱信没好气的说道。

    “哦……慢着,等我一下……”孙策怯生生回了句,随即似乎想起什么,起身到柜子里面翻了翻,把沾满梅花的手帕递给了朱信。

    这玩意当然不是昨晚铺上去的,两人初尝禁果的时候,已经扑上。只是昨晚新婚,拿出来一下,主要是让今早有仪式感一些。

    “我确切收到了!”朱信点了点头,甚至有些想笑,“好了,来吃早饭。”

    “哦……”孙策点了点头,随即过来坐在他的面前,“喂我吃!”

    “先把衣服换上!”朱信拍了拍她的大腿,很白,很弹,“啪”的一下非常清脆。

    孙策嘟了嘟嘴,最后还是乖乖去换衣服,当然是在红玉的伺候下完成。这个红玉没有雪娘那么好看,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年纪在二十岁,真的是孙策从小到大的贴身婢女。

    比起雪娘,更像是能随时投入到实战的存在。只是现阶段,还是算了……

    若是连孙策都没办法喂饱,朱信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再招惹第二个女人,这样不仅是对自己女人的不负责任,更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身体方面姑且不说,长期得不到滋养的女性,可是会给自己戴帽子的。

    记得穿越前就看过新闻,老虎落网,贪污多少钱无所谓,情妇三五个无所谓,私生子七八个无所谓,看到私生子里面只有一个是他的,朱信笑了。

    男人花心无所谓,但如果兼顾不到自家那么多的女人,专情或许是不错的结果。至少他还不信了,把自家婆娘给喂得饱饱的,还有体力出去给自己戴帽子。

    早餐的主食是米羹,有点稀烂黏稠,不过就着油条烧饼之类挺不错。只是孙策不老实,非要揉朱信的肚子,勺子对不准,白色粘稠的羹汤就从她嘴边流下。

    后者似乎注意到这个,伸出舌头刮了刮,觉得刮得不够干净,又用手拨回去一些舔舐。

    看到这样一幕,朱信甚至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然后把腹部的燥热感挥去。大晚上的还好,眼看过些时候,还要去衙门开军议,可不能耽搁。

    ‘艰难’的吃了一顿早饭,孙策就在衙门里,等着大家的到来。婚礼已经结束,仗还要继续打。结果其他人还没来,已经有衙役前来汇报,说外面有故人求见。

    “呀,道长!”刚出门,便看到个道士站在府衙外面,孙策细看,当即上前打招呼。

    “居士,一别多日,别来无恙?”王诚笑着作揖见礼,“小道偶然路过此地,听闻居士新婚,特来送上贺礼。”

    说完,在袖子里面翻了翻,拿出一卷书籍,递给孙策,说道“此书交给你的丈夫,好生修炼,可保夫妻和谐。”

    朱信好奇凑过来看了看,之间《双修》二字,顿时了然。只是少不得吐槽句“现在道士,都修炼这种东西?”

    “居士怕是误会了……”王诚闻言一愣,随即笑道,“虽然有些派系,走阴阳合欢之道,不过本派是正统的内丹派,讲究的是性命双修。”

    朱信闻言,又看了看这本书,才发现上面是《性命双修法》,并非什么不堪的东西。道家所谓的性命双修,便是身体和心灵同时进行修炼。

    可以那么说,五斗米教,或者说天师道,走的是鬼修的路线。人死依然存在,化为鬼,鬼壮大到一定程度,可以建立鬼蜮,这就是地府和天庭。地府里面的是鬼神,而天庭里面的是阴神,本质上依然是鬼。

    性命双修是仙,或者说比较完整的性命双修,是宋朝之后,佛道儒三家思想进一步交汇后的结果。肉身成仙,长生不老。

    反之朱信那个时代的修真,元婴之后是元神,元神是阳神。大乘期后渡劫成仙,按照这个概念,其实走的也是性命双修的路线。

    只是三国有王诚这个道人吗?朱信记不得,最出名的还是张角,张鲁,左慈和于吉。王诚,王少阳……对不起,实在没什么印象。

    “这种没好意思……婚礼都没有招待道长……”孙策不太想收这个,主要是不好意思。

    “相逢即是缘法,与居士相遇,便是小道的缘。”王诚把书递了过去,然后转身离开。

    “道长,小心琅邪宫于吉,若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说出来。”孙策回了句。

    “哈哈,多谢居士提醒。”后者淡淡一笑,随即慢慢向前走去。

    明明走路的速度没有变,但人感觉在迅速向前移动。仅仅向前走一步,就移动了四五米,转眼,人已经消失在孙策等人面前。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朱治眉头一皱,“道士应该没有这种职业技吧?”

    初始技能‘悟道’,第二技能‘传道’,第三技能‘大道’,都不具备这种效果。甚至可以说,道士这个职业,更接近‘哲学家’,而不是‘修炼者’这样的存在。

    “这个家伙,充满了神秘。”朱信回了句,“总觉得别有用心,要注意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