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调教贞观 > 第三章 说服
    第三章说服

    猥琐,非常的猥琐,猥琐中又带着纯洁。

    这是王宁安现在的笑容给予程处默现在心里的想法。

    “收起那恶心的笑容,我怕忍不住揍你。”程处默一脸嫌弃的说道。

    “哈哈……”一众士兵大声嘲笑起来。

    王宁安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随后说道:“让程大哥见笑了,实则见到了我心中偶像之子,实在太开心了,所以有些失态了。”

    程处默顿时来了兴致,说道:“你认识我爹?”

    “恐怕天下认识卢国公,隋朝末年,卢国公先后入瓦岗军,投王世充,后来跟随陛下破宋金刚,擒窦建德,降王世充,现在被陛下封为卢国公。

    这样的大英雄谁人不识?你敢说出来,我用口水淹死他。”王宁安说道。

    “原来你那么仰慕我爹,看不出来啊。”程处默为自己有这样的老子感到自豪。

    亲卫道:“校尉大人,看来大将军的名声在外啊。”

    王宁安连连点头,道:“那是,关于卢国公的英雄事迹,我从小听一个少了胳膊的帮闲说的,他还告诉我他以前就是卢国公帐下的,当时卢国公在瓦岗寨自封为混世魔王。

    所以小弟对卢国公可以说是从小仰慕的大英雄,如今看见英雄的儿子,我恨不得现在就跟程大哥斩鸡头,烧黄纸,结拜为异姓兄弟。”

    “嗯嗯,不错,不错,看在你如此仰慕我爹的份上,我相信你了。”程处默想都没有想,开口直接信任王宁安。

    这让王宁安有些懵逼,自己刚刚口干舌燥的说了半天,还不如仰慕你老子更有说服力。

    程处默越看王宁安越喜欢,突然发觉他的身上还绑着绳子,立刻说道:“几们几个杀才,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王小兄弟松绑。”

    两个士兵被程处默一吼,非常麻溜的就将王宁安身上的绳子解开了。

    而在这时,一个亲卫轻生开口道:“小公爷,就算他是国公的仰慕者,也不能这么轻易的相信他吧,我们还有押运粮草的任务,现在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

    自由后的王宁安来到程处默的面前立刻抱拳谢道:“多谢程大哥信任小弟。”

    程处默对亲卫使了一个眼色,见亲卫会意后就往后退了几步后,才开口笑道:“你是我爹的仰慕者,我不信任你,那信任谁。”

    王宁安擦了一把汗,心里嘀咕着,着理由好强大,竟然让他一时无言以对。

    程处默再次说道:“王兄弟,你说你能帮助大将军打败梁师都,你可知道梁师都可是受到突厥保护的。

    目前我军没有丝毫的取得胜利的希望,你这话要是让大将军知道了,后果可大可小。一旦失败了,后果不是你父子能承担的。

    所以这样的话以后莫要说了,现在你快点回去,带着你爹逃走吧。”

    王宁安立刻收敛笑容,一副心痛的模样,怒指上天,道:“没有想到程大哥从开始就没有信任过小弟,太让我失望了。

    我现在指天发誓,如果我没有办法帮助大军打败梁师都,收复夏州,我将天打五雷轰,我和家父不得好死。”

    “过了,过了,兄弟,不是做哥哥的不相信你,而是现在大军的处境非常糟糕,就怕有个万一。”程处默满嘴的都是关心话语,同时保证他是相信王宁安的。

    王宁安两世为人,又怎么可能会相信程处默的话,只能心中鄙视一下,脸上却要装出我误会你了的痛苦表情。

    “小弟该死,误会程大哥了。”

    “无妨,无妨。不知道王兄弟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大将军?”

    “放心,山人自有妙计,你只要将我交到大将军手上即可。”王宁安故作神秘的说道。

    程处默考虑再三,说道:“好,我带你去见大将军,如果你能帮助大将军打下夏州,那么我保你父亲安然无事,就算大将军治罪你父亲,我也会和他同罪。”

    王宁摆手道:“不需要如此,只要程大哥能将我送到大将军面前就行,剩下的都交给小弟。

    我也不会让程大哥难做的,我爹动用了军粮,一定要抓起来,任凭大将军处置,我只希望在路上几位兄弟可以好生对待家父。”

    “没有问题。兄弟们,你们带着所有人去请王县令,我带着王小兄弟去见大将军。”程处默说道。

    “是。”

    士兵们留给程处默和王宁安两匹马后,就往延长县狂奔而去。

    程处默跳上了战马,而王宁安试了好几次都没有跨上战马,这让程处默大声嘲笑了王宁安一番,同时也更加相信王宁安就是一个文弱书生了。

    最后程处默大手一提,直接像老鹰抓小鸡一般将王宁安抓到了马背上。

    “哇,救命~~”王宁安仅仅抓着马脖子,闭着眼睛高喊救命。

    “哈哈……王兄弟莫怕,我来救你。”程处默爽朗的笑过后,骑着战马追了上去。

    原来王宁安刚坐在马背上,还没坐稳,马屁股就挨了程处默蒲扇般的巴掌一下,战马吃痛就开始狂奔起来。

    在程处默野蛮式的教导下,王宁安终于学会了骑马。

    在路上,王宁安知道程处默为什么不跟着程咬金,而是跟随柴绍和薛万彻来攻打梁师都。

    其目的有两个,一个就是程咬金为了证明自己的儿子不是孬种,有大将之风,另一个就是为了赚点军功,好回去后晋升为将。

    目前突厥内部分裂,分为东。突厥和西突厥。

    东。突厥颉利可汗狼子野心,想要一同突厥,本来打算用梁师都换取大唐的帮助。

    可是李世民不答应,满朝文武都看到了颉利可汗的狼子野心,并且认为颉利可汗目前无暇顾及梁师都。

    于是皇帝和文武大臣一致认为发兵攻打梁师都的机会到了。

    大军到达夏州后,如李二和满朝文武所料,一路高歌猛进,已经达到夏州大本营了。

    可就在胜利在望时,突厥大军杀到,杀的唐军猝不及防,只能暂时撤退,梁师都逃过一劫不说,唐军进入了进退不得的地步。

    退去,他们打下的城池会重新被梁师傅所得,不退,他们的粮草快要断了,士气低落,不宜再进攻。

    其实不用程处默述说,王宁安也知道情况,一个月后,就算没有他,唐军恢复士气后,扫荡了周围所有的村庄后,逼得粮草尽断,梁师都和突厥大军要出城迎战。

    最后被梁师都的堂弟梁洛仁所杀,自此大唐统一了全国。

    现在唐军被迫守在军营里,他们需要重整旗鼓,重新制定进攻方案,而程处默就被安排来收军粮。

    本来这件事不需要程处默亲自出马的,奈何关中大旱,颗粒无收,柴绍怕有人打军粮的主意,所以让程处默出发押运粮草。

    程处默以为收集粮草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于是派遣三百个士兵出来,出来后就分散到和县城去收集。

    而他就带着十几个士兵往延长县收集粮草,可是在路中碰到了王宁安,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王宁安也将自己的事情告诉给了程处默,只是有一点没说,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大约骑了两个时辰,王宁安就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军营,军营外围有士兵不停的巡逻,军营里还有不少瞭望塔,每个塔上都有一个弓箭手。

    军营的大门有十几个士兵把守着,不看军营里面,单独看军营外面,守卫森严,士兵们气势十足,不像是打了败仗的人。

    “兄弟,我们到军营了,进入军营前,哥哥在问你一句话,你实话告诉哥哥,不然进了军营,就算是哥哥也未必保护得了你。”程处默面色沉重的说道。

    “程大哥想问就问吧,但凡我有一句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王宁安知道程处默话中意思,立刻诅咒发誓,让其安心。

    程处默点头,道:“好,我问你,你真的有办法打败梁师都?”

    “哥哥还是不相信呢,好,我现在透露一点吧。”王宁安顿了顿。

    程处默凝神倾听。

    王宁安郑重的说道:“如今梁师都的大军在城里,在加上突厥大军,人数一定不少,每天所耗的粮草定然不少,我们第一步,掠夺粮草,就是我军可以派遣小股部队去抢夺梁师都在城外的庄稼。”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这是好主意,只要断了他们的粮草,他们就会慌乱,那时他们哪里还会是我们的对手。”程处默兴奋的说道。

    王宁安微笑道:“程大哥,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进军营了?”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程处默连连点头。

    他率先走在前面,王宁安跟在他后面,不过很快被军营守卫拦住了。

    “什么人敢擅闯军营?”

    程处默立刻招呼道:“闯什么闯,没看到他跟我一起的吗?他是我找来的奇人,要见大将军。”转头又道:“兄弟,别搭理他们,他们脑子有问题。”

    “……”

    王宁安满头黑线,当着人家的面这么说人家,果然是程咬金的种。

    军营守卫看了王宁安一眼就当行了,对程处默他们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