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这个雏田有点冷 > 第三百章 总有人想害我
    雷之国是变得人心惶惶,大家都不敢上街,每天都有人被杀。

    那些隐藏,躲避起来的叛忍,浪忍,自以为躲的够隐蔽,殊不知到处都是亡灵,怨灵,无论躲去哪里,都会被日向分家成员,带着人偶部队找到。

    反抗者,一个不留。

    愿意去阳之国深造,学习的,会统一集中起来,凑够一百之数,由人偶随行,送去阳之国。

    不愿意的,下场和反抗者一样。

    大城小镇,大街小巷,到处张贴着告示,宣布了两项法令,限忍令,限刀令。

    在这两种法令的下方,统一注明了,不准无故夺取他人生命,凡违反了的,剥皮抽筋。

    一开始,每天被拉至刑场执行这一刑罚的犯人,多达数十上百,后来慢慢的减少,直至没有。

    很快,又有新的法令出现,这是对生孩子的补贴与奖励。

    家里有一个孩子的,可领取五万,两个孩子是十万,三个孩子二十万,四个孩子五十万,五个孩子一百万。

    除此之外,每年还可领取足额的钱与物资补贴,相当于是阳之国帮你养孩子。

    当第一个家庭,去当地办事处,做过验证与检查,证明了自己的四个孩子没有假冒,领取到五十万现金回去时,左邻右舍都疯了。

    什么鬼,生孩子还有钱赚。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领头,其它也都再没有顾忌,争先恐后的跑去自己所在城镇的办事处,登记,检测,办证。

    本来对阳之国感到恐惧,害怕的人们,在吃到甜头以后,对阳之国的感观是有所好转。

    至于那些暗中鼓动人造反的家伙,没有一个幸免,全被雏田散布出去的亡灵,怨灵,看在眼里。

    在她的远程指挥下,这些人全被抓住,公开罪名,再在大庭广众下处死。

    到这里,雷之国的人们差不多是明白了这位阳之国的公主是什么打算了,不准杀害人,还支持多孕育新生命。

    杀害了人的惩罚太重,而且你犯了这个事,根本没处可跑,就跟有导航定位一样,人偶要抓你,不费吹灰之力。

    强盗,山贼,土匪,海盗,一些不法的黑暗势力,随着这些被逐一拔除,斩草除根,雷之国进入了一种非常微妙的和平时代。

    做生意的最有感触,不用再缴各种保护费,省的就是赚的。

    阳之国作为雷之国吃穿用度的主要供应地,舍出去的钱,又能如数再赚回来。

    被派去雷之国帮忙的照美冥等一众雾忍,亲眼看到雷之国的惨状,心是哇凉哇凉的。

    这里再没有忍者的立足之地,也没有武士的生存空间,强盗,匪徒已经被清理干净,不必再强身健体的增加自保之力,只需老老实实的工作,赚钱就好。

    “这是什么?”照美冥轻抚心口,吐了口气;“不好的感觉。”

    明明是和平的景况,却让人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忽然,前方有大动静传来,照美冥打起精神赶去,到那就看到一个肥头大耳,脑满肠肥的男子被挂在杆子上,他满脸惊恐的大喊大叫。

    从其说话的语气,可知他是雷之国一位大臣的儿子。

    “他犯了什么事?”照美冥鼓起笑脸,向一名分家成员问道。

    “他呀,呵,无视公主大人的法令,私自打死了一个婢女,还又把那婢女的尸体扔进了井里,以为没人知道。”这名分家女成员冷笑道:“公主大人亲自派人送信来,揭穿了他的罪行,现在,要对他施以剥皮抽筋之刑。”

    “!?”照美冥。

    她看不懂雏田是在想什么,一个是婢女,一个是雷之国大臣的儿子,这两个人能一样吗?

    几百个婢女,都及不上这个儿子好吗?

    只为了一个地位低贱的婢女,就要处死一个大臣之子,这,太乱来了。

    没人能懂雏田是什么心思,日向分家的人也不懂,但这不妨碍大家听话,对于雏田,分家是敬若神明的。

    不单单是力量而已,还有那无所不知的神秘感,让人发自内心的感到敬畏。

    眼睁睁看着那个大臣之子被剥皮抽筋,照美冥眼神呆滞,心隐隐在发颤。

    众生平等?雏田无视地位的高低,禁止杀害人的事情发生,竟是这样的决绝。

    在雷之国待了半个月,见识了很多,照美冥随着一批低头,甘愿去阳之国深造,学习的云忍,乘船去往阳之国。

    世道真的变了,过去,海上很不平静,海盗那是常有的事,雾隐村也借此,没少接到保护任务。

    以雾隐村的实力,灭去众海盗,不说轻而易举,却也不会说难到哪里去,为什么一直不灭?

    因为海盗的存在,对雾隐村有好处。

    没有海盗,还有谁会为了安全,去找雾隐委托任务呢?

    阳之国不一样,或者说雏田不一样,她是直接把这些个海盗给铲除了,完全没想过,海盗没了,忍者做什么?

    “不,她,是在砸饭碗,掀桌子。”照美冥手忍不住颤抖了下,不敢再往下想。

    下船,站在码头上,有人偶过来带路,照美冥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上到浮空人工岛,进到位于正中心的那座宫殿。

    雏田,就坐在宝座上,右手撑着半边脸,斜靠向一边,左手敲打手指,素颜,白眼,长发。

    “又见面了,前水影大人。”雏田笑道:“怎么样?最近所见所闻,有什么感想吗?”

    “公主大人。”照美冥先是行了一礼,跟着勉强笑笑;“感想,恐怖算不算?”

    “恐怖,当然算。”雏田敲打手指的频率不变,纯白眼眸上下打量着照美冥,眼神背后的意味,让照美冥背脊发凉;“对阳之国感到恐惧,或是对我这个人感到害怕,都可以,只要不阳奉阴违,不违抗我的命令,不杀害人,我还是很好说话的。”

    “请问,您已经如此的强大,为什么还要颁布限忍令,限刀令这样的法令?”照美冥忍不住问:“还有什么能威胁到您吗?”

    “我啊,很缺乏安全感,总觉得身边有人要害我。”雏田看了看左右,叹息道:“而我又不喜欢被动,凡事,我都愿意主动,所以,在有人害我之前,先把这个可能给它扼杀在摇篮里,不听话的,死,反抗我的,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照美冥心冷,齿冷,身更冷。

    面前这个美丽,强大的少女,与她外表不相同的是,其内心是···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