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这个雏田有点冷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愤怒
    “不知道是否满意呢?”

    花火用力点头,纯白眼眸闪闪发亮。

    “首先,非常谢谢您愿意担任我们旅行社的形象代言人,多亏了您的帮助,最近旅行社生意非常好,真是太感谢了。”

    见花火大部分注意力都在相册上,旅行社员工眼珠子转了转,笑道:“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请到您的姐姐,日向雏田加入。”

    “姐姐大人?”

    “恩,其实一开始我们是想请雏田公主的,但始终找不到门路,被拒绝,连见面机会都没有,所以···啊,不过花火公主的表现非常出彩,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好。”

    “是吗?是因为请不到姐姐,才想到要找我吗?”

    “毕竟雏田公主的传说更多,相比之下,花火公主您的知名度要小很多,万幸,您和雏田公主长的很像,简直就像是小时候的雏田公主,这足以吸引很多人瞩目。”

    花火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眼中的神采也缓缓淡化。

    将花火的表现看在眼里,旅行社员工笑意加深几分,接着道:“当然,花火公主是花火公主,雏田公主是雏田公主,两位是不一样的,不能因为雏田公主太优秀,就完全忽略花火公主。”

    “这一点,我们旅行社上下,全体员工都发自内心的认可,花火公主的身上,有着只属于花火公主,比雏田公主还要优秀的闪光点。”

    “真的?”

    见低头不语的花火,扭头看过来,旅行社员工笑的更加灿烂;“当然!”

    当天下午,花火来到姐姐这边。

    “姐姐大人!又有新策划了,是全新主题,一整套的拍摄计划,与海豚有关!看,这个地方,漂亮!”

    雏田放下折好的纸花,面带恬淡微笑,轻轻抱起花火,侧耳倾听她说的每一句话。

    最后,花火问能不能去。

    雏田反问:“父亲大人怎么说?”

    “父亲说要取得姐姐的同意才行。”

    “要是我说不行呢?”

    “那我会听姐姐大人的话,哪也不去。”

    姐妹俩对视良久,雏田轻抚花火的头;“不是的哟,花火喜欢什么,想做什么,这些都是花火的自由,姐姐不会阻止你,如果你想的话,就去吧。”

    “谢谢!姐姐大人!”花火兴高采烈的走了。

    “既然已经确定那个旅行社有问题,为什么还让花火去?”紫苑万分不解。

    雏田沉默,拿起旁边的白纸,对折,继续折纸花。

    “呵呵!”趴卧在数米外,佯装休憩的辉夜小狮子,心里偷笑。

    有高就有低,有输就有赢,人生在世,总逃不过一个比字,基本上什么都能比,花火已经认识到这点,并努力,想在某些方面超过姐姐。

    “黑绝,是你做的吗?不是也没关系,很好,再没比身边的亲人,伤害更大的武器了!”

    ~~~

    花火跟随旅行社的人离开阳之国,到邻近海域,拍摄新的宣传照,最初几天,是有好好在拍摄,很快,心思就不在这上面了。

    找借口支开随行保护的人偶,又偷偷在水里放了点料,让花火喝下。

    啪嗒,水瓶跌落在地,瓶中的水洒到满地都是。

    “嘿嘿!最重要的一步,挟持人质,终于完成了!有妹妹在手,还怕那个人不听话?她除了任我们宰割,还能怎么办呢?”

    看到成功捕获花火,前海盗,现旅行社社长哈哈大笑。

    从黑市那打听到,雏田很疼爱这个妹妹,就是偶尔有些小恶作剧,不打紧。

    “你们在做什么?快放开我!”花火道。

    “小鬼!这可不是阳之国,你姐姐不在身边,说话别这么理直气壮,打你哦!”

    “仔细看,这家伙长大以后,是个不输给她姐姐的美人啊!”

    对于这些人的调笑毫不理会,花火只是看向其中一人,就是出面找她谈工作的那位员工,兼任旅行社董事。

    “你说的话,都是骗我的?”

    这员工愣了,片刻后笑道:“不是哟,我没有骗你,你确实有胜过你姐姐的地方,你比她更好骗,更天真,更单纯,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寂静半响,更加喧嚷的笑声响彻。

    “这小鬼还是很好的!多亏了她,我们计划能够顺利执行!到时,让她亲眼看看,她姐姐是怎么被毁,也算是满足她的一个心愿了,哈哈哈!”

    捆住手脚的绳子崩断,贴在额前的符咒镇压不住,凭空燃烧,恐怖的查克拉溢散到体表,形成查克拉外衣。

    笑的最大声那个人,被尾兽查克拉化成的大手像玩具一样抓住,捏死。

    笑声到这就戛然而止。

    花火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

    被欺骗?

    听到这些人说要怎么毁掉姐姐?

    具体是愤怒哪一点,花火分不清,她只感觉自己是要炸了。

    “怪力无双!”

    呲呲!

    巨量蒸汽升腾,高温直接将周围的水分给一并蒸发掉,前海盗,现旅行社股东们,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即被蒸死。

    预感到一点不对的社长,跑的快,躲过一劫,正当他想松口气时,抬头往上看,一个巨大的黑点降临,眼前一黑,和这个世界彻底说再见。

    不完全尾兽化的五尾,庞大如山岳,高高跃起,再重重落下,两个前蹄践踏之地,闷雷般炸响,环绕耳畔。

    承受不住这份怪力践踏,一座好端端的岛,开始塌陷,下沉。

    在外面等候的旅行社其它工作人员,尖叫声此起彼伏,有四具人偶在,倒是不用担心船会沉,只是惊吓在所难免。

    经过一番鸡飞狗跳,船只返回阳之国,谁也没问社长和股东们去哪了,想问,但不敢问。

    回到阳之国,花火在自己的住处宅了两天,才去找姐姐,又在姐姐的别墅外,被人偶拦住。

    “不好意思,雏田大人有事外出,可以等她回来再说吗?”

    “不用当面说,把这个给姐姐大人就好。”

    花火递到面前的信,人偶没有要伸手接过的意思。

    “非常抱歉,雏田大人说过,有什么话,必须亲自,当面说清楚才行,不接受信件。”

    见这人偶油盐不进,花火直接大声道;“姐姐大人!我要走了,去很远的地方,一直待在姐姐大人的羽翼下,到头来我只是这个样子,没办法独当一面!我想看看,凭我自己能走到什么地步,姐···”

    话没说完,黄泉比良坂打开,雏田的手伸出,一把将花火拽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