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这个雏田有点冷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就是头猪
    几个小时以前,手鞠被召到风影办公室。

    在那等着她的,是早已退休养老,属于砂隐村传说级人物的千代婆婆,包括其它元老。

    “这个是?”

    “蝎王的毒素精华,寻常人,一滴就能丧命,白眼公主不寻常,这一管下去,也必死。”

    “什么!”手鞠震惊。

    “别那么大惊小怪,白眼公主既然出现在楼兰,窃取龙脉一事就平白升起很大的未知数,你不会不明白,这关系到村子的利益。”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现在要去找她,把话说清楚,让她不要插手这件事。”

    “你有多少把握?”千代婆婆直截了当的问。

    “十成?五成?一成?别说你没想过这个问题。”

    手鞠沉默,她不清楚现任的楼兰女王和雏田是何种关系,重不重要,所以不能百分百肯定。

    “雏田很强,如果任务失败,我们不一定能承受得起她的反扑。”

    千代婆婆笑了,又拿出另外几种毒药。

    “所以要做两手准备,第一步,只用这些麻痹神经,肌肉的毒素,如果能成功毒倒她,到没有能力反抗的地步,再用这蝎王毒素。”

    “反过来,这些毒对她没用,第二步,蝎王毒素也就作罢,你作为她的朋友,诚心诚意的道歉,要取得她原谅,应该不难。”

    “假如第一步无效,雏田她又假装有效,我再用蝎王毒素,就彻底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所以,这就需要你的临场判断是否准确,记住,一定要百分百肯定第一步奏效,才敢使用第二步。”

    捧着这些毒药,手鞠只感觉仿佛捧着一座山,压的她快喘不过气来,背脊发凉,冷汗不自觉冒出。

    时间回到现在,手鞠把针管刺进雏田的皮肤,将里面的药液注入。

    雏田虚睁开眼看向她,手鞠笑了笑。

    “睡一觉,等再醒来,一切就都结束了。”

    “你感觉到了什么?”雏田道。

    手鞠疑惑,跟着瞳孔一缩。

    只见本该肌肉,神经麻痹,动弹不得的雏田,居然自己坐了起来,还很自然的拍掉衣服上的砂子。

    摇摇头,沾在头发上的砂砾也尽数洒落,斥力开启,皮肤上的灰尘,泥砂,看得见,看不见的脏东西,全部弹飞。

    雏田探手进手鞠的忍具包,取出一物,这下,轮到手鞠与其它在场砂忍浑身僵硬。

    拿出的东西不是别物,正是千代婆婆给她的那支装有蝎王毒素的针管。

    召出在始球空间里待命的人偶,两具凭空出现的人偶,联手拿住距离最近的一名砂忍,撬开他的嘴。

    雏田拧开针管,倒一半进这砂忍的口中。

    砂忍惊恐,奋力挣扎,无用,人偶的力气,超乎想象。

    过了不过五秒,一股糊了的味道出现,雏田嗅了嗅,只感觉鼻腔一阵刺痛。

    再看这名砂忍,已经是七孔流血,气绝暴毙。

    其它砂忍惊吓之余,下意识倒退,拉开距离。

    手鞠脸蛋惨白,却是站的很稳,她知道自己做了最正确的决定,若是刚才使用这蝎王毒素,一切都将无法挽回。

    雏田脾气再好,也不会原谅要害她生命的人。

    心乱如麻的想着,忽然,一只手轻轻的贴在额前,手鞠抑制住要躲开的冲动,静止不动。

    待看完手鞠的记忆,雏田了然,挥手打出数根共杀灰骨。

    被瞄准的七名砂忍哪里会站着等死,纷纷动用瞬身,想要躲闪,谁知,身体和想法相悖,竟是主动迎向灰骨。

    接二连三的噗呲,闷哼,倒地声响起。

    手鞠忍不住看了一眼,骇然发现,这几人全都化作了尘埃,尸骨无存。

    “送一个弟弟去阳之国工作学习,有问题吗?”雏田道,手鞠摇头。

    “别为难萨拉,她好歹也算是我的半个学生,如果是自愿也就罢了,耍手段设计,不可以哟。”

    没说太多,意思懂就行,雏田迈入黄泉比良坂,就此离开。

    夜里的沙漠,与白天就是两个极端,寒冷大风吹过,手鞠的身冷,心更冷。

    回到村子,把发生的一幕幕做成报告,递交上去,在场元老们面面相觑,气氛静的吓人。

    “是压根就没有效?还是过程中耽误,让她给解了?”

    “这个让人灰飞烟灭的骨头术是什么?很像雾隐村,曾经的尸骨脉。”

    “手鞠做的不错,幸亏她反应及时,该说少女的第六感很灵吗?”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大名那里不好交代啊。”

    “唉!”

    千代婆婆没有发言,她只是想着在阳之国的孙子。

    ~~~

    返回楼兰,表示自己没事的雏田,把萨拉打发走,又催促紫苑去休息,提溜起趴卧在凳子上的辉夜小狮子,左手按住,右手不轻不重的撸毛。

    辉夜为自己觉得舒服而感到羞辱,嗷呜的发出可爱吼声。

    雏田在想刚才的事。

    毒,她确实是中了,但从始至终都没有丧失反抗力。

    十尾查克拉森罗万象,包罗万有,世间万物,生与死都容纳在里面,要逆转毒素,将之消化掉,就是一个念头的事。

    雏田只是好奇,手鞠打算做什么而已。

    “为了利益,再大的险都愿意冒吗?”雏田默然。

    到这个程度,再以好坏来定义就太小家子气了,不分对错,不论好坏,仅仅是立场的问题。

    将来,会不会有族人为了利益,暗害于她呢?

    雏田在这个问题上要打个引号。

    一夜无话,翌日,雏田提出告辞。

    见雏田是真的要走,萨拉这下是再也忍不住了。

    “我不说,你难道就没有一点要帮我解围的意思吗?亏我把你当成老师,你就这么对我?我看错你了,你走,走了就别再回来!”

    雏田掩嘴轻笑;“哎呀呀,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用那个称呼了呢。”

    萨拉冷哼,到现在,她还期望雏田能留下来帮她渡过难关,没有,雏田还是走了,带着紫苑,毫不停留的离开。

    萨拉无法形容她这个时候的心情,究竟有多糟糕,多失落,多难过。

    “可恶的家伙!有本事就别回来,我萨拉要是再让你用一次龙脉,我就是头猪!”

    当天下午,一众砂忍携带着大量物资来到楼兰。

    听到汇报,大感意外的萨拉出来,一眼就看见在指挥大家的手鞠,再看那些物资,是楼兰最需要的菜蔬与茶叶。

    疑惑中,萨拉去问手鞠,得到的答复让她愣了。

    从今往后,不会再有忍者来侵略,也不会再禁止买卖,导致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雏田。

    “···”萨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