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这个雏田有点冷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真正的幕后者
    摆在案牍上的是几份拷问报告,雏田先后看过,供词的内容差不多,都是指向雷之国。

    一旁的小南放下刚为雏田泡好的红茶,顺手拿起一份报告来看。

    “忍者的意志很强大,不会因为用刑,就轻易招供。”

    雏田颔首,小南说的这点她很认同,忍者最擅长欺骗,故意放出假消息来迷惑敌人,这种手段并不稀奇。

    为此,雏田亲自去地牢走了一趟,用她日渐成熟的幻术进行催眠,得到的答案仍是雷之国。

    “其实,轮回眼有着抽出目标灵魂,以及看到目标记忆的能力,不知道你···”小南犹豫着道出。

    雏田愣了下,轮回眼的瞳术,她专注的是轮墓,还有地爆天星这两个。

    轮墓是主攻,地爆天星则是主封印,其它的术没怎么去了解,不想分心。

    此时听小南这么说,她开始一试,本是纯白的左边白眼,浮现出轮回眼的斑纹。

    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这个被拷打的不成个人样的目标,沉默片刻,雏田从忍具包里取出一次用的手套戴上,这才按了上去。

    瞳术发动的刹那,大量陌生记忆浮现在眼前,雏田强忍着不适,快速扫过,不多的两分多钟,看完,改换另一个。

    一次比一次用时少,到第六个的时候,时间压缩至三十秒以内。

    跟在一旁的小南忍不住道;“如何?”

    雏田瞥了她一眼,摇头不语。

    记忆中有一片黑幕,像是被锁住了,然后剩余能看到的,是让雏田保持沉默的原因。

    木叶村,这些人,来自于木叶。

    袭击阳之国过往船只的,竟然是木叶,雏田不愿相信。

    与小南分开,雏田满腹心事的去见父亲,把这事告知。

    “人和人是不同的,就算是我们一族,表面看似团结,其实内部也分为好几派,保守,激进,哪个地方都差不多。”

    “木叶一样如此,还记得为父此前跟你说过的那个人吗?志村团藏,任何威胁到木叶的因素,他都会消灭,遏制。”

    “可是,我们在这里发展,与木叶的关系从来没有断过,发展的越好,不是对木叶好处越大吗?他如果真是为了木叶,为什么?”

    “为父也不太了解这个人,毕竟他是和三代一个时期的人物,而且一直处于暗中,或许,他认为我们对村子有威胁吧?”

    雏田不解,日足又哪里能猜透团藏的想法。

    三代还在的时候,团藏是根,三代能镇住他,现在三代死了,这就仿佛是没了克制的天敌,团藏开始膨胀。

    他不愿止步于根,他要成为火影,像三代那样,沐浴在阳光下。

    “我想杀了他。”雏田语出惊人道。

    日足吓的咳嗽起来,左右看看,见周围没人,这才松口气;“雏田,慎言,他是木叶的元老级人物,杀他等于和木叶为敌。”

    “第一次,他把主意打在我和花火身上,这是第二次,几次三番袭杀我们国家的船队,造成许多人恐慌,既然已经是敌人,我不能放过他。”

    日足捂脸,女儿一天天的长大,有了主见,不听话那也正常,只是···

    “木叶是我们的后路,无论现在前景多么美好,后路都不能断掉,这关系到一族的传承。”

    雏田低头,习惯的对起手指。

    日足苦思冥想;“要杀也不是不行。”

    闻言,雏田抬头看去。

    日足用手挡在嘴前,压低声音道:“杀可以,别让人知道是你杀的,懂吗?套个马甲,改换身份,借它人之手,怎么样都行。”

    雏田眨眼,萌萌的点头。

    告辞,走在回去的路上,一个想法浮现,从模糊到成型,没用多少时间。

    “就这么办!”右手握拳在左手心里一敲,雏田笑了,一改慢吞吞的步伐,脚步轻快的走回住所。

    老样子,在家留一道影分身,雏田自己迈入黄泉比良坂,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

    ~~~

    “宇智波佐助?”

    依靠着大树,在乘凉休憩的佐助闻声睁开眼,手按在剑柄上。

    “别紧张,不是你的敌人,我是来帮你的。”

    改头换面,披着斗篷,完全看不出本来面貌的雏田从树枝上跃下,在不远处站定。

    “报上名来。”

    “无名小辈。”

    “哼,藏头又藏尾的家伙,连面都不敢现,我没兴趣听你说话,不想死就走开。”

    “我能帮你复仇,你憎恨木叶高层对吧?凭你的力量,想要复仇非常困难,我可以给你提供助力。”

    佐助打开写轮眼,冷着声音,一字一顿道:“不要小看宇智波!”

    “我没有小看你,是真觉得你不行,你看,要在那么多木叶高手的拦截下,击杀被保护的高层,难如登天,木叶可不是云隐,你也不是宇智波鼬。”

    “闭嘴!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没资格和我说话,滚!”

    雏田叹口气,扯下斗篷,她掩饰的真面目显现,是个被毁了容,皮开肉绽,惨不忍睹的模样。

    佐助看了眼,没什么异样。

    不愧是佐助,对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是美是丑都影响不到他。

    “你为什么要帮我?理由。”

    “我的家人都被木叶杀害,据说是一位木叶高层下的令,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复仇,可我的正面战力很差,有的只是辅助能力,刚好得知了你的事,我就来找你了。”

    佐助点头;“你走吧,复仇我自己可以,你说的那个人,也是我要杀的目标,就当我帮你杀了。”

    油盐不进?雏田难言,明白这样得不到佐助的信任。

    考虑良久,雏田抬起脚,阳遁之力注入,践踏下去,恐怖巨力震荡,致使地面塌陷。

    处于地底下,跟踪佐助的绝分身,什么都还不知道呢,就已瞬间死亡。

    完成这个,雏田撕掉了仿真面具,用自己真正的样子面对佐助,这下,佐助是真的惊了。

    “现在,可以听我说了?”雏田道。

    佐助沉默中轻微点头。

    “在那之前,我要你先发誓,不准将我参与的事,和与我有关的内容,让第三个人知道,违背这个誓言,你将断子绝孙。”

    佐助嘴角抽搐,打量着雏田,想到雏田的实力,他深呼吸,按照雏田要求的发誓。

    这下雏田放心了,她就不信,这么毒的誓言,佐助敢违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