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这个雏田有点冷 > 第五十章 你是我的骄傲
    不长的几天时间过去,小樱她们三个进步明显。

    一般都是这样,初期时,进步惊人,到了一个界限以后,速度会慢下来,直至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停滞不前。

    拖船的负重锻炼,与雏田的切磋实战,这两项综合起来,带出的效果很喜人,累是累,但有这么大的进步,累也是可以接受的。

    船抵达海之国,红豆一个人离去,当天傍晚回来,脸上是轻松,如释重负的表现,仿佛是解开了什么心结。

    到此,红豆一行人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耐不住小樱三人的恳求,红豆决定多留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小樱,鸣人,井野是无比的珍惜,拖船与切磋。

    拖船是累,切磋是痛,雏田下手有分寸,只痛不伤,痛是为了让你记住教训。

    “这里的生活真是充实!辛苦劳累过后,还有这么丰盛的海鲜大餐!我喜欢!”井野吃下一只盘子那么大的龙虾,满足的说道。

    牙的脸变得古怪,和志乃对视一眼,没说什么。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红豆带着小樱三人与雏田道别,返回村子。

    雏田则是继续原来的生活,在各个海域之间四处游荡,边游边吃,运气好遇到海盗或叛忍,抓住还能去换钱,抢到的船就送去日向家海域的港口那里,稍加改造就能投入使用。

    ~~~

    纲手看完红豆带回来的笔记,震惊之余,喝了口茶压压惊;“她才多大?十二还是十三?居然就这么厉害了!”

    红豆回道:“十二,等过了生日才是十三岁。”

    纲手取来雏田的个人资料看了下,生日是十二月二十七,距离现在还有半年左右。

    “她现在主要是在做什么?”

    “吃和睡。”

    纲手以为她听错了,看向红豆;“什么?”

    “我没有见到她有做别的什么,惊人的吃,挑时间和队友切磋,剩下的就全是待在船舱里不出来,什么动静都没有,她鼓励和帮助队友修行,变强!自己却懈怠,偷懒,恩!”

    红豆仔细回想在船上看到的一幕幕,最终点头加以肯定,纲手又问了些别的问题,打发红豆退下。

    “日足那家伙为这个女儿很高兴呢,如果让他知道雏田懈怠了,偷懒了,不知道会怎么样?”纲手暗想,写了个单子,托暗部给日向家送去。

    这单子很快落入日足的手,他看了好几遍,硬是没看懂,脸面灰暗,心情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像在乘坐云霄飞车,最后一拍桌子,沉声道:“叫雏田回来!”

    片刻没有功夫耽误,日向分家出动,以最快速度。

    因为雏田的位置不固定,一直在变,为寻找增加了难度,总共是三队,每队四人,用时十七天,才在一片群岛那找到正在进攻海盗老巢的雏田等人。

    “雏田大人!日足大人让您马上回去!”

    雏田疑惑;“怎么了吗?”

    “不知道,日足大人很急,让您无论如何,以最快速度回去!”

    以为是家里出事了,雏田不敢耽误,亲自动手,并让来找她的日向分家成员一起上。

    不多时,这个海盗老巢被端掉,捆绑着活捉到的数百名海盗,用他们自己的海盗船押送,前往距离最近的港口。

    这摊子留给分家成员处理,牙,志乃,渔火等着和分家成员一起回村,雏田先走一步,卸去负重,一路用最快速度冲刺,回家只花费了两天不到。

    日足复杂的看着面前这个气喘吁吁,却还坚持向他行礼的大女儿,叹口气问道:“你最近懈怠了是吗?觉得自己很强,所以就不用再努力修行?”

    雏田愣,不明所以。

    “分家和宗家的矛盾很大,为了把一族的资源争取给你,为父冒了很大的风险,之前看了你的来信,得知你拥有匹敌三忍大蛇丸的实力,为父很高兴!这辈子很少有那么高兴的时候,可···”

    日足苦笑;“这是态度问题,不管能不能继续变强,你不能花了那么多资源,却偷懒,懈怠!”

    “那个···”雏田插话道:“父亲大人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你就别再隐瞒了,为父全都知道了,唉,怪我,看到你越来越优秀,就忍不住把希望全放在你身上!”

    雏田满脑子问号,近二十分钟的时间,她才弄明白事情的始末,原来一切的根由,都出在红豆身上。

    “父亲大人,我没有偷懒!每天都严格要求自己,不曾懈怠过!”雏田认真道。

    “你这孩子,狡辩个什么,这里又没外人,老实承认了吧,为父不怪你,错的都是我,是我太高看你了。”日足无力的摆摆手,再没有前段时间的意气风发。

    雏田无语,干脆当场开始证明。

    自卷轴里取出负重和铁桩,以及接下来会用到的人偶,床垫。

    穿好负重,将绷带缠在手上,开始掌击铁桩,每一下都是全力。

    在船上的时候,因为要瞒着牙,志乃,怕他们私底下模仿,然后练坏身体,雏田会设下结界术里的隔音结界,而在这里,是为了证明自己没偷懒,自然不需要那东西。

    听到动静的人好奇走来,就看到这样一幕,宗家的,分家的,人越来越多。

    足足一千下,雏田手上的绷带已经被血给染红,换新的继续,又是一千次,再换,一千一千又一千,没完没了。

    日足呆滞,每一个分家成员俱都沉默,这和大家想的修行锻炼有很大不同,这哪里是锻炼身体,这分明就是在自残啊。

    打到手没了知觉,抬不起来,换成锻炼腿和腰,雏田把她在船上的日常锻炼,完全照搬过来。

    雏田锻炼是没有固定数目的,因为每天都在变,能让她停止的就只有到达极限,最后,是雏田动弹不得,瘫在了床垫上。

    日足哭了,抱起女儿,疯了一般的送去医院。

    “父亲大人,我,没有让你失望吧···”雏田小声道。

    “没!没有!你···是我的骄傲!”日足哽咽道。

    雏田发自内心的笑了,没有当真去医院,她有十尾查克拉,用不着,只是歇息一会儿,就能勉强行动。

    而为了道歉,没有无条件的相信女儿,日足取出他私藏的,谁都不知道的小金库,好好犒劳了下雏田。

    雏田也得知了,因为她懈怠,偷懒的传闻散开,分家那边抗议声一片,让父亲退位的声音渐渐增多。

    这是日足一开始为雏田争取来资源时,做出的让步,一旦雏田有什么问题,他引咎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