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帝后现代起居注 > 第三百八十八章 行动
    可惜老于头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局,她看着那个女人一脸志在必得地进去,却在半个小时之后,就灰头土脸地出来了,离开的时候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老于头如丧考妣,他再也按捺不住了,他一定要去问问那女人,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她为什么没把那个丫头带走,她不是那个丫头的亲人吗!?

    老于头的心中愤怒异常,他觉得自己一刻都等不了了,必须马上找到那个女人问个究竟,但他终究还是残存着一些理智,知道白天不能离开,必须要等到天黑,没人注意自己的时候,才能偷偷地去找那个女人。

    老于头走在看不清楚尽头的小路上,冬夜的冷风吹得他整个人瑟瑟发抖,破旧的棉袄根本抵御不了这样的寒风,他只能加快脚步,以期快些到达目的地,还好那个女人临时的落脚点离福利院不远,不然他还真不好找到她。

    “咚咚咚”老于头站在一扇油漆有些剥落的小门前,敲响了那扇门。

    门里没有反应,他又连续敲了好几下,那扇门才终于缓缓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女人的半张脸。赫然就是今日陪着顾曼一起去福利院的她的女儿。

    那女人看到门外的老于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语气十分恶劣地质问道:“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要是让人发现了怎么办?”

    “这大晚上的谁会发现,田桂芝早就回筒子楼去了,张丽也早回家了,福利院那些阿姨可不管事儿,而且我就一看门老头,谁会在意我的去向。”老于头似是冻的不行了,说着话就要挤进屋子里去。

    那女人却是挡在老于头面前,并不让他进屋,神情约法不耐烦地质问道:“你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说完赶紧回去,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老于头一听女人这话就火了,张嘴就大骂道:“我怎么就不能来,我在这鸟不拉屎的福利院待了整整十年,好不容易眼看着要熬到头了,又功亏一篑了,今天你们必须跟我说清楚,不是说好了要把人带走的吗?怎么又放弃计划了,你要是不说,我今天就赖在你们这儿不走了!”

    女人被老头的无赖模样气得不轻,重重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们不想把人带走吗,上头下了死命令,必须让我们把人带回去,但现在叶家在一边虎视眈眈的,那小丫头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明显就不相信我们,我们现在的情况很被动!”

    “那你们不会想别的办法吗,不过就是一个小丫头,要弄走她也不是什么难事吧,我知道她现在就在田桂芝住的那幢筒子楼里,你们这次过来应该带了一些人吧,趁着晚上大家精神都放松的时候……”老于头的脸上带着阴狠的表情,语气阴测测地与那女人建议道。

    那女人却依旧只是冷笑,语气嘲讽地反驳道:“怪不得上头把你派过来这么多年都没有成事,就你这脑子,能成事就怪了,要是我们今天用手段把那丫头抓来,叶家一定马上就能猜到是我们干的,凭着叶家在燕京的势力,你觉得我们能顺利把人带走?说不准立马就被叶家一网打尽了,我们几个被抓住了没事,连累了上头那才是大事!”

    老于头听了女人的话,立刻就不吱声了,他本来也不是那种会动脑子的人,行事向来直接粗暴,他面上的神情越发越烦躁,瓮声瓮气地问道:“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女人冷冷瞥了她一眼,似是不屑与他说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我自有安排,你先回去,以后不许再找到我这里来了,叶家的人精明着呢,小心露出马脚被他们发现。”

    老于头有些不甘心,还想再说什么,那女人已经“碰”的一下重重关上了房门。

    老于头看着紧闭的房门,暗暗咬了咬牙,一口浓痰猛地从他的口中吐出,吐在那门前的青石板上,恨恨地骂了一句之后,才不甘地转身离开了。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埋伏在不远处的黄桑几人看在眼里,眼见着他准备离开,黄桑被低低地对身边众人说了一句,“行动!”

    几个警卫员像是行走在暗夜中的黑猫,无声而危险,他们在老于头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欺近了他的身边,在他连惊呼都发不出的当即,一把将他按倒在了地上。

    完全控制住他的过程,只用了十几秒的时间,堪称完美典范。警卫员们将老于头的手脚都用绳索牢牢绑住,再将他的口腔塞满填充物,让他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这才将他带到了黄桑面前。

    老于头一动不能动,眼神惊恐地看着这些忽然出现的人,直到他看到黄桑,他浑浊的老眼猛然睁地更大,他认识眼前这个少年,甚至白天的时候还见过他,真被那个女人说中了,叶家的人已经盯上他们了!甚至已经盯上了他,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露出了马脚。

    黄桑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肮脏邋遢的老头,眼神仿佛能淬出冰,他的手中拿着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正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下一秒,那把匕首就以极快的速度架在了老于头如枯木一般的脖颈上。

    “要是不想死,就乖乖听话,只有我让你开口,你才能开口,若是敢随意发出一点声音,你的舌头也就不需要了。”黄桑神情如常地说出这一句,仿佛与熟人聊天,但他的语气却是极冷,冷的听他说话的人都忍不住想要打哆嗦。

    那几个跟着黄桑一起来的警卫员也被此时的他给震慑到了,他们觉得此时小少爷身上的气势好像比老将军都要足,并不是那种经过千军万马的悍将气势,而是那种能让人不敢抬头直视,打从内心底里敬畏害怕的王者气势。要是遇到胆子稍微小一些的人,说不准扛不住就吶头拜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