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帝后现代起居注 > 第二十二章 问话
    自己方才有意沉默的这片刻,本是想压一压黄亮亮,令她自己慌张起来,但如今来看,成效似乎不彰啊。

    不知不觉间,田院长已经把原有的轻视心情收了起来,原本的打算也有点抛到一边了,她望着黄亮亮认真地说,“黄亮亮,你这个月跑出福利院被拐子拐走的事,张副院长已经和我说了。她说你是自己跑出福利院的……我不是很相信,现在你可以告诉我,究竟是你自己跑出去,还是被人给骗出去的?”

    见黄亮亮面露犹豫之色,她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又添了一句,“你不用害怕别人,只管说实话就是了。纵有什么事,我也能给你做主。”

    黄亮亮虽说是面露异色,但却并不像是田院长想的那样,为张副院长威逼所致。事实上,她的犹豫,多少也是有点自嘲的意思:前世高高在上,从来无需两面求全,虽说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但时至今日,成了个一无所以一无所靠,社会最底层的孤儿以后,才晓得自己在为人处事上的局限。

    田院长出身高贵些,能量应该也更大,然而张副院长却似乎掌握了运营福利院日常事务的实权,现在二局不谐,拿她做筏子,似乎她肯定只能选个边来站的。

    从前锦衣玉食时,只觉得那些想要巴结她的人功利得好笑,现时黄亮亮才明白,非是任何算计背后,都有功利之心,又或者说,非是任何功利背后,都存在着阴暗的目的。好比现在,田院长一句话,叫她犯了好大的难,她对这两个局管都没有什么私人感情,又是这样一无所有处处求人的局面,若是得罪错了人,日后少不得过得更是处处艰难,若是选对了边,起码日后几年时间内,便可以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在读书上头,而且她以后还想上这燕京最好的小学,更不能轻易得罪了福利院中的两尊大神。

    忽然间,她想到了从前为她所轻蔑的那些旁系、庶出的姐妹,昔日她嗤之以鼻的言行举止,如今看来,却是充满了数不尽的生存智慧。

    若换做三妹妹是我,黄亮亮想起了一位她曾最最瞧不起、最最讨厌的姐妹。她会如何做呢?脑中深刻的记忆顿时重演,那些凝固着的音容笑貌,又鲜活了起来,一位清雅的少女浅浅一笑,自逶迤的锦绣中走了出来,在脑海深处的舞台中轻挥水袖,“大姐姐,小妹不是这个意思……”

    一样的戏目,用另一种心情去看,看出来的却是两重天地了。

    黄亮亮收回心思,暗叹了一口气:从前她不屑去看,只觉得不需要看懂。昔日,她那几个庶出姐妹,对她母亲处处讨好,在她跟前,却未有多么顺从服帖,如今看来,这理由简直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身份再尊贵又如何?管着她们吃穿住行的人,并不是她。

    县官不如现管,不论田院长过问此事的动机是否与她有利,在这件事上,黄亮亮都不能有第二种答案。张副院长和她的生活固然也没有太多的关系,但王阿姨身为两个轮值的管教阿姨之一,却和她的小日子息息相关。

    但……黄亮亮瞥了田院长一样,又轻轻地在心底长出了一口气。这个出身不错心高气傲的田院长,却也是得罪不得的呀,都已经犹豫了这么久,一句轻飘飘的‘的确是我自己跑出去的’,如何能令田院长满意?王阿姨得罪不起,难道田院长就得罪得起了?

    做孤女——难呀……

    田院长也在心里略带诧异地掂量着眼前的黄亮亮:这个小孤女,虽说生得颇为精致秀气,但因为从前是个傻子,田院长对她并没有丝毫的关注,只是一个傻子忽然变成了与她年龄不符的沉稳通透,实在是让人心中存疑,据说她从贼窝里逃出来的时候,两个人贩子都死了,难道是因为有这种特别的经历,才让她多了几分与众不同的沉稳……

    田院长想到这里,倒不禁有些恼怒了:简单的跑出去玩也就算了,却竟然正好被人贩子掳走了,这事情其中若是没有猫腻,她这个院长也算是白当了……

    这样的事哪有不寻根究底查个清楚的道理?贪玩跑出去?一个傻子怎么会自己无缘无故地跑到福利院外头去?换做是旁的托儿所、小学校里出这样的事,家长们不闹上门来才怪,张副院长连这种事都想糊弄过去,未免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回院长话,”正思量时,黄亮亮也是怯生生地开口了,“您也知道我原先脑子糊涂,自从清醒过来之后,对以前的记忆并不是很清晰了,也不记得自己怎么就跑出了福利院……但确实不记得是自己出去的还是有人让我出去的。”

    黄亮亮虽然已经是有意模仿着孤儿们的举止,但毕竟底蕴在这里,‘回院长话’这四个字,让田院长更诧异了。福利院里这么多孤儿,懂得在回话前添上这么一句的只怕也就是黄亮亮一个人了。别说孤儿了,就是一般的平民百姓,这么懂礼的如今也实属少数……

    “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田院长按下心中的疑问,追问了一句,“亮亮,你不必害怕,只管实话实说,有院长在,别人欺负不了你的。”

    屁大的事,也要费上好多心机。黄亮亮在心底叹了口气,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坚持原有说法,“确实是不记得了……”

    这倒也是,原先那样一个痴傻的孩子,成日里都是浑浑噩噩的,能记得的事情总是有限,不过大家都是一个院子里住着的,若黄亮亮有心,找几个怀疑对象向田院长报告也并不难。只是缺乏真凭实据,要闹腾出一个结果来,却不是那么容易了。

    田院长叹了口气,见黄亮亮略带祈求地看着自己,仿佛巴不得现在就从门口溜出去,亦不免有几分心灰,挥手道,“回去好好休息吧,你这才刚好,多多休息才能养好身体,也是你的造化,现在既然好了,以后就能同正常孩子一般读书上学了,你们这些孩子啊,怎么就不知道呢,只有好好读书,才是你们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