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历史军事 > 我和我的三国 > 第二十一回举轻若重
    送走了剑圣王越,岳父陈仓毕竟还有天工坊的兵器生意还要打理也要高告辞了。

    临走之时,他拉着熊晨飞的手柔声说道“贤婿,为父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她从小就被我宠坏了,如果艳儿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这个男子汉大丈夫要多担待点啊””

    陈艳白了他一眼娇嗔道:“爹,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

    陈仓嘿嘿一笑后换了个话题又对熊晨飞说道:“贤婿,刚才你对王兄说你有争天下之意,可是当真?”

    “为了让天下黎明百姓少受点苦,小婿心中却有此意。”

    “可惜小婿我不比在会稽当都尉,除了空有一身武艺外,手下既无兵,也无将,还没有地盘。想要闯出一番天地何其难啊!”

    “既然贤婿你如此胸怀和抱负,为父必定全力支持你!”

    熊晨飞挠了挠头忽然想起那日在山下对战纪灵的长枪兵的时候想起的组建古罗马重步兵方阵之事。

    嘿嘿一笑说道“不瞒岳丈泰山,小婿虽然现在还一穷二白,但还真有一事需要未雨绸缪得到岳父大人您的支持。”

    陈仓看他虽然面带笑容。但神色非常严肃,就知道他这个半子一定有什么大事需要自己支持。便朗声说道“飞儿,说吧,只要在为父能力范围内的必定竭力相助。”

    熊晨飞知道自己的岳父不但是兵器鉴定方面的行家里手,也是天下数一数二兵器供应商天工坊的大掌柜。

    翁婿二人也就不再遮遮掩掩。

    收回笑容后,熊晨飞便将自己想组建一支类似古罗马步兵方阵的重装步兵队伍的构想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陈仓。

    陈仓那个年代的怎么可能见过古罗马的这种战阵,登时就双眼冒光,大呼过瘾连忙询问细节。

    于是熊晨飞便搜肠刮肚从记忆中调出那些与这种重步兵方阵有关的信息。

    从士兵铠甲的种类到佩剑长矛塔盾的尺寸,再到如何举盾抵挡箭雨,如何长距离投掷长矛杀敌。

    再到如何中距离刺杀敌人战马,刺杀敌人。

    再到战阵中如何指挥呼应如何配备弓弩手和骑兵协同作战。

    翁婿俩整整讨论了一个时辰方才逐步完善。

    陈仓向着陈艳一脸得意的笑道“艳儿啊,你这个夫婿当真是个打仗的天才啊!”

    “之前看到情报说他以区区二千五的兵力就歼灭了韩当的山字营,击溃了手套的五千人马”

    “为父还以为情报有误。现在看来必然属实啊。贤婿你这个什么重步兵方阵我看就算孙武复生也不过如此!”

    熊晨飞谦虚了几句后

    陈仓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说道:“贤婿放心,凭我天工坊的实力,多了不好说,给你先凑个百人方阵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趟回去后我就抓紧办,装备嘛可能要麻烦一点。但人手没问题。”

    “等装备弄好了我就在陈家堡先挑选一些忠诚可靠的秘密训练”,到时候贤婿一定会一战成名!”

    最后,二人商量了一下联络方式后陈仓向着女儿女婿咧嘴一笑便向山下走去。

    ◆◆◆◆◆◆

    熊晨飞欣喜的牵着陈艳的手来向着童渊的哪所木屋走去。

    熊晨飞向童渊禀明了自己想学那套霸王枪的想法。

    |“这两套枪法的招数和用法完全不同,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在做决定前徒儿你可要想清楚哦”童渊看着这个弟子和蔼的说道。

    “回禀师傅,徒儿想好了。

    “首先,徒儿自身力量就不弱,再加上已经修习了地之卷天书上的内功,必定能适应师傅这路刚猛陈雄的枪法。”

    “其次,师兄他们的百鸟朝凤枪法既然以招式灵巧,变化多端见长,如果弟子也去学百鸟朝凤枪,最多也只能和他们打个平手。”

    “但能破奇巧的也只有以绝对的力量才能压制。逼迫对手与自己硬扛硬架。只能以力坡巧以力取胜。师傅,您说徒儿说的对不对?”

    童渊点微笑头,但内心已经翻起了大浪。

    要知道他早年创出百鸟朝凤枪后震惊天下,深知这套枪法威力无穷。

    暗忖将来如果所托非人教出的弟子如果品行不端必将为祸天下。

    于是又创出了一套与百鸟朝凤枪完全不同的霸王枪希望以力破巧克制这套威力无比的枪法。

    而眼前这个新收的弟子竟然能够自行领悟打到这一层,足见其在武道上的经人惊人天赋。

    ◆◆◆◆◆◆

    第二天,童渊就开始传授霸王枪的基本要领。

    在传授霸王枪的招式前,他沉声说道:

    “将军掌中抢,百兵中称王。”

    “若论骑战功,谁敢与争强!”

    枪作为长兵就是要发发挥长度和力量的优势。

    然后递给熊晨飞一杆五六十斤通体漆黑的铁枪。

    “这是为师年轻时所用,名为龙胆。徒儿你先用着,今后若有了更好的再还给为师便是。”

    “你师兄他们百鸟朝凤枪的心法是举重若轻,讲究的是速度。能将手中沉重的铁枪的力量转化为速度。以速度和招式的变化取胜”

    但为师传你这套霸王枪的心法却是举轻若重。讲究的不是速度而是一种对力量的控制。为师也无法给你讲得更多,只能靠你自己领悟了。”

    “但是当你能够将体内力量控制得收发由心,将这杆铁枪舞的滴水不漏时你就可以下山了。”

    熊晨飞点头受教,心中开始揣测这个“举轻若重”到底是种什么感觉…

    忽然他心中浮现出之前在给义父王越演示破军被破解时第三种应对方法。用小石头将一块巨石砸出一个大洞的感觉。

    那个时候他将体内真气充分运转后,那颗小石头在他眼中已经不再是轻飘飘的而是重若千钧…

    心中暗忖似乎已经摸索到举轻若重境界的感觉,登时大喜。

    连忙收回心神继续听童渊讲解霸王枪的各种基本招数。

    童渊这套霸王枪的基本招式有:点、挑、背、带、架、拉、拨、拦、撩、扎等十种基本技法。

    所谓点枪就是压或者砸,利用枪身的重量压砸对手的武器,致其脱手。

    其动作要点时点儿不花,因力下捺,使枪头上挑,再用力下压。

    因此江湖中也也称为压枪或打枪。

    所谓挑枪是一种攻守兼备的招数。一是用枪尖上拉用于攻击对手。二是枪身上扬自下而上用于竖向格挡对手下压类攻击。

    所谓背枪即将枪身往背后一横或者一竖主要用于格挡对方来自背后的横向或竖向的攻击。

    所谓带枪,即用己之枪身用推或拉的方式带开对方的枪。带枪分上下左右四个方位。

    所谓架枪即将枪身平举或倾斜举过头顶或者横于胸前,主要格挡来自上方和左右两侧的攻击。

    所谓拉枪,即紧握枪身猛地回抽。主要用于挣脱对手单个或多个武器的纠缠。

    所谓拨枪,即枪尖连续左右摆动,用力快速短促,主要用于格挡对手扎刺等动作的攻击。

    所谓拦枪即枪尖向左下方或右下方划弧属于防守或防守反击的招数。

    所谓撩枪即枪尖向左上方或右上方划出弧线买同样也是可攻可守。

    最后一样就是扎枪。顾名思义就是刺或者戳!

    要求心心到眼到力到。

    所谓心到,即使要求在战斗中快速判断对手的攻击方法和攻击方向进行预判,再选取一个合适的时机出手。

    所谓眼到,就是要求选择对手身体一个合适的部位出手。

    如果要一击必杀就要选头、咽喉、胸膛和腹部。

    如果只伤不杀就要选择肩膀、双手还有腿脚这些部位出手。

    所谓力到就是要求短时间的爆发力让自己的枪尖能洞穿铠甲给对手造成致命的伤害。

    用三个字来总结就是快!准!狠!

    于是接下来的六个月,童渊就对熊晨飞的基本功方面进行了地狱般的的特训…

    点枪他要求一击必中!挑枪则要求眼疾手快同时能格挡多个方向的攻击!

    背枪他则要求反应迅速能及时竖向或横向格挡来自后方的攻击!

    练习带枪和挑枪撩枪拨枪时则由童渊将手中的木棍不断向他投掷过来,要求他全部用枪身和枪尖拨开或者格挡。

    练习拉枪时则换了一个方法。

    童渊找来一块两百多斤的大石头压在熊晨飞的枪身上,要求他反复练习猛抽这个动作。

    直到轻他能轻松松能从两百斤巨石的压力下抽出枪身。

    扎枪的训练更加严格。童渊在熊晨飞五六十斤的枪身上再绑上了五六十斤的石头让他反复练习穿刺树叶…

    每次童渊会向天上抛出数十片树叶。要求他在树叶全部落地前必须刺中,否则就会被他用拳头粗细的木棍抽打十下…

    ◆◆◆◆◆◆

    由于担心熊晨飞新婚贪欢,影响修炼时的精神和体力,童渊规定他们小两口每月只能有一次合体交欢的机会。

    于是熊晨飞就把日子选在了陈艳的危险期。

    中间虽然偷偷摸摸同房了几次。但半年下来,陈艳还是没有怀上他的孩子…

    不过孕途虽然不畅,但熊晨飞在霸王枪的基本功方面却是得心应手。接下来就通过了童渊的考核,进入了修炼霸王枪的第二个阶段修炼绝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