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武侠修真 > 武侠之最强神捕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天牛蛊
    小心驶得万年船。

    确认天牛蛊的状况之后,封云仔细翻看着桌上的那本“苗疆蛊术”,直至翻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打开脑海中的系统,武学一栏赫然多了苗疆蛊术(未入门)几个字。

    系统不仅可以将系统奖励的武学用潜能进行升级,也可以将封云学到的武学进行升级。

    点击苗疆蛊术后面的升级之后,括弧后面的未入门迅速变成入门、小成、大成……

    小册子所记载的苗疆蛊术只是蛊术的基本,等级不高,仅仅花费了500点潜能就升级至圆满,系统显示剩余潜能还有2500点。

    伴随着苗疆蛊术的圆满升级,封云脑海中多了一些蛊术的常识、蛊虫的饲养、催动施法等等。

    也了解到,小册子中所记载的蛊术、蛊虫都是苗疆比较大众,学习相对容易的几种。

    此时封云用手捏着桌子上那只天牛蛊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恐惧,满满的都是好奇心,因为他已经掌握了天牛蛊的御蛊之法。

    咬破手指轻轻在天牛蛊身上滴了一滴血液,嘴上又默念了几句咒语之后,已然呈死亡状态的天牛蛊身体缓缓舒展开来,随即几只细长的毛茸茸的腿也开始有力的伸展着,片刻就开始在桌子上爬动了。

    随着天牛蛊的苏醒,封云冥冥之中仿佛与天牛蛊有了联系,感受着天牛蛊释放的善意,封云脸上洋溢着笑容,张超的这个礼物比李固的陨铁还要让他满意。

    二人的礼物封云收下了,但总捕头的位置他还是要争上一争的,李固让他支持李固自己,张超让他两不相帮,但二人可没说过不让他封云争夺。

    而张超送出苗疆蛊术,此举也并非什么好意,在张超看来,封云因为年纪轻、资历浅错过了这次总捕头的竞争,但凭借着封云过人的练武资质,过几年实力肯定会超过他张超,倘若张超坐了宁安府六扇门总捕头的位置,实力比他强的封云保不齐就成了他眼中的刺头。

    所以张超才将这本苗疆蛊术送与封云,其目的就是让封云分心他顾,实力进展的不是那么神速。

    封云猜测,张超肯定将这本苗疆蛊术研究了很多遍,不过隔行如隔山,张超多年研究无果,这才将苗疆蛊术转增封云,即让封云呈了他的情,又阻滞了封云实力,一石二鸟。

    只是算盘打得再好,可在拥有金手指的封云面前一文不值。

    ……

    出了宁安府六扇门大门,找了一个僻静之地,封云戴上麒麟面具径直来到飞凤庄,已然打通十一条正经的他实力已经处于二流巅峰的巅峰,又有神行百变这等精妙的轻功旁身,在不惊动一众护卫的前提下,很轻松的就到达飞凤庄重兵把守的后院。

    等封云的身影显露出来的时候,一众护卫方才醒悟过来,手持兵器将封云团团围住,可是看着封云面上标志性的面具又纷纷单膝下跪,“拜见庄主!”

    听到动静,议事厅中率先跳出徐质、徐虎二兄弟,紧接着又是一批生面孔的人,紧接着就是白衣的雪琪以及庄主金铃。

    “庄主?”

    徐质、徐虎二人楞了一下就迅速躬身行礼,二人的实力隐隐有所突破,封云欣喜的将二人搀扶了起来,此时金铃也带着雪琪、萧战等人来到近前。

    一番问候之后,金铃又将新近加入的几名长老介绍给了封云,之后才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入了议事厅。

    环顾众人一眼,封云很清晰的感觉到飞凤庄高层整体实力比他上次来的时候提升了不少,不过实力最高者也仅仅接近二流巅峰,缺乏顶尖战力,而他寄予厚望的金铃和雪琪在大把资源的堆砌下仍然停留在二流初期,让他颇为失望。

    金铃练武不行但管理方面特别让封云满意,看来必须要加强金铃身边的亲信能力了,毕竟封云不可能长期在飞凤庄,主弱臣强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摸索着衣袖中的天牛蛊,封云渐渐有了想法。

    挥退众人之后,偌大的议事厅内只剩下封云以及金铃、雪琪三人。

    不等封云开口,金铃率先开口了,“庄主来此可是为了新竹堂的事情?”

    她知道封云一般情况下是不来飞凤庄的,而每次来必然是大事要事,想起上次来封云交代的事情,金铃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新竹堂有何动静?”封云顺着金铃的话语问道。

    “整体上没有什么大的动静,但是在那几条商贸路线上他们争夺的很厉害,每次我们派人抢过来之后,他们立刻又派人抢过去,一直与我们焦灼着,甚至我们双方各死了一名二流中期的武者!”

    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钱,就有大把的武者可以驱使,死一个二流中期的武者封云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新竹堂的态度,注意的是新竹堂头顶上那金光闪耀着的10000点潜能。

    “金蛇堂和紫衣堂有没有动作?”

    “没有,一切和原来没有什么变化,此前重伤的金蛇堂堂主和陆家家主也已痊愈,前些时日他们还组织了一个小型的切磋活动,邀请我们参加呢!”

    封云摸索着下巴,从吞并德云社开始,封云就表现出一副吞天吞地的气势,更是屡次抢夺这三家的利益,他不相信这三堂没有丝毫察觉。

    这三只老狐狸,老子不信你们永远能沉得住气!

    封云思索着从衣袖中掏出一个拇指大小,似玉非玉,似石非石,带着一点幽暗的光泽珠子。

    这是当初封云刚来到宁安府时,从他杀死的陆家供奉莫白身上搜到的,当时陆家为了这个东西出动了全部的供奉与护卫搜遍了整个宁安府,最后不了了之了,可是后来封云如何打探也没弄明白这个珠子的作用。

    “这是?”金铃看到了封云手中的珠子。

    “陆家!”

    金铃神思一动,突然想起了什么,“这难道就是去年陆家丢失的那颗?”

    “你知道它是什么?”

    金铃摇了摇头,“当时陆家弄得整个宁安府都不安生,我也派人抢过,但始终不知道这颗它有什么用!”

    “散播出去,我要弄清楚这颗珠子的用途,最好能将三堂也牵扯进来!”

    “庄主的意思是!”一瞬间,金铃就明白了封云的意图。

    “嗯!”封云紧握着拳头,“三堂就是下一个三帮三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