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炼星 > 夏家少主 第120章:星门
    看到黑衣人走了,夏星寒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就在黑衣人走没多久之后。在林地的尽头突然爆发出巨响,连番的爆炸震的整个猎场都在震动。夏星寒闭上眼睛微笑着说道:“女人急眼了还真的可怕……”

    轰!轰!轰!林地里的巨响一直响个不停,黑衣人也很郁闷,他本来就受伤了,结果跟着其他人一起撤退却被莫名其妙的一顿乱炸,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星尘境的话,那多半已经死了!

    这夏星寒就够难缠的了,没想到夏星寒的部下也这么难缠。竟然把河道给炸了!黑衣人顾不得那么多,他从未被炸开的冰面上狼狈的逃跑,但还是被轩儿下令乱箭射了一通,多亏星力保护得住自己的身体。也多亏轩儿不知道夏星寒受伤了,就因为不知道夏星寒受伤了,所以才觉得要省着点使用裂星弩,要不然她真的来劲儿了,非要来用裂星弩将他炸死在这里,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黑衣人上岸之中惊魂未定,结果又看到山道之中有马蹄声,远远的就能看到铁血骑的旗帜。这是夏东亭抄底来了!

    夏东亭的铁血骑抄底?黑衣人现在真的有些扛不住了,他四处看看,然后找到了一个乱石堆后面的深坑之中,他跳进坑里面才救了自己一命。

    当然这对骑兵并不是夏东亭带队的,而是秦妙语,也多亏他躲起来了。要不然非得死在秦妙语手里面,现在的秦妙语可是星尘境五重天的高手,黑衣人的实力跟她比起来就没法比了!

    就算是全盛时期也难以跟秦妙语决一胜负的。

    夏东亭带着兵循着路扎到了羽林军的孩子们,这些年轻而又稚嫩的面孔在遭遇到意外的时候,竟然没有慌乱。等他们来到的时候,发现孩子们正在打扫战场,一具具的尸体都排在路旁。夏东亭翻身下马,跟着一起来的夏广义也翻身下马看着满地的尸体说道:“我滴乖乖!这么多?”

    夏东亭俯下身,检查了一下尸体,尸体上什么重要的记号都没有。夏东亭连续的翻看了几个尸体之后,最后在一个人身上发现了刺青,这个人是因为衣服炸烂了,胸口露出来。在这个人心口附近有一块青黑色的“死”字刺青。

    夏东亭眯起眼睛说道:“是苍星重名昭著的「死侍」。”

    夏广义小声说道:“「死侍」据传一直都在京城活动,一般都是盯着王公大臣的,怎么会在这里?”

    夏东亭冷声说道:“是因为星寒,他们是冲着星寒来的?星寒他人呢?”夏东亭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夏星寒不在现场,就在夏东亭担心自己儿子在什么地方的时候,耿二云架着夏星寒一路走回来,夏星寒的身上到处都是血。夏东亭看到他当时就吓坏了,夏东亭忙跑过去双手将自己的儿子抱住说道:“星寒!星寒!”

    夏星寒看着自己爹笑着说道:“我输了,姜还是老的辣……”

    夏星寒说完这句话之后,也终于坚持不住晕死过去,长公主秦妙语在发现这边的爆炸之后就立即带兵过来看情况,结果到了之后,秦妙语差点儿气疯了!自己的儿子浑身鲜血的躺在龙骧军的战车上,秦妙语看着夏星寒,接着愤怒的问道:“谁干的?”

    “妙语,你听我说。孩子刚刚被人袭击,具体的情况还不知道,把所有的孩子都叫上,我们先撤回军营再说。”

    秦妙语心疼的看着昏死的夏星寒,而此时的夏星寒一脸苦逼的坐在祭坛上,仲无双则悠闲的趴在祭坛上。夏星寒苦着脸问道:“无双姐,我搞不懂了,刚才来的是个什么人?”

    “星尘境的高手是肯定了,不过他故意隐藏了自己的星兽,应该是怕被认为出来。不过你们苍星帝国的星尘境应该是数的过来的吧?”仲无双懒洋洋的趴在祭坛上说道。

    夏星寒坐在台阶上低声说道:“苍星帝国的星尘境高手?我娘?不能把?那是个男的,该不会是柳洪生吧?”

    “不,你应该没见过才对,因为我也不熟悉他的星力属性。除了柳洪生和你娘之外,还有哪个是星尘境高手?”仲无双帮忙分析道。

    夏星寒想了一下,然后低声说道:“除了这两个,一个是朱天龙,一个是广义。这两个人的实力都不差,不过朱天龙是皇帝身边的侍卫,他只保护皇帝的安危。难道是国师广义?我跟他没仇啊?”

    夏星寒说的朱天龙和广义是除了秦妙语之外苍星帝国的两外两大高手。“八臂猿”朱天龙,“笑僧”广义。这都是苍星帝国非常有名的两位高手。

    原本朱天龙排名第一,秦妙语第二,广义第三。眼下秦妙语和朱天龙的实力已经平起平坐了,而且秦妙语年轻,提升的可能性打,但朱天龙已经是一位老人家了。他提升的可能性不大了……所以朱天龙只负责秦家的安全,其余的事情一概不管。广义则不一样,广义是国师,现在还在占星台当国师。占星台是国家重要机构,国师一般都是强大的星师,像是广义就是极为强大的星师。他的实力在星尘境三重天的水平上。

    夏星寒如果遇到的是他,那这次算是见了一条命了。只不过夏星寒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广义会杀自己,莫不是跟外面勾结,或者说……他是某位皇子的部下,所以对自己下手?可问题是夏星寒从来没表明过要支持谁?不过话说回来,皇帝说许配九公主永安给自己,这或许让一些人认定了夏家和皇帝达成了某种交易,准备辅佐七皇子秦佑予登基坐殿的。

    看来自己在苍星帝国也不是那么安生,皇上不准备杀他了,皇子们又开始了……

    果然不该出生在帝王家啊,出生就是血雨腥风啊,这个皇位到底要多少人的血才能堆积出来呢?

    仲无双似乎看出来了夏星寒的无奈,她轻声说道:“你过去不比现在还热闹么?怎么没感觉你对你的过去感慨呢?”

    “我也不是感慨,更不是纠结。就是觉得生在帝王家还真的是一个挺不开心呢的事儿呢!我这还不是皇子呢,事情都这样,皇子……啧啧,想一想都觉得闹心。根本不适合我呢!对了无双姐,我要是去中州的话,实力是不是要要达到天星位八重天啊?”

    “中州讲武堂的话,你把星力提升到天星位是一件正确的选择,我告诉你,在中州域,星尘境一抓一大把。天星位的人,基本上就是底层的存在,若是地星位,我怕你容易再生事端出来,对你来说那真的是麻烦不断啊!”仲无双的提醒倒是让夏星寒清醒了许多,自己面对的事情不光是苍星帝国这点儿破事儿,还有中州讲武堂的事情。夏星寒真的是觉得好闹心!!地星位要怎么才能快速的提升上来,又要怎样才能提升到八重天的高度?

    仲无双像是看破了这一切似的,她轻声说道:“训练是一部分,历练是一部分,你最好还是能拿出一段时间来进行历练。你的兵不能一直你来带吧?你的兵就算是厉害,我承认你的想法不错。而且也有效果,但你不要混淆两者的重要性先后顺序。”

    夏星寒低声说道:“我知道的,不过我现在真的脱不开身啊?”

    “如果你真的脱不开身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找一个办法。你可以试试,我能帮你打开星门,这个祭坛其实也链接这一个星门的,那地方是星空裂隙或者是别的尘寰界这都不一定的。你若是离开三四日,在那边也能游历一段时间。只不过这种机会你只有一次,如果这次用了,以后去中州域你就没有机会尝试免费的那一次进入星门了。以后都要星门图的。”

    夏星寒吐了口气,他想了下说道:“也就是说,这次机会如果现在用了,以后突破星尘境的时候就没有资格了?”

    “是的,那样的话,你就必须要进入真武府,拿到星门图,这样你才有资格再进入星门。星门之中的世界是随机的,除非有星门图,否则你根本就不知道会去什么地方,有可能是别的尘寰界,也有可能是星灵界之中的小世界,还有可能是星空裂隙,反正世界的情况不一样。你可以再想想,再考虑一下。毕竟是有风险的!而且在那个世界一旦死了,你就回不来了。”

    夏星寒挠头说道:“真么凶残?那我必须要去了,挑战才是关键啊!”

    “我还有一件事要提醒你,你去的世界有可能是一个没有星力的世界,你要注意这一点,不过就算是没有星力,通过重新的循环和引力,你都能引九天星力入体的。还有就是,你要是去的了话,我必须要提醒你一点。我是无法跟你走的,不过冰飞蛇可以跟你走。所以你那时候是无法得到我的任何帮助,你可要想好了。”

    夏星寒摸了摸下巴,然后小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要自己一个人挑战极限去?那我能去多久?”

    “第一次免费时常普遍是那个世界的三年时间左右,一般也是这边的三天时间。星门是突破修行的关键,不管是这里还是星灵界,甚至是星神界,星门都是极为重要的存在。也是极为珍贵的存在!”

    夏星寒叹了口气,然后低声说道:“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能错过么?好,我这次把这边安排差不多了,我就去星门好不好?”

    “嗯,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你把这边的事情安排妥当,最好你能腾出七天的时间好好的做准备,七天能让你进步一大块。这就是星门的好处。”

    夏星寒兴奋的拍手说道:“好!无双姐,那就先谢谢你了,星门这么好,看来我今后是必须要找星门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