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武道炼星 > 夏家少主 第30章:大战左季元
    人家军队建立的时候主管都是一顿豪言壮语,然后喝酒吃肉,让士兵们喜欢自己。

    夏星寒,先请大家砍了一场砍头秀,还没开始训练呢,大营门口血流成河。夏星寒冷着脸说道:“将人头悬挂在大营门口,张贴布告,公示闯营者下场!从今天开始,这军营但凡闯营之人,杀无赦!”

    “遵命!”夏家的侍卫们齐声高呼,左季元额头青筋暴起的说道:“夏星寒!你敢砍我的人!我一定让你血债血偿!”

    夏星寒蔑视的看着左季元说道:“你能活着走出去再说。来人,拿生死文书来!”

    没一会儿,轩儿捧着托盘走过来,夏星寒在上面签字画押之后,左季元也拿起笔签字画押。夏星寒看着左季元冷哼道:“好了,左将军,你可以随意选择你的武器。你还有什么要准备的,那就做好准备吧!”

    左季元冷哼道:“我不需要什么准备,倒是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后事,就说吧?”

    夏星寒笑了一声,然后他拔出刀说道:“左将军啊,我这个人很喜欢人才,但也特别讨厌一种人,那就是没多少本事还瞎得瑟的人,那种人是活不长的,这要是写在书里面,都活不过三章的。”

    左季元活动了一下手腕,然后手掌扶着佩刀说道:“别说我欺负你,我先让你三招!”

    夏星寒冷笑了一声说道:“让我三招?好啊!”

    夏星寒二话不说,突然一个助跑,左季元面不改色的看着夏星寒,只不过在夏星寒冲过来的时候他集中自己的星力形成了一层护体的星力防护。然而这层防护,一般来说能防住一般的刀剑,按照他的认识来说,挡住夏星寒足够了。不过夏星寒抬起一脚,他这一脚带着非常强悍的贯穿能力,星力几乎就是一瞬间就被夏星寒一脚踢破,然后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胸口。

    左季元连忙退了好几步,夏星寒落地之后,他抖了抖裤腿说道:“第一招,还有两招!”

    夏星寒这明显就是在调戏左季元!众人都傻傻的看着自家的少爷,这也未免太厉害了!竟然不靠星力就直接将左季元给踹翻。这还是他们夏家的少爷么?夏星寒才十二岁啊!左季元都已经二十岁了!

    被一个十二岁的少年给踹翻在地,左季元的脸都在滴血,这真的太打脸了!堂堂的虎贲营的校尉,竟然被一个小崽子一脚踹翻,他的脸面以后往哪儿搁?左季元气急败坏的准备抽出佩剑,但没想到的是夏星寒伸出手将剑给推回剑鞘,左季元没反应过来,真的没想过还有人有这样的手法,这是空手夺白刃的技巧,直接将他的剑摁入剑鞘,然后他竟然跳起来出拳!而且还一拳直接打在了脸上!

    左季元的脸瞬间就被打的到处都是血,鼻子里,嘴里。而且人也都站不稳了,这一拳打的太重了。夏星寒本来个子不够高,够不着左季元的脸,所以直接跳起来一拳打上去,接着夏星寒一脚踹在左季元的腿上,左季元的重心失衡,跪在了地上,夏星寒抬起一脚,他这一脚高高的抬起,然后对着左季元的后脑勺砸下去。

    庞秀着急的喊道:“星寒!手下留情啊!可千万不能杀他!左季元是左吉的儿子!你不要命了!”

    夏星寒冷笑了一声,他看着庞秀说道:“我告诉你庞秀,你想要当个男人,想要当羽林军的军人,那就给我像个人样,在我这里就没有怕这个字。谁敢违背军规,敢无视我羽林军,那就让他拿命来理解什么叫做冲动!”

    夏星寒说到这里用脚尖勾住左季元的剑柄,然后动作非常麻利的将剑踢出来,夏星寒的很随意的就握住了这把飞出来的剑。然后夏星寒高高的举起剑对着左季元的头砍了下去!!

    噗!!咕噜噜噜!

    夏星寒展现的是强大的体术战斗,也是相当强大的武道战斗。夏星寒看着那些孩子说道:“所有人都记住了,杀人,就应该像我这样!如果你在战场上,你的犹豫不仅仅会让你自己丢掉性命,还会然呢的同袍丧命!所以,你们在面对任何的敌人时,就要像我一样!绝对不能犹豫!不要顾及他是谁,你只要记住自己是谁,你要服从命令!军人,当以服从命令作为天职!不服从命令的人,我定斩不饶!”

    夏星寒说到这里,他高举起手中的宝剑,其余的孩子们吓得都跪在了地上,夏家的卫士们同时高声喊道:“少帅!少帅!少帅!”

    夏星寒砍了这么多人,这来的到这里的孩子都懵了,他们吓得都不敢动弹了。夏星寒看着那些孩子说道:“列队!”

    这次夏星寒再喊列队,孩子们都赶忙站好,夏星寒冷笑道:“你们放心,我只是对敌人这样子,不是对所有人都这样子。但是,在军营里面,我们就是有规矩的。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实行十七禁律,新兵期间,五十四斩我暂时不会对你们实行。但是,结束新兵训练之后,你们所有人将按照十七禁律,五十四斩作为条例。而且还有详细的日常军营条例,现在,我不强留你们,如果你们想继续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我放你们走。但如果有人想要成为像是我一样的人,想要跟你们的父亲一样征战沙场,想成为一个超越你父亲的军人!那就留下来,我夏星寒向你们保证,只要你能成为我羽林军正式军官的人,你们都将成为苍星帝国最好的军人!你们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你们的面前讲没有任何的障碍!你们要想好了,新兵训练也是会死人的,你们极有可能就把小命丢在这儿了。你们不要头脑一热,也不要想不开,羽林军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我的羽林军更不是什么人都能加入的,废物,人渣,混蛋,都可以离我远点儿,因为你们不配。如果你们真的想不开的话,那就进来,不过,在成功完成考核之前,你们的名字,就只有一个!这个名字很长,叫废物,菜鸟,白痴,笨蛋,蠢货!我希望你们很聪明,好好的考虑一下,不要因为一点儿钱就不要命了!”

    夏星寒一番话说的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少部分站出来说要走,夏星寒也没拦着,直接让他们走了,剩下的孩子们一个个都不吭声,还站在院子里。夏星寒看着这些人说道:“呦呵?这么多想不开的?想不开……好!既然你们这么想不开,这么愚蠢,我会让你们为了自己的愚蠢而付出代价的!庞秀,组织所有人,站军姿,晚饭之前谁熬不住马上给我滚蛋!”

    “是!”

    “你现在也别闲着,站军姿的同时,给所有人宣读军营条例!”

    “是!”

    庞秀是知道夏星寒这个套路的,他说话几乎就是扯着嗓子喊的,夏星寒提着人头将左季元的人头交给侍卫,并且让他们将人头挂在了军营门口。而且还贴出告示来了,夏星寒可不惯着你这些臭毛病。他的营地,就是不在皇城内,就算是在你左家的眼皮子底下,又能怎样?

    夏星寒砍了左季元的事情,几乎是长了翅膀似的消息在京城内部传开了……

    在宫里面的长公主吃惊的看着太监的禀报,皇帝听到之后久久没说话,他看着长公主说道:“皇姐,这件事你看怎么办?”

    “左季元闯营门,向星寒讨要那两千套军备,从军规来讲,他是死罪。罪无可赦!主要是星寒手中没有兵,难以服众,所以这件事让大家第一印象认为的是这孩子胆儿大。可是换做任何一个军营来说,这都是毫无疑问的死罪。左吉他不可能不知道吧?”长公主看着皇帝问道。

    皇帝沉声说道:“这就是朕一直所担心的,左家向来跋扈,其实要是普通的跋扈也就罢了,他们的跋扈是在军中,完全无视皇家威严,把军营当做自己家了。他想怎样就怎样,这就是朕为什么不让他们掌控虎翼军的缘故,虎翼军他们掌控三分之二就已经成了这样子,要是掌控全部,这京城恐怕不是我们秦家的,而是他左家的了!!!朕亲自颁布建立的羽林军,他竟敢公然打劫!他们的眼里可还有朕这个皇帝么!想来也只有无双皇后和东王宗了吧!”

    长公主沉声说道:“陛下,这件事你不宜出面,应当还是我来做,羽林军刚刚建立,军营的安全有所欠缺,但不能调集巡防营的人,这样对京城戍卫不利。我准备调集三千换防回来的龙骧军直接进驻在羽林军的大营内,一方面休息整编,一方面保护羽林军。而且我们这次直接将龙骧军这三千精兵压在了左家的喉咙上,我倒要看看这左家能怎么办?!能有多大的能量?”

    皇帝笑了出来,他拍着桌子笑道:“好!皇姐说的没错,我早就担心京郊那片地方了,只是我担心两家打起来,对京城安宁不利,但现在不一样了,羽林军建立这是个机会,正好将营地的调配掺杂,我倒要看看左吉他能怎么办?!立即传令下去,龙骧军未抵达军营之前,调集三千御林军亲自护卫!换防之前,三千御林军听候夏星寒调遣,同时下达朕的手谕,夏星寒整顿军纪有功,加封一等子爵,同时任命为羽林军元帅。品级……二品!”

    “奴才遵旨!”太监刘公公忙跪下回了一句,长公主明白,皇帝这一招也是借力打力,想要借他们夏家的力量打压左家。说到底,最后这黑锅,他们夏家是背定了。夏星寒这次砍了左季元,可是随了皇上的心思了,要是左家开始反击,恐怕皇上并不会像嘴上说的那样维护夏家。相反,他恐怕是愿意座山观虎斗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