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盖世小村医 > 第673章 魂记
    “海哥哥,刚才这个女人施展的就是瞬移神通。”在徐海惊诧不已的时候,脑海中响起了小嫣的声音。

    “瞬移?我靠,还真有这种缩地成寸的大神通咧,只是这个女人把我带到这大雪山上干啥咧?”徐海用魂识应道。

    “前辈,这是哪儿?”徐海问站在自己身边的皮衣女子。

    尽管寒风凛冽,大雪纷飞,但是徐海并没有感觉寒冷,以他现在的肉身强度,对这样的严寒毫无感觉。

    “这是罗斯国的边境。”皮衣女子立在雪山崖边,看着远处迷茫的天际说道。

    “啊?就这样到了罗斯国?前辈,我可没有护照啊!没有护照就是非法入境,会被罗斯国警方给抓起来的。”徐海惊呼起来。

    他万万没有想到几乎眨眼功夫就到了数千公里之外的罗亚国。

    “聒噪!老实跟着老娘,比任何护照都安全!走!”

    皮衣女子突然转身斥道,说完便有拉着徐海的胳膊,再次施展瞬。

    而当徐海再次睁开眼睛,却是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一样的大厅中。

    “海哥哥,以她的实力一次瞬移还无法直接到罗斯国,所以刚才她在雪上停顿了一下。”小嫣的声音又在徐海的脑海里响起。

    “这里是什么地方?已经在罗斯国的腹地了吗?”徐海问小嫣。

    “我也不知道,看上去有点像她的老巢。”小嫣猜测道。

    “幽云分堂主!”

    徐海看到有两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朝皮衣女子躬身问候,女子皮肤很白,但却是东方人面孔。

    她们叫她分堂主?难道皮衣女子真的将我带到了她的宗门?

    徐海心里生出猜疑。

    “你们去把魂师叫过来,然后给他办一个国际通行的护照。”皮衣女子指了指一脸惊疑的徐海对两个下人吩咐道。

    “遵命!”两个白裙女子领命后,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徐海的脸,然后就退下去了。

    “前辈,办护照我不用去照个相什么的吗?”徐海有些不解,看着皮衣女子问道。

    “这不用你操心。枯寒说他去了罗斯国,没有说什么具体的城市或者地区什么的?”皮衣女子坐在一宽大的沙发上看着徐海问道。

    “没有,就说是去罗斯国。所以前辈,我觉得您让我带您找他这无异于大海捞针啊!要不您先将我放回去,留下您的联系方式,只要枯寒前辈来找我,我第一时间通知您行不?”徐海带着讨好的笑容对皮衣女子说道。

    “你不要跟老娘玩什么花样,被我遇见,只要枯寒不出现,你就不要想离开老娘的掌控。老娘压根就没有指望你能带我找到那个神出鬼没的老东西!不过你说他可能在罗斯国,那就过来碰碰运气吧!”皮衣女子从沙发旁的玻璃茶几上端起一杯咖啡悠闲地喝着说道。

    “前辈,我跟您没有任何仇怨,您总不能一直软禁我吧,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咧!”徐海脸色显得比较难看地说道。

    “哼,你要做什么尽管去做,前提是不要逃出老娘的掌控就好。”皮衣女子说道。

    听到皮衣女子的话,徐海眼皮微微跳了跳,这意思是说她并不是想要软禁自己?

    “前辈,我不太懂您的意思,比如我想要去结界战场获取修炼者身份牌,这算是逃出您的掌控吗?”徐海有些疑惑地问道。

    “你现在在老娘的宗门无界堂里,无界堂在全世界都有分堂,这里是罗斯国的分堂。我带你来,就是为了给你一个小小礼物。你收到这个小小的礼物后,你就可以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

    “无界堂?!是四宗三堂中的三堂之一吗?”徐海得知皮衣女子竟然是无界堂的人,大为惊讶。

    白灵婉曾经给他介绍过。修炼界最强大的势力就是四宗,仅次于四宗之下的就是三堂。

    三堂分别是东方的天星堂,西方的无界堂和极地的天极堂。

    “看来你对修炼界也有一些了解。”

    “前辈,刚才您说得小小礼物是什么?”徐海感觉皮衣女子说得小小礼物似乎不是什么好东西。

    “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皮衣女子依然悠闲地喝着咖啡,看都不看徐海一眼说道。

    “刚才我听那两个人叫您幽云分堂主,您是这分堂的堂主吗?您叫幽云?”徐海又问道。

    “你的问题还真多呢,不过告诉你老娘的名号也不打紧。是的,老娘就叫幽云,是无界堂的第七分堂主,罗斯国的分堂就是我的分堂总部。臭小子,你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幽云斜了徐海一眼问道。

    “额,没有了。”徐海不再说话。

    不一会儿,一个身材非常高大的罗斯国光头男子走进了大厅里,身披红色披风,手里拿着一个法杖样的东西。

    “分堂主,您有什么吩咐吗?”光头男子用国际语恭敬地问幽云。

    “你在他的灵魂里打上一个魂记。”幽云指了指一脸茫然的徐海对光头男子命令道。

    魂记?是什么东西?

    徐海一听要给他打上什么魂记,身上汗毛立即就竖起来。

    “海哥哥,这应该就是一种跟踪你的灵魂印记。不过他们用这种方式掌控你也好,省得你要被她软禁。”小嫣立即做出猜测。

    “嗯,何必这么麻烦呢,直接让我杀死一个弟子不就打上了灵魂印记?可惜她并不知道我的这个秘密。希望他们的魂记除了能锁定我的行踪,不要有别的什么东西。”徐海有些担心地回应道。

    虽然担心,但是徐海现在被幽云控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只能逆来顺受了。

    打上魂记的过程非常简单。

    光头男子只是用他手里的法杖射出一道白色的光束,光速进入徐海的眉心,非常简单而快速。

    而徐海也没有任何不适感。

    “前辈,这魂记是做什么的?”徐海问幽云。

    “它是你灵魂的跟踪器,不管你去了哪里,老娘都能第一时间找到你。如果枯寒出现在你的面前,老娘也能第一时间知道。这魂记只有我们无界堂培养的魂师才能施展,算是我们无界堂的独门秘术吧。徐海,现在你自由了,想去哪里都可以,不过老娘没有时间再送你回华国,你自己回去吧。三天后,你的护照会有人送给你。这三天你最好就在这里呆着,不要瞎跑。”

    待徐海被打上了魂记后,幽云对他交代一下,便突然瞬移消失,留下徐海在大厅里。

    而那个大个子魂师也不理会徐海,独自走出了大厅。

    “我靠,啥意思,就这么把我晾在这里?好歹也安排一下食宿啊!”徐海嘀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