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盖世小村医 > 第659章 真实嘴脸
    让马秀媛愤怒的不仅仅是徐海在葫芦村创业做得风生水起,还有他身边的女人不断在增加。

    或许后者才是让她对徐海的恨日渐厚重的最主要原因,想起曾经她不顾尊严苦苦哀求,不择手段想要回到徐海的身边,被他无情拒绝,马秀媛内心的屈辱就在疯狂吞噬她的良知。

    又到了给翟月的母亲治疗的时间,当徐海非常尽职尽责地完成了治疗后,翟月将徐海叫到书房。

    徐海看着眼前这个靓丽精致的女孩,心里的滋味也是比较复杂。

    “徐大哥,上次你对我说的话,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翟月对徐海说道。

    “合理的解释没有意义,你心里比谁都清楚。我只告诉你,你可以瞒得了别人,可是瞒不了我。”徐海脸色冷冷地说道。

    “好吧,那原石就是我派人抢的,你打算怎么对付我?”翟月其实找徐海谈,已经做好了对他坦白的打算。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徐海没有想到翟月竟然直接承认了,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愣了几秒钟后,凝视着她的眼眸问道。

    “很简单,我要救我的妈妈,在你告诉我能治好我妈妈的病之前,我已经安排了行动。虽然之后我也可以撤销行动,但是你让我怎么能百分百将宝都压在你身上?你的医术我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听你一面之词,甚至我们都不是很熟悉,我怎么知道该不该相信你?而千年绝世美玉我和我爸爸寻找了几十年,终于找到了,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翟月显得理直气壮。

    “就算是这样,你也该跟我坦诚相告。我知道在修炼界杀人夺宝也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实力不如人,宝贝被抢了也怨不得别人。”

    “哼,告诉你好让你跟你的师姐师兄通风报信吗?我又不傻。说那么多已经没有意义了。你就告诉我,打算怎么处理吧,知道真相的人只有你一个。你的师兄被打伤,你的师姐差一点被我的人给杀了,修炼界有仇必报,有恩必答,你给个痛快话。”

    翟月冷哼一声问道,她之所以打算向徐海坦白,就是想要探探徐海的意思。

    翟月的干脆让徐海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其实他心里也是比较纠结。

    将这件事告诉甄富海吗?那么翟月母女二人可能有生命危险,也或许会给富海集团带来灾难。

    毕竟徐海隐隐感觉,翟月的父亲翟天驰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万一因为此事而给富海集团带来灭顶之灾就大事不好。

    毕竟不过是一块绝世美玉,而师姐白灵婉也没事了,这之间的利弊得失徐海需要好好衡量一番。

    “你是不是想要向你们富海集团高层告发?”翟月见徐海似乎有些犹豫,便逼问起来。

    “翟月,这件事我想了想,念你也是救母心切,最起码在将你母亲治好之前,我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而且,我只是甄富海手里一个不起眼的弟子,就算要为同门报仇也轮不到我来报。这就是我的态度,你还满意吗?”

    徐海自然知道翟月突然向他坦白的意图,无非就是想要知道他的态度会不会给她们带来危险。

    徐海也明白,以翟月的行事风格,如果徐海说现在就要向富海集团告发,他相信自己搞不好就要被杀人灭口。

    当然,为了保险起见,翟月是应该杀了徐海,不过现在徐海给了她治愈母亲的希望,她不会轻易将这个希望掐灭。

    毕竟千年美玉也不过是延缓病程的进展,并不能彻底治愈治翟月母亲的渐冻症。

    因此,徐海才说在治愈她母亲之前,是不会向任何人说的,也算是给自己的安全加了双保险。

    随着和修炼界的人逐渐接触多了,徐海行事也慢慢变得谨慎起来,没有一些心机在残酷的修炼界根本走不远。

    得到徐海的明确答复,翟月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之所以跟父亲翟天驰说这件事她自己来处理,其实也是基于对徐海为人的欣赏和信任。

    她相信徐海不会骗她。

    “那就多谢徐大哥的宽宏大量,如果你真治好了我妈妈,我会拿着这块千年美玉亲自到你师父甄富海面前负荆请罪!要杀要剐,绝无二话!”翟月也对徐海郑重承诺。

    翟月的承诺让徐海心里一阵欣慰,他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翟月并不是一个心肠歹毒卑鄙无耻的人。

    离开翟月的家后,徐海让白灵婉拉着他去了趟县医院,而师父付松仁却是告诉他一个好消息。

    那就是穆欣蓉从省二医院又转回到了县医院。

    徐海喜出望外,赶紧询问穆欣蓉的病房,然后像风一样的朝穆欣蓉奔去。

    可是当徐海走在走廊的时候,耳朵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原来是陈之凯躲在楼梯拐角处小声打着电话。

    如果不是徐海对陈之凯的声音比较敏感,他也不会留意。

    但是当他留意起来后,以他的听觉,陈之凯很小的说话声却是一字不漏的进入了他的耳朵里。

    即便是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徐海也听得真切。

    “爸,您让我每天对着那个傻子,我都要吐了,实在受不了了!”

    “受不了也要受!只要穆欣蓉没死,你就要娶她当老婆,我们的企业没有穆方汝的支持根本不行,你不要感情用事!”

    “爸,你真要让我娶个傻子?!为了企业的利益,就要牺牲你儿子的幸福吗?”

    “老子看你他娘的才是傻子!娶穆欣蓉不过是抱住官家大腿的手段。你将她娶回家以后,想怎么对她还不都是你说了算,反正她是个傻子也管不了你,你想玩什么样的女人不能玩?”

    ……

    这对无耻的父子!真是该死!

    徐海听到陈之凯和他父亲的通话,气得咬牙切齿,心中大骂。

    他一直以为陈之凯对穆欣蓉也是真爱,就算穆欣蓉病了,还依然不离不弃。

    徐海还曾经一度决定看在陈之凯对穆欣蓉这么铁的份儿上,不和他计较间接害了穆欣蓉的账。

    毕竟当初他们并不知道是穆欣蓉一手搅了他们的订婚宴会。

    现在看来,陈之凯原来一直都在演戏,被陈林州逼着假惺惺对穆欣蓉不离不弃,不过是为了攀上穆方汝这个官枝!

    徐海脸色很难看,不过心里愤怒的同时也庆幸,碰巧让他看清了陈之凯的真实嘴脸。

    走进病房,徐海意外看到一道熟悉身影坐在穆欣蓉的病床边,让他顿时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