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盖世小村医 > 第363章 不可理喻
    徐海有些担心穆欣蓉的安危,没有多呆便跟向承华告辞返回螺田镇。

    虽然徐海不知道那两个修炼者能不能找到穆欣蓉,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回到螺田镇才是下午三点左右,大蛇送徐海回家,裴大梁也跟着了,他想去看看妹妹裴晓芙。

    回到葫芦村后,徐海看到穆欣蓉在学校上课,也算是放下心来。

    又逛了逛药材园子,这几天杨杏云带着女工人们将药材园子都几乎种满了,并安排人定时定点给药材浇水。

    徐海看到三个棚子门口的水缸中需要添水了,便又给水缸填满水,自然也是要悄悄灌入一些万灵之气。

    杨杏云将药材园管理得井井有序,还专门腾出一个棚子主要种植如野山参等比较珍贵的药材,无论是土壤精细程度还是底肥的质量都比其他棚子要好一些。

    可是当徐海走到最后一个药材棚子里时,却看到马秀媛竟然还在干活,而且一个人孤零零地伏在地里拔草。

    不是让阿云将她开除吗?

    徐海心里有些疑惑,既然碰见了,且棚子里也没有旁人,他决定要好好问问马秀媛她到底要怎样。

    “这个时候你不去照顾你的强哥,却在这里干活儿,你觉得你做了这么多狠毒的事儿,还有脸在我的药材园子里呆着吗?”

    徐海语气冰冷,虽然他心里对马秀媛怜悯多于憎恨,但是也不能对她客气。

    听到身后忽然有人说话,马秀媛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脸上的神情显得比较复杂。

    “海子哥,我……我上午去你家找你来着,可是你没在,杏云嫂子说不让我在药材园子里干活儿了。但是我觉得这药材园是你的,不是她的,她没有资格赶我走,所以我要等你回来。”马秀媛不敢和徐海对视。但是脸上似乎还有一股不甘。

    “哼,让杨杏云将你开除就是我的意思。马秀媛,你到底想要怎样?我们已经分手了,而且是你提出分手的,你现在又要回来,我就必须要接受你吗?你觉得你用这些卑鄙无耻的手段就能重新回到我的身边?你是不是疯了?”徐海冷声一声,然后大声叱问道。

    “海子哥,昨天我是,我是气昏了头,真不是蓄意的。其实,那天在山里你对我说完,我就知道我们回不去了。可是我心里不甘心,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你连杨杏云都能接受却不接受我?”马秀媛忽然抬头直视着徐海,她就想听徐海给她一个解释。

    “只是因为不甘,你就可以让人装鬼吓唬穆欣蓉,就可以将杨杏云害进山沟里,就可以给我下药?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变得很可怕,你如果再不收敛,等待你的将是悲惨的结局。你想要知道我为什么接受杨杏云而不接受你对不?那我告诉你,杨杏云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村里人都误会她咧!她为了不离弃婆婆,在胡大山面前忍辱求生,三年来不曾让胡大山占有她的身子!她守寡以来,除了我,任何男人都没有得到过她,她是干净,善良的,仁义的,这就是我为什么能接受她的原因!而你呢?为了虚荣享受,可以背弃我们的真挚爱情,宁愿被人渣胡强玩弄,也不顾村里人的唾弃!你拿什么和杨杏云比?”

    徐海的一番话说得马秀媛哑口无言,既惊愕,又羞愤。她沉默了一会儿后缓缓地说道:“我不信,你一定是被杨杏云那个搔狐狸给迷住了心智,失去了判断。难道全村人都是错的?徐海,你不让我在药材园里干活没什么大不了,我马秀媛想要怎么活,不需要你来教我。既然你认为我是一个烂女人,是一个该被人唾弃的女人,那好,那我就烂给你看!徐海,我之前做的那些事,错也好,对也好,只是因为我心里还有你,而且你是我马秀媛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即便是此刻,我依然爱着你,可是你对我如此冷酷无情,除非你把我杀了,否则别怪我不择手段!”

    马秀媛说完,将手里的一把杂草狠狠摔在徐海的身上,愤然离去。

    马秀媛毫无悔过之心,且极度偏执的话语让徐海有些不寒而栗。

    这个女人真是疯了!完全不可理喻!真是冤孽啊!

    徐海心中哀叹,他不知道马秀媛以后还会做出什么事情,不过徐海告诉自己,如果她真的伤害了他身边的人,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待穆欣蓉放学后,徐海告诉她今天偶然听到两个修炼者可能会对付她,穆欣蓉也是很惊诧。

    “徐大哥,是不是有一个短发浓眉的年轻人?”

    “没错,应该就是上次在订婚宴会上发现你施展神通的那个家伙。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盯着你不放,如果只是他一人也没事,他的实力不高。可是他身边还有一个实力很强的修炼者这就比较麻烦咧。”徐海有些担忧地说道。

    “我现在离得县城这么远,而且葫芦村这么偏僻,他们不会找到我的。他之所以盯着我,我想可能是想要要挟我给他好处吧。他觉得被陈家知道是我做的手脚,我家可能会得罪陈家,这样就会影响我父亲的仕途,毕竟陈家在青巳的势力是很大,流水的官家斗不过地头蛇。”穆欣蓉基本看透赵燎的一半图谋。

    “虽然我对修炼者还不是很了解,但是他们的手段诡异莫测,还是要多加小心。最近一段时间,你就不要离开葫芦村了。”徐海对穆欣蓉提醒道。

    “嗯,知道了徐大哥,有你在,有大家在,我什么都不怕。”穆欣蓉嫣然一笑,看到徐海这么担心自己,心里暖暖的。

    两人正说着,杨杏云走进了院子,见徐海和穆欣蓉在堂屋坐着,便对他招招手有话跟他说。

    “阿云,你是要问马秀媛的事儿吧?”徐海问道。

    “是咧,我今天让她走,她说药材园又不是我的,我没有权利让她走,必须要你说了才算。这个马秀媛真不是东西!”杨杏云似乎还气性未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