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盖世小村医 > 第356章 防不胜防
    “你觉得现在葫芦村除了胡强,谁还会要我?”马秀媛的反问式的回答让徐海一时语塞,心里多少也有那么一丝替她感到酸楚。

    “世界那么大,为啥非要一辈子把自己栓在这个小村庄?上次不是说可以考虑到大城市去闯闯吗?”徐海又问道。

    “哼,你这是关心我吗?如果是那就省了这份儿心吧,何必假仁假义。”马秀媛冷哼一声斥道。

    徐海不再说话,当他走进马秀媛的家里,果然看到胡强躺在炕上面颊烧得红通通,身体还时不时抽搐两下,基本处于半昏迷状态。

    见马秀媛并没有骗自己 ,徐海便彻底放下了戒备,先给胡强号一会儿脉。

    “他这是咋咧?”马秀媛有些焦急地问道。

    “应该受了比较严重的风寒,高烧引起了抽搐,没啥大事,我给他点点穴退了烧就好了。”徐海淡淡地说道。

    虽然躺在炕上的男人让徐海见之恶心,但是此时他就是个毫无私心私怨的医者,认真给胡强点穴推拿,同时将一缕微弱的万灵之气输入他的身体里。

    大约点穴推拿了十五分钟,胡强的情况大有好转,高烧很快就退了,身体也不再抽搐,呼吸也变得均匀,竟是沉沉睡去。

    而且,徐海的万灵之气也同时将穆欣蓉施下的幻术灵气残余彻底清除。

    “海子哥,谢谢你,你也捣鼓了一阵子,来喝点茶吧。”马秀媛又叫徐海为海子哥,面带着微笑给他端来一杯茶。

    徐海还真是稍稍有些口渴,没有多想,便接过茶杯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可是当徐海将最后一口茶喝进喉咙里,他忽然觉得这个茶水的味道有些怪怪的,似乎含着一股酸味儿,虽然这股酸味儿很淡,感官已经非常发达的徐海还是品尝出来了。

    “秀媛,你家这茶叶是不是有些过期……嗯?什么情况?”徐海忽然感觉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紧接着身体内的血液开始发热,仿佛要沸腾了一般。

    茶里有毒?!

    徐海意识到马秀媛给他喝的茶有问题,大惊失色,赶紧运转体内的万灵之气抵御毒素。

    万灵之气果然强大,很快就让体内沸腾鼓荡的热血稳住,可是另一股诡异的几乎无法抗拒的力量直冲徐海的灵魂,让他呼吸加快,一股狂野的本能裕望如狂风骤雨般席卷他的整个识海。

    什么?竟然给我喝了春药?!

    徐海立即意识到这股狂暴的灵魂冲击是什么,身体上的燥热感也不可遏制地再次袭来。下面那物异常狰狞地挺立,几乎要穿裤而出。

    徐海体内的万灵之气可以非常有效地遏制身体上的不适感,但是对精神上的冲动和狂躁却似乎并没有太大作用。

    “嗯……马秀媛!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徐海尽量控制自己的心神,指着马秀媛大声叱问。

    “哼,这都是你逼我的!徐海,你宁愿天天跟杨杏云那双被村里男人都快要捅烂的破鞋搞,就不愿跟我?!我马秀媛在你眼里是什么?呵呵,这种网上购买的崔情水果然药力不错,我还担心你身体强壮对你无用咧!怎么样,现在看我马秀媛是不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呵呵,你看看我,美不美,这里大不大?这里翘不翘?想要吗?来吧!想要就给你!任你弄都行!”

    马秀媛见药性起了作用,一边对徐海说着,一边慢慢脱下依服,同时还扭动着腰身,极尽魅诱之态。

    其实,这些天徐海一直憋着,本就有些几渴,刚才还跟杨杏云酝酿了一番,现在再被药力强劲的春药刺激,就算他意志力再强大,身体再强悍,在狂暴的生理裕望驱使下,在马秀媛如妖如魅的赤果果勾撩下,很快就沦陷,一把将马秀媛抱住,狂乱地攻陷。

    或许是因为太过急切,徐海半天也找不到突破口,马秀媛没有想到这药力如此厉害,让徐海几乎要疯狂,动作也没个轻重,让她疼痛得都半天脱不下最后一道布障。

    “草泥马的!徐海你个狗草的鳖孙,敢弄老子的女人,老子要杀了你!”

    可是没有想到,两人的动静有些大,将隔壁的胡强给惊醒了!

    胡强一进屋看到马秀媛和徐海搞在了一起,虽然还没有办成事儿,也是怒火攻心,拿起炕上的一把剪刀猛力朝徐海的身上刺。

    在药力作用下的徐海神智几乎是弥散的,根本躲闪不开胡强的一记猛刺,锋利的剪刀直接刺进了他的后背肩胛骨。

    “啊!”

    马秀媛惊叫一声,吓得从炕上跳下来,只穿一条裤衩就去拦着胡强。

    她怨恨徐海,但却不想让他死。

    “强哥,住手!闹出人命我们两个都要玩蛋咧!”马秀媛大声吼叫。

    “滚!你个臭表子!老子连你一起杀!”

    胡强虽然对马秀媛没有什么真爱,但是跟马秀媛厮混了这么久也是有些感情,而且在胡强的心里,马秀媛是唯一一个对他有真爱的女人,他怎么能容忍他最恨的徐海当着他的面搞她!?

    无法遏制的怒火让胡强几乎失去理智,一把推开马秀媛,又接连在徐海的身上刺了好几下。

    徐海身上鲜血淋漓,剧痛也让他的凌乱心神有了一些归位,好在他体内的万灵之气自带防御,且具有很强的修复能力,身上被剪刀刺伤了好几处,但并没有伤到要害。

    “去你玛的!”

    恢复一些理智的徐海,从炕上弹坐起来,抬腿就朝胡强的胸口踹去,这一脚属于本能的反击,哪里有什么轻重,当然也没有运转万灵之气的主观意识,但力道却着实不小。

    “噗通!”

    肥胖的胡强起码有二百多斤,被徐海一脚踢得飞了起来,狠狠砸在墙壁上,然后又脸朝地跌落下来,瞬间昏死过去,口鼻鲜血汩汩流出。

    “啊!”被胡强推得摔倒在地还没有爬起来的马秀媛再次发出一声惊叫,吓得六神无主,手足无措,浑身发抖。

    “强哥!你怎么样了?强哥!”和徐海的生死比起来,马秀媛更担心胡强的安危,惊恐万状地一边推搡着他的身体一边大声喊叫。

    而徐海则是强忍身体上的剧痛,赶紧运万灵之气对伤口进行止血,然后穿好衣服,趁着神智还保持一些清醒,狠狠地瞪了一眼趴在地上哭号的马秀媛,愤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