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盖世小村医 > 第318章 碾压
    徐海走进一些,发现领头的大汉有些面熟,多看了两眼后想起来他是以前唐大鹏的手下,上次在缘客来酒楼门前被自己一拳打飞的铁塔。

    “你们要干什么?”徐海冷声问道,毫无惧色,且眼神里带着明显的睥睨。

    以徐海现在的实力,对付这些寻常莽汉,别说七八个,就是七八十个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徐海,你他玛如果现在跪在地上给老子磕三个响头,老子可以考虑留你一条腿和一条胳膊,让你还能爬着回去。”铁塔用手里的铁棍子指着徐海很是嚣张地斥道。

    “是吗?你们如果现在集体跪下来给老子磕三十个响头,老子可以考虑留下你们一只手能拨打电话叫救护车。”徐海眉毛一掀,双手抱肩斜着眼看着铁塔等八人说道。

    听到徐海的话,坐在电动车上战战兢兢的裴晓芙不禁捂着嘴,一双大眼睛惊讶地瞪着徐海,她觉得徐海这是不要命了。

    “哈哈哈!”

    徐海的话让八个壮汉都笑得快要抽了。

    “草泥马的小逼崽子,你他玛的是灌猫尿灌高了,还是被车上的嫩妹子乃子晃晕了?找死老子就成全你!”

    铁塔首先发难,抡起手里的铁棍照着徐海的脑袋就打下来,他这一下势大力沉全然是要人命的节奏。吓得裴晓芙捂住了眼睛。

    “呼!”

    铁塔手里的铁棍在空中发出破空声,但却没有打中徐海,徐海的身体恰到好处地做了半尺侧偏,将将躲过。

    但是铁塔手里的铁棍却再也收不回来,徐海如钢钳一样的手爪死死抓住铁棍,任凭铁塔如何使劲,手臂上肌肉坟起血管暴突都无法抽回铁棍。

    “这条胳膊就别要了!”徐海淡淡地说着,同时抓住铁棍的右手万灵之气微微运起,用力一抖。

    “咔咔咔!啊!”

    伴随着非常清晰的,听得人头皮有些发麻的骨头碎裂声响起,铁塔整条右胳膊如断了线的木偶臂立即耷拉了下来,身体侧歪,发出一声惨叫。

    徐海只是轻轻一抖,一股内劲直接让铁塔粗壮的胳膊骨头断成了数节,这还是徐海没有下狠手,否则他整条手臂的骨头就要粉碎!

    “啊!嘶!草泥马的!你们给我上,打死他!打死他苟日的!”铁塔半跪在地上,左手拖着右臂,疼得大汗淋漓,朝身后的人大声咆哮。

    虽然徐海轻描淡写的一招对剩下的七人颇有震慑,但是没有人觉得七个人群攻还搞不定他一个。

    “碰碰碰!”

    “啊!”

    徐海瞬间就陷入七个手拿棍棒的大汉的围攻当中,电动车上的裴晓芙吓得惊叫出声。

    铁棍木棒如雨点般朝徐海的身上落下,尽管徐海身形比寻常人敏捷很多,毕竟七个人围攻,在较为狭窄的山路上几乎没有躲避的空间,徐海身上挨了好几下子。

    不过他体内的万灵之气自带防御,这些莽汉的攻击打在徐海的身上,虽然发出闷响,看上去打得凶狠,但是徐海却丝毫没有受伤,然而攻击者的手被反震得手腕生疼,虎口发裂。

    “卧槽他玛的!这个苟日的会硬气功,打他不仅没事,我们的手反而被震得生疼啊!”其中一个大汉打了一阵子,显得气急败坏地大声说道。

    他的话让其他人也慢慢停了下来,纷纷用惊骇的眼神看着徐海,看到徐海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更是跟见了鬼一样。

    “玛了个逼的,见鬼了不成?刚才老子明明打中了他的脑袋,就老子这力道,脑袋不开瓢也要起个大包吧!这苟日的根本不怕打啊!”又一个光头大汉瞪着眼睛惊叹道。

    徐海知道这些人根本伤不了自己,所以只是采取了防御,并没有还手,见他们都停了下来,他很轻松地拍拍手,慢慢朝他们逼近。

    而七个大汉加上疼得直哼哼的铁塔慢慢后退,八个人脸上的表情出奇的一致,那就是惊恐。

    “你们这些渣渣,知道老子为哈没有还手不?因为老子怕把你们打坏了没法给老子磕头!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给老子颗三十个响头,我可以网开一面,断你们每人一条胳膊,让你们滚蛋!”徐海此时语气和神态霸气侧漏。

    电动车上裴晓芙的惊骇程度丝毫不亚于那些混子,她没有想到徐海竟然这么强悍,惊得连呼吸都差一点要停止了。

    “草你玛的,老子就不信你连刀子都捅不进去?”

    一个黄毛混子有些不信邪,从裤腰里抽出一把半尺多长的匕首,一脸凶相朝前踏出一步,然后身体微微下蹲,一个弓步前刺,直取徐海的腹部。

    对于锋利的匕首,徐海还不敢用身体硬抗,双腿用力一蹬,身体很是飘忽地急速朝后退出一米,对方的匕首尖连徐海的衣服都没有碰到。

    但是不等对方收回匕首,徐海的左腿一个向上的弹踢,速度极快,让黄毛混子根本无法躲避。

    “啪!啊!”

    一声手骨碎裂的脆响,伴随着混子凄厉的惨叫,徐海将对方手腕踢得粉碎,手里的匕首飞上天空,然后落入山路左侧的悬崖下。

    黄毛混子拖着右手手腕疼得眼泪直流,几乎是连滚带爬往后退,但是徐海可不会这么轻易饶了他。

    “噗!”

    徐海欺身而上,右腿一个中位披挂,脚掌披打在对方的后腰,直接将黄毛混子打得趴在地上,来了个狗啃泥。

    “兄弟,饶……饶命!饶命啊!”

    被徐海右脚踩住,黄毛混子从嘴里吐出一口泥沙,然后大声求饶。

    其他的混子们见识到了徐海的强悍,哪里还敢上来援手,个个吓得浑身颤栗,有的已经萌生了逃跑的想法。

    “说,是谁指使你们在这里伏击老子的?”徐海对地上的黄毛混子厉声问道。

    “我,我不知道啊,这个……你得问塔哥,是他叫我们过来的。”黄毛混子这个时候哪里还管什么哥们义气,保命要紧,直接将锅扔给了领头的铁塔。

    而黄毛混子也确实没有撒谎,他的确是不知道背后的指使者是谁,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徐海。

    “咔!”

    徐海右脚微微用力,对方后背脊柱发出一声脆响,立即昏死过去,这辈子估计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看到徐海手段狠辣,其他人包括一条手臂已经废了的铁塔个个吓得面无血色。

    “你他玛叫铁塔?快说,谁让你在山路上拦截老子的?”

    徐海朝铁塔逼近,面若冰霜,再次厉声叱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