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盖世小村医 > 第235章 最好的心理医生
    “阿云,今天在县城给你们每人买了一个玉镯子,你看看喜欢不?”徐海从口袋里取出一个方形的精致木头盒子递给杨杏云问道。

    “呀?真的?呵呵!海子对我太好咧,我肯定喜欢,别说是个金贵的玉镯子,就是海子给我一双草鞋我都稀罕咧!”杨杏云高兴得合不拢嘴,说着便打开盒子,看到一个晶莹通透绿洼洼的漂亮镯子更加欢喜了。

    “呀,太好看了!海子,这个镯子是不是老贵了?”杨杏云将镯子拿在手里如看一件宝贝似的问道。

    “还行吧,来,我给你戴上。”徐海说着捏着杨杏云的洁白的手腕,将玉镯子慢慢戴上去。

    “海子,这是我活二十多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都说女人爱金玉,这话不假咧,看见这东西,就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呵呵,海子,你,你晚些时候回去,让我好好伺候伺候你行不?”

    杨杏云被徐海搂着,心里也是有些想了,加上得到精美的礼物,那份感激和爱意根本无法控制,便将嘴贴着徐海的耳朵轻声问道。

    “阿云,今天先不了,你看毛丫都睡着了,一会儿把她给吵醒了。”

    徐海闻到杨杏云身上独有的那种素雅的纯味儿清香,也是有些兴起,不过他已经答应了郝正婧,这会儿要是战一把,不知道回去会不会让郝正婧等得有些着急。

    “毛丫这孩子睡着了,就是打雷也醒不了咧。海子,要不咱两去柴房?其实,我想着有时候你过来要我,总是不大方便,昨天我就把柴房好好收拾了一下,虽然没有炕,但是也不妨碍我们舒舒服服弄咧……”杨杏云说着,脸上的红晕渐渐升起。

    对于杨杏云直接而热烈的表达和要求,徐海总是感觉很难抗拒,手上传来柔软的温存,下面顶着杨杏云丰腴的屯瓣,那股火苗兹兹燎起来,让徐海有些把持不住。

    “嗯,行咧,咱们就去偏房柴房里,你尽量小点声……”徐海终于抗拒不了,他对自己的能力和身体强度还是很自信的,一夜搞定两个女人还是不在话下的。

    两人便悄悄出了炕屋,溜进柴房,徐海果然发现柴房里收拾得很干净,之前散乱的柴火都被堆放到了一侧,另一侧就空了出来,地上被打扫地一尘不染。

    杨杏云竟然还在地上放了一块厚厚的木板子,下面用砖头垫起来,然后木板上铺上了柔软的炕垫子,被褥枕头啥的都齐全。

    “嘿嘿,阿云原来早就准备好了咧!”徐海笑着打趣道。

    “呵呵,你看行不?这是我们两个的欢乐窝,平常我就把这柴房的门锁上,谁也不让进来。只是到了冬天这屋没有暖气,可能会很冷咧。”杨杏云笑着就已经开始剥掉自己的衣服。

    村里的女人,欢乐本就有限,这种事儿就成了她们生活里最大的一件快乐了,总是会用心去营造准备。

    只是杨杏云条件艰苦,也只能准备出这么一个简陋温柔的欢乐小窝,但也是让徐海感动不已,紧紧搂着这个对自己全心全意的女人深情吻贴,全情给予。

    这一次时间没有用太久,徐海只让杨杏云登上一次巅峰后,便哗啦啦浇灌完毕,但也是让杨杏云幸福地久久无法自拔。

    徐海回家后,又拿着一个玉镯子去了莫紫鹃的炕屋里。

    有好几天没有和莫紫鹃单独说话了,徐海也想了解下这个女孩现在的心理状况。

    “紫鹃,今天在城里给你们带了个小礼物,你看喜欢不?”徐海没有多说,直接将玉镯子送给莫紫鹃。

    “嗯,特别喜欢,这还是俺第一次收到这么好的礼物,徐大哥,谢谢你!”莫紫鹃又开心又感动,看着徐海的眼神又有些迷离。

    “紫鹃,这几天你感觉咋样?”徐海有些不敢跟莫紫鹃的眼神对视,也不敢坐在她的炕沿儿上,而是保持一个合适的距离靠墙站着问道。

    “其实,徐大哥,自从上次跟你聊天,然后住进你家里来,有婧姐、茗姐他们几个照顾俺,俺感觉比以前好多了,内心平静了很多,不像以前睁开眼睛就会想那些事儿了。”莫紫鹃带着感激的眼神看着徐海说道。

    “是吗?那真是好事儿啊!看来生活环境对你很重要。另外,你需要敢于向自己信得过的人袒露心扉,这样你压抑的情绪就会舒缓,一些自责,内疚的情绪也会减轻。所以,以后你就多跟我交流,不要有什么顾虑,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是你的医生,你是我的病人。”徐海听到莫紫鹃的话后比较惊喜,便对她建议道。

    “嗯,俺觉得多跟人说心事儿,这是最重要的。那天晚上俺还跟婧姐说了俺的病情,她一点都没有笑话俺,还对俺一番鼓励,聊完以后,俺感觉轻松多了咧。”莫紫鹃点着头说道。

    “额,你把你的病告诉阿婧了?嘿嘿,她可是一个思想另类的人,没有想到还能对你有帮助。”徐海有些意外。

    “是啊,婧姐的想法确实跟别人不一样,很大胆,很狂野,她的一些想法跟俺内心的想法好多时候是一致的。其实,徐大哥,俺的精神世界里的东西也不全是见不得人的,有些东西其实也很美好浪漫。如果按照婧姐说的,食色性也,那么俺觉得俺构想的那些事儿也不是什么龌龊肮脏的事情……”

    “额……”徐海有种愕然,他忽然意识到郝正婧的一些想法和观念,尤其是在男女之事上一些惊世骇俗的观念的确是对一个性幻症病人有着很大的心理疏导作用。

    难道这就是治疗莫紫鹃心理疾病的方法?心理认同和情感分享?

    徐海心里暗自猜测,也有些激动,虽然现在还无法确定这种方法是不是能根治莫紫鹃的性幻症,但起码朝着良好的方向发展。

    “徐大哥,可是当俺见到你,脑子里还是情不自禁胡思乱想,在俺想的时候,就会不自觉想到婧姐跟俺说得一些话,便能坦然了,在幻象里和你做的那些事儿也没觉得那么羞耻。起码控制住自己比以前要容易多了。”莫紫鹃又继续说道。

    “哈哈!看来你遇到了你最好的心理医生咧!”徐海会心一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