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盖世小村医 > 第217章 两情若是久长时
    “好久没有你的信,好久没有人陪我谈心……”

    突然,穆欣蓉的手机响了,这个手机铃声还是穆欣蓉在徐海失踪的日子里设置的,一直都没有换过来。

    徐海等着穆欣蓉接电话,并没有离开。

    “什么?爸,为什么?您不是说……”还不等穆欣蓉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欣蓉怎么了?是你爸打来的电话?”徐海见穆欣蓉的神情有些不对赶紧问道。

    “嗯,徐大哥,我爸说明天派人来接我,让我提前结束支教,肯定是不想让我跟你一起……”穆欣蓉说着就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欣蓉,别哭,这是可以预料到的,只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早,你爸看来态度很强硬啊。没关系,欣蓉,我们不是说了无所畏惧。所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徐海感到很是惊讶和无奈,沉默一会儿后对穆欣蓉安慰道。

    “可是徐大哥,我不想离开你,我想每天都和你在一起。”

    “欣蓉,我也想每天都看见你,可是你也不能跟你的父亲闹僵,我看得出来,你爸非常疼爱你,你也很爱他,我不希望为了我,让你们父女关系出现裂痕。”徐海将穆欣蓉轻轻拥在怀里,继续安慰道。

    “徐大哥,我明天就走了,你今天陪陪我好吗?不过你放心,我回去跟我爸好好谈,我很快就会回来的。”穆欣蓉显得非常无奈,她不能违拗父亲的坚决态度,也不可能跟徐海不再往来。

    “嗯……行,今天晚上我就留下来陪着你。”徐海犹豫片刻后,便答应了穆欣蓉。

    两人就挤在穆欣蓉狭窄的小床上,虽然紧紧相拥,但是都没有脱衣服,徐海克制着,穆欣蓉也在克制着。或是在某一时刻,穆欣蓉很想要把自己交给徐海,她觉得如果这样似乎是来个先斩后奏,父亲可能也就只能让步了。

    但是徐海摁住了她解开扣子的手,他要对自己心中的承诺负责,在和穆欣蓉结婚前绝对要保住她的完璧之身。

    “徐大哥,为什么你和婧姐、云姐和刘茗她们可以,而跟我不行?可是我刚才明明探到了你那里,硬硬的,你对我不是不想吧?”穆欣蓉红着脸将脸蛋贴在徐海的胸膛,轻声问道。

    “欣蓉,在我心里,你是纯洁的天使,是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我不是不想,是不忍,我要把最完整的你留到我们新婚之夜。这是对天使的尊重和礼拜。”徐海也轻声地解释道。

    “我哪有你说得那么好,我不想成为那种纯洁的天使,那样活着多累啊,还是像婧姐那样活得潇洒自在。再说了,我们做了,难道就不纯洁了吗?我们的爱比冰山雪莲还要纯洁,我们之间无论做什么都是纯洁的。”穆欣蓉的话让徐海愣了愣。

    “额……欣蓉,看来你真是中了阿婧的毒了。不过我倒也同意你说的,我们的爱是最纯洁的。至于我们做那事儿……要不等你父母接受我了我们再做,不到新婚之夜也可以,你看行不?”

    徐海对穆欣蓉的观点感到有些诧异,当真是应了一句话:再纯洁的女人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也能不顾一切。

    “对了,徐大哥,你上次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身边这么几个女人,你将来打算怎么办?你要娶我,那婧姐她们呢?我能感受得到,她们都爱你爱得可以付出一切。”穆欣蓉再次问到这个让徐海不敢去面对的问题。

    “欣蓉,其实原本以为我这辈子只会一心一意爱你一人,可是遇到了阿婧、阿云、阿茗她们,我才发现,原来我的心可以接纳不同的女人。我曾经无数次在问自己,这样对你公平吗?可是她们每一个都爱我爱得不顾一切,我如何拒绝?如果我对她们冷漠地关闭心门,她们会死去,刘茗为了我可以喝下万叶枯,阿婧为了我就算被人绑着去烧死她都无所畏惧,阿云也可以为了我敢于同熊瞎子搏斗。而她们都跟我说,只要能一辈子陪在我身边,哪怕不做我的妻子就愿意,欣蓉,如果是你,你该怎么办?我总是在问自己,我徐海何德何能可以得到这么多好女人的深情厚爱?”

    徐海也无法明确告诉穆欣蓉他该怎么办,只能是将他现在面临的幸福的烦恼如实告诉她。

    “哎!说你命犯桃花一点都不假咧。我看啊,那个紫鹃怕是也对你身陷情网了,还有那个贾雨涵,天啦,徐大哥,你上辈子难道是帝王?欠下这么多情债,今生要你去还咧!”穆欣蓉能感受到徐海的纠结和困扰,也是无奈一叹,这件事她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就不去想,我能做的,就是用我的真心对待每一个人,用我的努力去让大家都快乐幸福。欣蓉,如果你介意,我无法为了你而离开舍弃她们,只能对你说对不起。但是如果你因为这样而离开我,我也一定会伤心欲绝。”徐海说得情真意切,坦诚得没有一丝虚伪。

    “徐大哥,我不会那么自私独占你的。你是我的世界,也是她们的世界,她们可以不顾一切,我为什么就不能?只要徐大哥真心对我好,这辈子不离不弃,我也生死相随……”

    穆欣蓉说着便将温热的双唇贴到徐海的唇缘之上,两人开始浓情热吻,但情动至切时,徐海总能悬崖勒马,绝不越雷池半步。只是苦了穆欣蓉,下面潮湿一片却无法如常所愿。

    这一夜,两人谁都没有睡意,一直聊到天边露出鱼肚白。

    徐海天蒙蒙亮就从穆欣蓉宿舍里出来,也是怕被人看见说闲话。而穆欣蓉则是沉沉睡去,虽然父亲今天就要把他接回家,但是和徐海彻夜长谈,彼此都坚定了情义,空间的暂时别离也不会再伤怀。

    徐海伸了一个懒腰,深深呼吸一口清晨的新鲜空气,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徐海没有急着回家,而是绕着鱼塘慢慢转着,看着水里欢快游弋的鱼儿,想起昨天晚上和穆欣蓉互道衷肠,化解了隐藏在心中的觉得对穆欣蓉歉疚的隐忧,心里顿时感觉无比畅快和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