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盖世小村医 > 第79章 命中天贵
    当郝正婧看到穆欣蓉的容貌时,整个人忽然僵住了,脑海中回响起师父的箴言。

    “小婧,你记住,你的命格特殊,此生必须要随心而活,随性而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但即便如此,你也必定活不过三十岁。除非你遇到龙眼凤眉的女子,她是你命中天贵,奉其为主,恭之敬之,则可破你命格,保全性命。”

    龙眼凤眉,这个女孩的眉眼可不就是师父说的龙眼凤眉吗?!天啦!她,她竟是我的命中天贵!

    郝正婧心里震惊无比,她万万没有想到,千里迢迢来追随徐海,竟然会在这么个穷山沟子里遇到命中天贵!

    哈哈哈!真是老天爷开眼了,我郝正婧终于不用再活在死亡的阴影和恐惧中了,这样说来,徐海这个小几把也是我的贵人啊!没有他,我怎么会遇到这个女孩?

    郝正婧一时无法平复内心的惊喜和唏嘘,直愣愣地看着穆欣蓉,把她看得浑身不自在。

    “大妹子,你这样瞅着人家穆老师干啥咧?你看把人家瞅得怪不好意思了。”杨杏云见郝正婧神态有些异常,便用胳膊肘碰了她一下说道。

    “额……哦哦哦,是,是穆老师大驾光临啊,嘿嘿,我可能是被穆老师的惊世容颜所震惊了,一时都看得分神了。那个,穆老师,来来来上座上座。”

    回过神来的郝正婧,出乎意料地对穆欣蓉非常客气和尊重,脸上的表情有欣喜,有兴奋,甚至还带着虔诚。

    给人的感觉是在迎接一个菩萨一样。

    杨杏云在一旁都看得有些发懵。

    这个好不正经这会儿怎么变得这么礼貌正经了?难道真是刚才海子的话把她给震住了不成?可是看她之前对海子也不像是言听计从的架势啊。

    杨杏云感觉这个郝正婧变得也是太快了,心想要一直都是这样的性子,那郝正婧还真是一等一的妙人儿。

    杨杏云哪里知道,此时在郝正婧的眼里,这穆欣蓉可是比观世音菩萨都尊贵呢!

    郝正婧觉得自己的人生忽然云开雾散了,心里头那个欢喜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她很小就跟随一个神秘高人学本事,拜其为师。那人最是精通推演算卦之术,他推演出郝正婧命格特殊,是夭折之命。

    于是时刻告诫她,调教她,要随性而为,敢说敢做,不要让自己的灵魂受到尘俗的束缚,这才造就了郝正婧这样一种万中无一的性子。

    但即便如此,师父也认为郝正婧命不过三十,唯一能破此命格的就是奉一位龙眼凤眉的女子为主尊,终身侍奉,才能延长寿元,保住性命。

    所谓龙眼,就是黑眼珠子在眼睛里要占据近三分之二以上,眼眸乌黑深邃,内含灵秀之光。所谓凤眉,就是眉毛修长飘逸,尾端有两根以上的上翘分支,如一对凤凰飞翔在双眸之上。

    可是茫茫人海中,龙眼女子可寻,凤眉女子或许也能见到,但是同时拥有龙眼凤眉的女子,那就是极为罕见了。

    郝正婧对师父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这二十余年来,她一直都没有忘记寻找这样的女人,但是始终都没有找到。

    然而,今天老天开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郝正婧一改粗俗不羁的性子,对穆欣蓉招待得周到热情,端茶倒水好不殷勤,弄得穆欣蓉有些不好意思。

    徐海回来后,看到郝正婧对待穆欣蓉的态度,心里大感安慰,觉得这个母夜叉倒也懂分寸,知进退。

    四个人开开心心喝酒吃菜,郝正婧自己没怎么吃,光伺候穆欣蓉了,她的过分热情让徐海和杨杏云都有一些哭笑不得。

    “表姐啊,欣蓉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就别给她夹菜了。搞得人家怪不好意咧。”徐海看出郝正婧的过分热情让穆欣蓉比较尴尬,便对她提醒道。

    “草!老娘就是喜欢穆老师,你个小几把管得着吗?”郝正婧对穆老师客气温柔,但是对徐海就没有那么客气了,一说话就原形毕露了。

    她的话让穆欣蓉一愣,两只乌黑的大眼珠子看着郝正婧,感觉画风变得太快,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这个表姐刚才还是一个温柔体贴、热心热语的人,怎么突然说出这么难听的粗话?

    穆欣蓉看着郝正婧,心里暗暗惊奇。而且她也是第一次听到一个女人对着男人说这么粗俗的话,竟是囧得有些脸红。

    “额,嘿嘿,穆老师啊,你别见怪啊,我这人说话有时候就是有点粗,我这张嘴就是太臭,对不起,对不起,该打该打!”

    郝正婧一看穆欣蓉看自己的眼神里,带着惊讶和不悦,赶紧笑着用手打了自己的嘴巴几下,赔礼道歉起来。

    徐海听到郝正婧当着穆欣蓉的面对自己爆粗话,本来想要发飙,可是又见她对穆欣蓉如此态度,火气瞬间就消了。

    我靠,这个母夜叉今天是吃错药了?怎么对穆欣蓉这么客气礼貌?我才不相信她是因为要听我的话才这样。

    徐海心里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穆老师,我觉得我跟你一见如故,我比你大几岁,但是我郝正婧这辈子最是敬重读书人,尤其是教书的老师,那可是读书人中的读书人。穆老师,如果你不嫌弃,我想认你这个妹子,以后我们姐妹相称,不管你有什么困难,只要跟姐说一声,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喝了两杯酒后,郝正婧的情绪就上来了,拉着穆欣蓉的手,恨不能现在就对她磕头认主。

    但是认主这种事,现在社会已经不合时宜了,所以,郝正婧就想要跟她结为异性姐妹,虽然自己是姐姐,但是她心里是当穆欣蓉为主人了。

    “哈哈哈!表姐,你这是要跟欣蓉义结金兰吗?你喜欢穆老师,人家穆老师可不一定看得上你咧。”徐海眯着眼,对郝正婧讽刺道。

    在徐海心里,他当然不希望郝正婧跟穆欣蓉关系太密切,这个母夜叉性子很邪性,邪性的人往往具有比较大的感染力。

    徐海觉得杨杏云跟她不过处了一两天,就有些被她带得往沟里去了,她的那一套什么活出自我,随性而为的理论似乎也要慢慢被杨杏云接受了。

    他可不希望纯洁如莲花的穆欣蓉也被母夜叉带偏了,而且徐海打心里就抵触郝正婧,他觉得这个女人和他的牵连越少越好。

    现在徐海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将她从身边赶走,只能先忍着。如果郝正婧跟穆欣蓉真的成了好姐妹,那以后徐海想要彻底摆脱这个母夜叉可能就更难了。

    毕竟,徐海在心里可是发了誓的,这辈子一定要娶穆欣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