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深夜课堂 > 第八百三十七章 畸形治疗
    我的话让廖警官猛的一个激灵,连忙道:“张轩,会不会是一样的玩偶?”

    “不!这不可能。这个玩偶样子很特别,我不会认错。更何况,我们刚才进来时,我敢确定并没有玩偶!”

    廖警官听到我的分析,不忍出声道:“可是我们刚才也没听到脚步声!难不成是这个玩偶自己长脚了?”

    我沉默了片刻,沉声道:“也不是没有可能!”

    说完我从口袋里取出几张符篆递给廖警官,叮嘱她注意周围情况,廖警官点头接过符篆,继续同我向着心理综合训练室走去。

    心理综合训练室是心理保健室的三倍,地上铺着拼图地毯,内外隔开,里面还有一个独立的单间。

    走在其中,地毯上胡乱扔着各种玩具,就像是顽童们刚刚在这里玩耍过,医院的护理人员还没来得及收拾一般。

    四周墙壁贴着温馨的壁纸,上面画着各种可爱俏皮的人物,我和廖警官大致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继续向里走,我们眼前出现了一个袖珍水池,根据袖珍水池下的标牌,我了解到这个袖珍泳池是用来帮助三岁以下孩童做平衡训练的。

    袖珍水池中的水应该很长时间没有更换,一股淡淡的臭味从中散发出来,而且水面混浊不堪,和污水沟有些相似。

    “等等!”用手机手电筒照射水池时,发现污浊的水池上漂浮着几片残破的落叶。

    按理来说,在如此封闭的环境下,落叶根本不会飘进水池,这样一来的话,落叶极有可能是从外面带进来的。

    儿童心理矫正所已经荒废三四年,在加上一些灵异传闻,绝对不可能有人脑袋抽风来到这里玩水。

    对此,唯一的可能就是我之前猜测的那般:确实有个孩子一直生活在这里,尚未打扫的玩具、水池中的落叶,无一不证明这点,甚至刚才突然出现的玩偶都有可能是那个孩子所为。

    可是那个孩子究竟跑到那里去了呢?

    我仔细回想刚才追逐那孩子过程,他消失的地方是院长办公室,可是当我去往院长办公室时,却没有看到他,也没有发现什么暗格、密室。

    如果他是人,就不可能凭空消失......

    “张轩,你有什么发现了?”廖警官见我愣在原地,不由出声询问。

    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在回想之前的那个孩子。”

    随后,我同廖警官走入一间比较特殊病室,其实病室内仅有一个隔间以及一些摆设。但是隔间门上却挂着白布帘子,我用手摸了摸,帘子特别加厚,不止能隔绝外面人偷看,还能防止里面的声音传出去。

    “这是怕治疗过程被别人看到?”廖警官出声问了一句,我顿了顿,回应道:“有可能吧!”

    说完,我用手掀开帘子,里面的场景有些出乎我意料。

    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高科技医疗器材,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单独休息室,仅有一张普通的床摆在靠近墙角的位置,床上叠着整齐的被子,在床的四周还布有铁质扶手,似乎是为了能让床上的人抓着扶手移动。

    隔间内有床之外,就是一张盖满灰尘的书桌。

    廖警官负责搜寻床榻部分,而我则是径直向着桌子走过去,书桌上摆放着一些儿童书籍,不过在书桌的抽屉里,我却发现了一些特殊的文件——《康复记录》。

    拆开文件袋,取出装在文件袋中的纸张,上面记录的是一个名叫王杰孩子的康复记录。

    “治疗第一阶段,无法和人正常交流,情绪不稳定,出现过咬伤医护人员情况。”

    “治疗第二阶段,无法和人正常交流,情绪稳定,能够听懂父母、医护人员的话语。”

    “治疗第三阶段,无法和医护人员、父母正常交流,但是拥有了自己的伙伴,能和伙伴进行短暂沟通。”

    “治疗第四阶段,成功治愈患者,情绪稳定,能够听懂、并执行父母及医护人员的指令,能够和同龄人正常交流。”看完康复记录后,我目光不由变得凝重起来,因为哪怕治疗阶段结束,也没能看到王杰心理疾病又有任何好转的迹象,只是能听懂一些指令。

    没错!不是本能反应,而是指令!

    这样的治疗方式,无异于将本来就患有心理疾病的孩子变成了听从指令的动物,甚至连最基本的思维方式也完全丧失。

    毫无疑问,这样的治疗方式无疑是失败的,而且对孩子而言是二次伤害。

    这样拙劣的康复手段难道真的是那群疯子的作为?

    如果是他们,那他们这么做究竟有何目的,难道是仅仅想将具有心理障碍的孩子变为听话的木偶?

    我相信,那群疯子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张轩,你快过来看!”正当我思考时,耳旁突然传来廖警官的声音,我连忙用目光顺着廖警官所处的位置看了过去。

    只见廖警官手中多出了一根光滑的橡胶棒,见状我连忙来到廖警官身旁,道:“廖警官,这根橡胶棒是哪里来的?”

    听到我的询问,廖警官伸手指向叠得非常整齐的被子道:“这根橡胶棒就藏在被子底下!”

    “嗯?”我不觉得有些疑惑:“幼儿心理疏导治疗室内为什么会藏着一根橡胶棒?它应该待在保安室里才对。”

    一边嘀咕,一边接过廖警官手中橡胶棒,仔细思考起来。

    “等等!张轩,我或许知道这根橡胶棒是用来干什么的了!”廖警官说完,顿了顿,继续道:“由于橡胶棒材质特殊,所以用橡胶棒抽打人的身体不会留下太深的痕迹,警局审讯有时会用到这东西,我还是比较了解。”

    听到这里,我不觉猛的一个激灵,出声继续分析道:“难道说这里的特殊医疗手段,就是用橡胶棒抽打孩子,让他们感受到疼痛,从而听懂并执行一些指令。长此以往,他们听到这些指令时,就会想起被抽打的疼痛,所以......”

    话说到一半,我就不忍心继续说下去。

    廖警官攥紧拳头,咬紧牙关,恶狠狠的说道:“这帮人模狗样的医务人员,全用这种方式治疗智力缺陷、心理存在障碍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