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深夜课堂 > 第七百零四章 调解
    廖警官、李元生二人听到我的低吼后,连忙避让开来。

    冲我们三人撕咬过来的黑狗直接扑空,不过它似乎并没有放过“侵略者”的想法,而是再次吠叫几声,重新向我们扑咬过来。

    廖警官见状,直接从自己的腰间拿出手枪。

    正打算开枪时,我连忙阻止,道:“廖警官,它交给我,别开枪。”

    说完,我便直接冲着扑咬过来的黑狗迎了上去。

    “张轩,你疯了吗?”廖警官对我的决定,似乎非常不满意,连忙冲我急呼,奈何我已经到达黑狗面前,旋即直接提起拳头,一拳打在了黑狗的头上。

    下一秒,黑狗发出一声惨呼,然后迅速逃离了现场,不知躲到了哪里。

    廖警官看到这里,悬着心这才突然放了下来,至于李元生则是满脸兴奋的跑到我的面前,出声道:“哇!张轩兄弟,你这未免也太厉害了吧!仅仅一拳,就让如此凶狠的黑狗认怂了。”

    “咳咳!”我轻咳一声,冲着非常激动的李元生道:“小李,淡定淡定!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个修道之人,制服一条黑狗还是很随意的。”

    “张轩,你刚才真是太冒失了。万一被它咬到,该怎么办!”正当我感觉极佳时,廖警官突然来到我的身后,冲我小声训斥。

    这倒不禁让我想起了母亲在我小的时候训斥我的样子,竟让我有些怀念,一瞬间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受虐狂”。

    “还有你,小李!来的时候怎么不事先说明,徐伟强父母居住的院子里有狗。”廖警官对我训斥一通后,话锋一转,将矛头指向一脸兴奋的李元生。

    李元生听后瞬间犹如霜打的茄子,脸色一下子就耷拉下来,眼神之中满是歉意,冲着我和廖警官抱歉道:“张轩兄弟、廖警官,真是对不起,之前我来的时候这条大黑狗明明是被栓着的,谁知道它今天......”

    “廖警官,不要这么严肃。我想小李兄弟也没料想到,会有这么一遭。”听到我的话,廖警官脸上呈现出来的怒意这才稍微平息,刚要开口说话时,原本黑漆漆的房屋陡然变得灯火通明起来。

    下一秒,屋内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从声音来听,格外杂乱,而且极为沉重,似乎是在下楼。

    片刻后,紧闭的房屋门打开,从屋内走出一对老夫妇,二人穿着睡衣,而且花白的头发很是凌乱,看样子仿佛刚刚睡醒一般,想必是刚才的狗吠将他们吵醒了。

    “他们就是徐伟强的父母!”一旁的李元生用手指着刚从屋内出来的老夫妇,冲我和廖警官轻声说道。

    与此同时,那对老夫妇也看到了我们三人,脸上除了疑惑之外还有一丝畏惧。

    从我们三人对视几眼后,头发花白、戴着金丝眼镜的老头率先开口喝道:“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深更半夜的闯到我们的院子里。”

    廖警官听后,为了避免误会加大,直接带着我和李元生走到老夫妇身前。

    不过,由于老夫妇之前就见过李元生,所以一下子便道出了我们的身份:“你们是......警察?”

    “嗯!”廖警官连忙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了有关证件,证明自己身份后,廖警官继续道:“你们应该就是徐伟强的父母吧!我想同你们了解一些徐伟强的情况,希望你们积极配合我们警方的工作。”

    听到廖警官的话后,面前的这对老夫妇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反倒脸上不禁露出了为难的神情。

    老妇人顿了顿,回应道:“这位警官,我儿子已经有足足一年没有回来了,如果你们想要了解我儿子的近况,恐怕我们只能说一声抱歉了!”

    老妇人尽管说话的语气十分客气,但话语之中的拒绝之意却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

    廖警官听后,顿时不知如何回应,李元生脸上也露出无奈的神情。

    我稍作寻思,开口道:“既然你们不知道你儿子的近况,那不如就由我们警方来告诉你们。几天前,我们在你们儿子打工的地方破获了一起碎尸案,而且根据老板李子轩的供述,你们儿子很可能就是杀人碎尸者。”

    “所以,我希望你们提供一下你儿子的相关线索,方便于我们警方早日破获此案。”廖警官听后脸上疑惑片刻,瞬间便明白了我这么说的意图。

    如我预料的一般,眼前的这对老夫妇听到我讲述的话后,面颊之上不禁渗出冷汗,口中不断念叨:“这不可能!我儿子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混账事情的!”

    “怎么?你们是觉得我们在冤枉你儿子?”两位老人听到这话,顿时沉默不言,不知如何应答。

    我看到已经大体将二人唬住,继续道:“如果想让你们的儿子摆脱嫌疑,就必须得积极配合警方,因为这样才能让案件真相大白,还您儿子的清白。”

    “呼!”听我这么一说,眼前的老夫妇深呼了一口气,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定一般。

    纠结了片刻后,带着金丝框眼镜的老头沉声道:“三位警官,进去说话吧!”

    我们跟随老夫妇进入屋内后,老头招呼我们坐在客厅内,与此同时让老夫人给我们倒了几杯茶水。

    老妇人将三杯茶水放在茶几上后,长相儒雅的老头,这才终于开口,道:“三位警官,不瞒你们说,我们两个同儿子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也许是我们从小管教过多的原因,导致他大学毕业后就特别叛逆。”

    “我们本想着给他安排工作,可是他却独自一人跑去市里打工,由于他长期不回家,我们出于关心,所以偷偷跑到市里去找他。谁知他见到我们,根本就将我们当做陌生人一样,完全不认我们,当时我们大吵了一架,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们同他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更加僵硬。”

    “至于三位警官刚才说的事情,我们完全不知道,所以......”老人说到这里,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