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深夜课堂 > 第三百三十六章 黄皮子
    发现原本躺在山坡上的女人不见踪影后,我连忙对着身旁的阿妹轻呼:“阿妹,你看到刚才那个女人了吗?”

    听到我的询问后,阿妹并没有犹豫,直接伸手指向刚才的山坡,道:“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她不就在那躺着吗?”

    然而,等阿妹看到空空如也的山坡时,脸上的神情陡然发生变化,秀眉紧皱,沉声喝道:“不可能!刚才明明就在那里?而且,我还确认过,她确实没有了呼吸!”

    阿妹但言语略微有些激动,我伸手示意她冷静。

    “躺在山坡上的女人,并不会无故消失的,我们还是去那里看看情况吧!”王海这边,到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他逐渐暗淡的身躯,正意味着:他一会儿就要魂飞魄散,并且没有任何挽救的机会。

    “一生作恶多端,最后落得如此下场,也怨不了他人。”念叨一句后,我就同阿妹来到刚才女人所躺着的地方。

    山坡的草丛上还附着着暗红色的鲜血,可是就是不见女人的踪迹。

    女人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我和阿妹在周围搜寻了好久都没有看到女人的踪影。

    “真的奇怪了,明明是一个死人,为何会突然消失不见?”阿妹一脸郁闷,不由小声嘟囔,

    而我也蹲下身子,将手机手电筒散发出的光亮投照在低矮草丛中,枯黄的草叶上沾染的血液折射出令人心悸的红光。

    “阿妹,你来看!”盯着地上的草叶看了一会儿后,便将阿妹唤来。

    等阿妹来到我的身旁后,我指着倾洒在草叶上的血迹,道:“你看,草叶上的血迹延伸很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我们关注王海的时候,躺在这里的女人,应该偷偷溜走了。”

    “偷偷溜走?”阿妹听到我的猜测后,将难以置信的目光,投到我的身上。

    “张轩,你要知道,躺在地上的可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小动物。要想趁我们不注意,偷偷溜走,这难度......”阿妹顿了顿,一字一句道:“也未免太大了吧!”

    阿妹说得十分在理,但如果躺在地上的女人......并不是一个人呢!

    我并没有着急回答阿妹的疑惑,而是在大脑里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及我注意到的一些细节,加以整理。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我将这件事情捋顺了,才缓缓开口道:“阿妹,也许我们所看到的女人,真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你所说的小动物。”

    “嗯?”听我这么一说,阿妹更加疑惑。

    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我,仿佛我说的是天方夜谭一样。

    我顿了顿,开口道:“阿妹,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种叫做黄皮子的动物?”

    “黄皮子?”阿妹听到这三个字,脸上显露的虽然依旧是惊讶的神情,但并没有着急开口说话,而是闭眼寻思。

    过了大概一两分钟后,阿妹再次开口:“张轩,你的意思是刚才的那个女人,其实是黄皮子变的?”

    “咳咳!”我轻咳了一声,道:“倒也未必说是变的,毕竟变化成人形这种概念应该只在聊斋或者是一些神话故事中才存在的吧!”

    阿妹听后,并没有出声打断我,而是继续听我慢慢分析。

    “黄皮子这东西本来就非常邪乎,而且贼精明。记得网上的一些灵异鬼怪论坛里,到时提过成精以后的黄皮子不仅能够幻化成人形,还能模仿人语。更厉害的黄皮子还可以勾人魂魄,反正就是诡异的很。”

    “嗯!张轩,你说的不错。我阿爹也曾经说过,黄皮子这玩意,非常邪乎,而且还有人专门信奉黄皮子,称它为黄大仙。”阿妹轻轻点头,对我说的这些话给予肯定,但又不忍开口问到:“可是你为什么认为刚才的女人就是黄皮子呢?”

    “额额......”我顿了顿,继续道:“我这么认为,自然是有原因。”

    “首先,深更半夜,这荒郊野岭不可能凭空出现一个女人。”

    “其次,位于她脖颈上额额勒痕明显是出自比较宽的东西,再联系王海绷带上出现的细碎抓痕,就可以推测出,在我们发现二人之前,他们之间必然产生过争斗。”

    “而我们听到的女子惨叫声,不过是这东西幻化出来,为了迷惑我们的认知罢了。”

    阿妹寻思一番后,点点头,不过还是不如刨根问低到:“那这也不能说明,女人是黄皮子,也有可能是其他东西,比如狐狸......”

    阿妹提到的狐狸,我确实也想过,不过联想到我在血液中闻到的特殊气味,就直接排除了。

    “阿妹,你可以尝试着闻一下,草叶上沾染的血迹,不过......”还不等我将话说完,阿妹就蹲下身子,用手碰触草叶上沾染的血液。

    然后缓缓站起身来,将指尖沾染的鲜血凑到鼻尖。

    下一秒,阿妹发出一声惊呼,然后恶狠狠的看向我,怒视道:“张轩,你怎么不告诉我,血液上沾染的味道是......”

    看到阿妹一副怒意盎然的样子,我不忍轻轻发笑,道:“谁让你不等我把话说完的。”

    我能想来,阿妹此刻内心的感受,毕竟当我第一次闻到草叶上沾染血液的味道后,也差点没有吐出来。

    毕竟这味道和“屁”简直一模一样,奇臭无比,鬼知道逃跑的那家伙,究竟吃了什么东西。

    “你......”阿妹依旧一脸嗔怪的看向我。

    等她心情稍微平复后,我开口道:“阿妹,现在你相信我的猜测了吧。”

    “废话!”阿妹,调转过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张轩,你说我们要不要,顺着滴落在草叶上的血迹,去追这家伙。”又过了一会儿工夫,阿妹猛的出生向我提议道。

    我顿了顿,然后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要去招惹这种邪性的东西,毕竟,我们来上岩镇的主要目的,可是为了调查吸血事件。”

    黄皮子还是得罪不得的,若是冒犯了它,恐怕会给我们这一行,带来诸多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这玩意儿可记仇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