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深夜课堂 > 第三百二十章 死去的人
    “阿妹,你这是怎么了?”我皱紧眉头,轻声向身旁的阿妹问道。

    阿妹听后,并没有回答,而是一个劲的指着自己的手机,并且将手机递给我,似乎是想让我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内容。

    我脸上带着疑惑,从阿妹的手中接过手机。

    用目光扫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似乎是一则新闻,而导致阿妹脸上露出恐惧的正是这则新闻。

    我默默阅读,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新闻:“昨日下午,本市最大的建筑工地天龙楼盘,有三位建筑工人意外从高空坠下,不幸身亡。负责天龙楼盘的中科建筑公司董事长王建中第一时间出来澄清此事,表明,出事的三位建筑工人的死和中科建筑公司没有任何关系,是由于在工作时间酗酒所致。后经法医鉴定,在几人的尸体中确实检验出了超标的酒精含量。至于三名工人的具体死因,还在进一步的调查中。”

    看到这里,我猛的一个激灵,身躯不由微微轻颤起来。

    与此同时,不由将目光一寸寸的移向坐在最后排的三名建筑工人身上。

    “咕噜!”轻咽了一口唾沫之后,轻声对着身旁的阿妹道:“阿妹,你的意思是......他们三人就是,昨天下午在天龙楼盘死亡的三名建筑工人?”

    “嗯!”阿妹重重的点头,然后从我的手中将自己的手机夺过,用纤细的手指不断下滑。

    “张轩,你看这里!”阿妹用手指着屏幕上细碎的几行字样,我将目光投了过去,映入眼帘的是几个熟悉的名字:“经过我台记者不断走访调查,最终确认了在天龙楼盘坠楼身亡的三名醉酒工人的姓名。分别是王大山,王单羽,王单南。”

    “大山,单羽......这不就是......”此时我又不禁回想起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的三名建筑工人的对话内容。

    胡渣男是王大山,和赵阳起冲突的年轻人是王单羽。

    此刻我终于明白,为何阿妹如此肯定和我们同车的三名建筑工人就是从天龙楼盘坠楼而亡的三人。

    名字完全相同,身上浓郁的酒精味,上车的地点是中科建筑公司......所有的一切完全能够对上。

    这么说来,和我们同车毫无疑问就是坠楼而亡的三名醉酒工人。

    想到这里,我控制不住我的眼睛,不由得将目光看向坐在后排的三人。

    此时的三人除了身上湿透了工衣不断滴着水之外,完全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三个坠楼而亡的人。

    可是,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新闻报道不会作假,三人同死者之间的相似之处完全重合......

    “张轩,这辆公交车,该不会真的是......搭载死人的灵车吧!”一旁的阿妹声音稍微有些低沉、沙哑。

    我将目光从三名建筑工人的身上移开,顿了顿,道:“有这个可能。但公交车上的乘客,不一定每个都是死人。”

    我之所以这么说,也并不是没有根据。

    烫发大妈在28路公交车上就同我认识,并且出声劝阻我不要乘坐十四路公交车。

    年轻的公交车司机脸上始终带着一抹不安,在我刚才打开车窗的一瞬间,她脸上甚至布满恐惧。

    至于娇艳女子、赵阳二人也是最开始和我和阿妹一同上车的人,所以这四人很可能是和我们一样的正常人。

    剩下的“绷带人”、五个披麻戴孝的人,很有可能是和三个醉酒建筑工人一样的......鬼!

    当然,这仅仅是我片面的猜测,也有其他的可能存在。

    将我的猜测大概和阿妹叙述一番后,阿妹点点头,她的猜测居然和我不谋而合。

    三名建筑工人是死人的事情,我和阿妹并没有声张。

    毕竟容易引起大家的恐慌,极有可能惊扰到三人,让三人变为恶灵。

    那样一来的话,不但会让车上的正常人陷入危险,而且还会给我带来不少的麻烦。

    经过一阵深思熟虑之后,我和阿妹决定先找出这辆公交车上其余的......死人。

    而寻找的依据,主要还是来自三名死亡的建筑工人。

    三人出事的时间是昨天下午,乘车时间是今夜凌晨,所以很容易推断出:如果还有死人上车,那么他死亡的时间,一定是近期!

    还有,三人的乘车地点是中科建筑公司,而三人的死亡地点就是中科建筑公司附近最大的楼盘天龙楼盘。

    乘车地点和死亡地点,又未尝不是另外一个联系点。

    针对以上两点,我和阿妹纷纷拿出手机仔细排查了起来。

    结合时间以及车内乘客每个人的上车地点,查阅了新闻、贴吧、论坛......

    然而,并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而且在这期间,14路公交车行走的格外缓慢,足足过了二十几分钟,竟然还没有到达清涧路。

    这多少有些诡异,让我不觉有种不祥的预感。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我身旁的阿妹又一次拉扯我的衣袖,脸上带着明显的惊喜,似乎又有什么发现。

    我将头凑在阿妹身旁,道:“阿妹,你又发现什么了?”

    “张轩,你看......这条新闻!”听到阿妹的话后,我就再次接过她手中的手机,阅读手机屏幕上数行文字。

    “根据新闻早报报道:一男子为女子准备浪漫的烛光晚餐时,不慎将烛火碰到,导致家中发生大火。附近的邻居急忙拨打火警,然而等灭火之后,现在现场发现了一具全身烧焦的尸体。”

    “嗯?”看到这则新闻报道,我不由陷入沉思。

    “阿妹,你的意思是这具被烧焦的尸体就是那个......绷带人?”听到我说的话后,阿妹缓缓点头。

    阿妹的这个猜测,并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绷带人”和被烧焦的男子之间倒是有可以联系起来的地方,起码死亡的时间是在最近,而且缠绕在身上的绷带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掩饰被烧焦的事实。

    可是若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为何要惧怕披麻戴孝的几人呢?

    完全不合理啊!

    就在这个时候,坐在座位上的赵阳猛的站了起来,竖起手指,指向车前,惊呼道:“司机,前面的地上似乎躺着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