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深夜课堂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家庭闹剧
    男子的反常,让我颇为诧异,毕竟之前他的眼中虽然有犹豫、纠结,但依旧抱紧怀中的女人。

    即使是刚才那种情况,也只是微微一怒,可如今却主动将怀中的女子推开,导致原本一脸享受的女子,冷不丁的摔落在地上。

    “赵阳,你干什么?你这样推人家,人家可是会痛的!”女子的声音有些发嗲,但还是非常受听的。

    男子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紧紧的投在刚才上车的烫发大妈身上,脸上的纠结犹豫也转变成了畏惧。

    “嗯?”

    “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烫发大妈是......”想到这里,我不由滚动喉咙,轻噎了一口唾沫。

    不过仔细想想,如果烫发大妈真的是鬼的话,那么根本不会提醒我不要搭乘14路公交车,更不会刚才轻声叹气。

    那么,为何男子看到烫发大妈,会露出畏惧的神色。

    “等等!男子看大妈的神情,似乎是......”还不等我心中念完,就只见刚刚坐在我背后的烫发大妈忽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她脸上的神情顿变,怒意犹如洪水猛兽瞬间就让脸上布满。

    烫发大妈呼吸渐渐的变得急促起来,缓缓的举起手,指向坐在他身旁、脸上充满畏惧的男子。

    “你......你......”烫发大妈的言语非常激动,一时间竟变得无比结巴,连话都无法讲清楚。

    面露畏惧的男子,也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停的吞咽口水,将无处安放的眼神落到烫发大妈的身上,一字一顿道:“妈,你怎么在这里?”

    果然,如我猜测的一样。

    烫发大妈和慌张男子之间,果真是母子关系。

    因为刚才男子的脸上流露出的畏惧不是对鬼怪的畏惧,而是做错事情,面对父母时,流露出的那种。

    小时候,记得我做错事的时候,面对自己母亲的训斥时,也会露出这种畏惧的神情。

    至于男子做错的事情,很可能和被他刚才推在地上的娇艳女子有关,而且娇艳女子的身份定位,极有可能是一位......小三!

    “你......你不要在叫我妈!我没你这样不孝的儿子。”烫发大妈语气冷漠,言语激动。

    与此同时,还将目光投向刚刚从地上站起来的娇艳女子。

    娇艳女子身上套着的百褶裙,已经有一部分湿.透,甚至连打底裤里边的颜色都看得一清二楚。

    位于后座之上的三个醉酒工人,又开始小声的啧嘴。

    不过男子,此时可没有功夫理会这些,他现在唯一想要摆平的,就只有站在面前,痛斥自己的母亲。

    “妈,你听我说,我和她!真的已经走到了婚姻的尽头。我不爱她了,我想......”男子的解释,丝毫没有落进烫发大妈的耳朵,反而让烫发大妈更为气愤,就连刚刚站起身来的娇艳女子,也因此受到牵连。

    “你不爱叶子!就是因为这个骚狐狸吧!”烫发大妈的言语有些过激,导致娇艳女子听得极不是滋味,本就楚楚可怜的眼睛中不由流下委屈的泪水。

    “阿姨,你可以不喜欢我。但请你不要侮辱我。”

    听完娇艳女子的话后,烫发大妈冷哼一声,道:“侮辱你,你自己看看你自己是什么样子?身上穿的是什么,穿得如此暴露,不就是为了勾引男人吗?”

    “赵阳,你好好看看,看看这个女人,她有哪一点能比得上叶子!”烫发大妈对着娇艳女子指点一番之后,又拉起自己儿子的手,让他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

    叫做赵阳的男子夹杂在两个女人之间,一脸惆怅,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能平息自己母亲的怒火。

    “阿姨,你要搞清楚,是你儿子先追的我。而且,我和赵阳确实才是真爱,我们以后会幸福的。”娇艳女子,伸手抹掉自己也眼眶中的泪水,和烫发大妈进行理论。

    烫发大妈也毫不示弱,狠狠的回击道:“真爱?狗屁真爱!”

    ......

    发生在我眼前的,活脱脱的是一场家庭闹剧。

    想不到,在充满诡异气息的14路公交车上,居然也会发生这种,只可能在电视连续剧中才会发生的闹剧,还真的是......颇为无言。

    三个醉酒的工人,不嫌事多的看着不断吵闹的烫发大妈和娇艳女子,一旁的赵阳夹在两个女人之间,根本说不上一句话。

    至于全身缠着绷带的怪人,依旧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我身旁坐着的阿妹先是抬头扫视了几眼,便又将目光投到手机上,继续浏览,毕竟这丫头对这件事情,可并不怎么感兴趣。

    我寻思一番,还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着激烈争吵的二人,轻声劝慰道:“二位,都冷静一点。有什么话还是可以好好说的。”

    可惜,我的话依旧是石沉大海,并没有达到什么显著的效果。

    对此我也只能无奈的重新坐到座位上,等待这场闹剧的结束。

    毕竟本就和我无关,我之所以插手也是由于之前大妈的好意提醒,既然并不领情,那也多说无益。

    烫发大妈和娇艳女子足足吵了两三站路后,终于停了下来,口中不由重重呼气。

    看样子,二人应该是吵累了。

    一旁的赵阳看到这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刚要出声,然而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叮咚!半阳镇到了,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从后门下车,下车请走好。”

    车内广播声传来,公交车的前后门悠然打开,然而开门的一瞬间,公交车司机脸上涌现出难以掩饰的恐惧。

    我向着窗外投去目光,结果就看到了一排披麻戴孝脸色铁青的人站在车门口,似乎也在等这辆公交。

    等公交车停稳后,这些批麻戴孝的人一一有序上车,原本处于争吵的烫发大妈和娇艳女子也同时将目光投到这些人的身上。

    坐在后排的胡渣男,不由卒了一口唾沫,道:“真踏马晦气!”

    原本没有什么动静的“绷带人”在披麻戴孝的人上车之后,竟然不然抽动了起来,似乎格外畏惧刚刚上车的几人。

    这不由让我猛的一惊,然后便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那些办白事的人身上。

    “大晚上的不守灵,来乘坐这辆公交,究竟又有什么特殊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