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深夜课堂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少女日记
    “有一年的冬天,我在大街的衣服店里再次看到了我的母亲,只不过在她的身边多了一个中年男子。他们俩紧紧相拥的身影,在我看来简直恶心到吐,我已经不是个小孩,礼义廉耻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从那以后,我更加的体谅父亲,而父亲也似乎从悲痛中走了出来,不过他已经不是我从前那个温柔慈祥的父亲。他变得爱慕名利,甚至可以为了一些利益做出损害他人的事情。”

    “父亲慢慢变得有钱了,但也越来越忙,甚至好几天都看不到他的人影。这不是我所盼望的,我想要的始终是那一个温柔慈祥,对我体贴入微的父亲。”

    “我恨我的父亲,不过更恨我的母亲。”

    “性格的孤僻,让我被同龄人嘲笑。”

    “这一天,我第一次和人打架。打架的原因是由于他说我母亲跑了。这虽然是铁骨铮铮的事实,但我并不想让其他人说,我不想让父亲再次因此陷入悲痛中。”

    .........

    石莲内心的蜕变历程到是和电视剧中离异家庭的小孩相差无己,但透过字里行间描述的事情,我能看得出来,石莲非常在意父亲的看法。

    至于心中也生出对父亲的恨意也不外乎是因为石有福忙于工作,疏忽了她。

    石莲日记中记载的东西,从侧面也证实了石有福同我讲述的事情,看来在那个女人离开之前,石有福确实是一个正人君子,和我想象的暴发户大有不同。

    心中念叨几句,便继续翻阅摆在桌上的印花日记。

    日记上接下来接下来的事情,一些是石莲的蜕变,至于另外一些则是石有福的蜕变,小小的日记本,却将父女二人的生活状态完整的记录下来。

    看着字里行间流露的孤独寂寞,甚至是痛苦,我也不觉有些可怜石莲,在诸多负面情绪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她不知不觉已经拥有了严重的自闭症,拒绝和别人交谈,更畏惧和别人交谈,每天都是活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中,彷徨无措。

    至于支撑着她活下去的那盏明灯就是父亲石有福。

    在日记中,石莲有这样的描述:“我不清楚我现在活着的意义,也许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帮助那个女人赎罪。”

    “她背叛了父亲,而我却要偿还他所欠下的债。然而,我却像个寄生虫般靠父亲养活......”石莲态度可谓是消极到了极点。

    在翻阅到接下来日记中记载的事情时,我整个人无法淡定,嘴角不由上下蠕动,轻念着日记上的内容:“放学后,我在校门口,居然又一次看到了那个肮脏的女人。她拦住我,而我却让她滚开,她不配成为我的母亲,”

    “她却告诉我,我并不是父亲的女儿,我的存在就是一个意外。对于这个疯女人的言论,我自然不信。”

    “回到家中,收拾父亲钱凌乱的桌子时,我在桌上看到了一份——DNA亲子鉴定。”

    “父亲居然偷着我去做了这个,难道他也在怀疑我不是自己亲生的?抱着心中的疑惑,我将这份文件缓缓拆开,直到看清楚鉴定额额结果时,我心中的世界完全崩塌了,原来我——真的不是他的女儿。”读到这里的,我的喉咙接近嘶哑,无法想象石莲知道此事后,究竟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咕噜!”咽了一口唾沫,继续翻页,寥寥草草的几个大字映入我的眼帘:“我想死,我的生命毫无意义,我的存在纯属意外。”

    “我就像是一条吸血的蛀虫,不停吮吸着本不该属于我的一切。”

    在这种情况下,石莲拥有这种想法也并不奇怪,但看到如此触目惊心的内容,你就让我心中久久无法平静,而且日记记载的时间就是半年前。

    我不忍在心中自问:“难道石莲是自杀的?”

    日记本上所描述的一切,毫无疑问全部推向我的猜测。

    我一边在脑海里推敲李司夏和石有福所说的故事,另外一边继续翻阅日记,看到日记上记载的内容,瞬间松了一口气。

    “我不能就这么一死了之,我要继续赎罪。不仅仅是为了那个女人,还有我。”

    “在内心极度的挣扎下,我决定搬出去,不再和父亲居住在一起。”

    “父亲同意了我,将我送的学校居住,也许他也心知肚明,我并不是他的亲女儿......”日记上所记载的事情到这里就告一段落,至于石莲没有更新日记的原因,也许就是因为搬到了宿舍。

    结果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么一离开,就永远离开了......

    石莲的遭遇确实有些痛心疾首,我缓缓的将日记本合上,然后重新放回抽屉里。

    石莲的死看来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常年和父亲生活在一起,偶然到了一个新环境之内,定然格格不入,一张石莲孤僻自闭的性格,恐怕很难和舍友融洽相处吧!

    至于另外两间房间,我进去看了一眼,装饰的风格和石有福父女两间比较起来,就显得随意的多,我选中其中的一间,打算今夜就在这里休息。

    与此同时,我重新返回一楼张贴着愈阴符的墙壁,发现原本出现在墙壁上的粘稠状物异物已经尽数消失,看来应该是愈阴符的功效。

    毕竟愈阴符能够让鬼物显现的同时,也能净化湿气、阴气。

    这么一来的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墙壁上出现的粘稠状异物,确实属于阴气的一种。

    “我接下来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守株待兔。”愈阴符的变化,让我更加坚定了心中的猜测。

    于是,我便从墙上将愈阴符揭了下来,然后将它重新张贴在我休息的房间内,毕竟我现在无法得知我要面对的东西,而愈阴符的作用和监控器大体相差无几。

    将一切都计划好后,我就躺在床上假寐,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略微感觉有点困倦,若不是由于房间太冷,我恐怕早就已经入睡。

    “滴答滴答......”然而就在此时,李司夏和石有福描述的滴答声如期......而至!